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K100 腰斬的十件事

2016/1/25 — 13:28

有選手在利用涼亭和尼龍幕臨時搭建的休息空間內補充體力。 圖片來源:HK 100 facebook

有選手在利用涼亭和尼龍幕臨時搭建的休息空間內補充體力。 圖片來源:HK 100 facebook

昨日很多朋友問候,因為大家都覺得我會參加HK100。我的確是報了名,專程操了兩課,但賽前一星期已經決定不出席,原因跟天氣無關。一位我很尊重的長者走了,儀式剛好這周末舉行,我決定送他最後一段路。這兩天沒閒情上網,後來才知道HK100出了事。

我對越野長跑有認識(親身經歷2000年毅行者腰斬事件),有以下意見:

1)HK100主辦單位過去幾年表現備受讚賞,對於應付突發和不可預見事情,有往績可尋。

廣告

2)這類越野長跑賽的參加者不是普通市民,而是一次又一次自願攞苦嚟辛的一群人。

3)昨日天氣60年未見。

廣告

4)大部份退出者的退出地點,應該是水浪窩,因為這裏交通方便。在這裏,想到還有差不多50K要走,天寒地凍,想走多數會在這裏走。

5)水浪窩不走,過了馬鞍山和筆架山,落到大埔道,有巴士,有的士,再想一想,面前是針草帽,也決定繼續走下去,這些人是勇者。

6)主要出事地點是鉛礦坳(及之後的大帽山),到了這裡,參賽者已完成了90%路程。在這種天氣仍然可以走到這裏的勇者,除非受傷,我相信也會撑下去。但撐下去的決定,主要是基於不想功虧一簣,未必以理性衡量最後一段路的危險。

7)2000年毅行者在鉛礦坳腰斬,我是在腰斬前出發攻大帽山的參賽者。樂施會落閘截人,落閘前過了CP的參賽者可繼續行下去。當年我第一年參加,欠缺經驗,作出的決定沒太大理據基礎。由鉛礦坳至大帽山腳,即麥理浩徑第8段,在惡劣天氣下,是非常危險的一段路。主辦單位腰斬是一件事,更重要的事是確保仍在山上參賽者的安全。我記得毅行者總指揮Brenda說過,雖然義勇軍參與人數逐年減少,很多check point已經改由其他單位負責,但CP8一定屬於義勇軍,因為這一段路危險,需要由有經驗的工作人員確保參賽者安全。當年義勇軍揸住吉普車,不停上落,為參賽者提供支援,如有參賽者覺得不適,隨時上車。當時情況雖然是危險,但我知道有事的話有人幫我。

8)我認為致命傷是,主辦單位和參賽者低估了大帽山的危險,大家以為只剩下幾公里路,沒嚴陣以待。最後這一點荒謬至我不大想說,大量賞冰市民令壞情況變得更壞。

9)批評主辦單位「不顧參賽者安全」,我認為是不公平,我懷疑批評者是非參賽者。即使不是完美風暴,這也是幾十年未見的天氣狀況,主辦單位可以做得更好,但意外總是有可能出現。在此我向主辦單位及所有參賽者和義工致敬。

10)明年我繼續參加HK100。

 

作者 Facebook

(標題由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