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B 知識論與 DSE 通識

2018/6/12 — 18:28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文:曾瑞明 @教育工作關注組】

通識是什麼?不用說了吧……

眾所週知,本地文憑試學生都要修讀通識科。近年通識科飽受批評,譬如政治化、知識成份不夠、考試太深太廣等,但另一方面,通識科也幫助不少學生接觸時事,掌握初步的概念框架去分析社會事務,更培養了一群關心社會,明辨是非的人。每年約 7 萬個考生,故 10 年已有 70 萬人成了「通識人」 — 通識的影響力不容忽視。

廣告

就讓我們翻開通識科課程文件,重尋通識科的主旨︰「通識教育科旨在透過探究各類議題以擴闊學生的知識基礎,加強學生對社會的觸覺。本科所選取的單元內容主題,對學生個人、社會和世界均具有重要意義,也能幫助學生聯繫不同範疇的知識,擴闊視野。通識教育科的學習經歷可幫助學生成為終身學習者,並且有信心面對未來的挑戰。」要聯繫不同範疇的知識,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任務,本文就會集中討論通識如何能增加「通」的含金量,也即如何聯繫不同範疇的知識。這點倒好像大家倒好像都忘記了。

下面這張圖 [註] 最好,可以看到通識科是作為貫穿不同科目媒介,聯繫不同學科的知識和概念︰

廣告

身為通識科的一份子,我絕對明白這一科對學生的得益。可是,通識課程如不弄清學科與學科之間的關係,解釋六大範疇的相關性,也說不上是「真通識」。

IB 的知識論

近年,供 16 至 19 歲學生就讀的國際文憑課程(IB)深受家長歡迎。「用家」認為其國際認受性高,又能培養國際視野,考試之餘也能讓學生保持學習興趣,不用「死讀書」。更重要的是,學生能以非大學聯招(non-JUPAS)方式進入大學……好處好像說不盡。IB課程本是為外交官的子女設計的。他們的子女常會跟父母週遊列國,很難延續學習,故有一個國際通行的學習課程,就對他們很有幫助。

從上圖可見,IB 預科課程共分為6個範疇:Studies in language and literature(語言與文學學習)、Language acquisition(語言學習)、Individuals and societies(個人及社會)、Sciences(科學)、Mathematics(數學)和 the arts(藝術)學生要在六個範疇選科,亦可以在藝術以外的五個範疇多選一科來取代藝術。不同科目也分為(higher level (HL))和(standard level (SL)),每個學生最少要選 3 個(但不多於 4 個)HL 科目,其餘的可以是 SL。

為了讓課程不要太零碎,IB 還包括三個學習項目,包括「論文」、「知識理論」及「創意、行動和服務」。學生須在畢業前完成一篇 4,000 字的論文、1,600 字「知識論」論文和報告;「創意、行動和服務」則訓練學生將自己和發展所長實踐。如果「創意、行動和服務」(CAS)和其他學習經歷相似,論文似通識科的獨立專題研究(IES),那麼 Theory Of Knowledge(TOK,知識論)就可以和通識科比較。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在《集師廣益》這專欄,筆者希望分享有關國際文憑課程的知識論和通識科教師的經驗,借知識論(TOK)來強化通識科中「通」的元素。

TOK 是什麼?

TOK 的全寫是「Theory Of Knowledge」。學生在兩年學習裏,交一篇 1,600 字的論文和做一個口頭報告。學生可組成不多於 3 人的小組報告,每人 10 分鐘,3 人小組的報告時間就是半小時了。考試壓力似乎較小,但卻有另一種挑戰。因為學生不能只靠背罐頭答案去寫文章,必須自己分析題目,並陳構與知識有關的問題(knowledge question),找不同的例子去說明自己的觀點和分析。這對香港學生是很大的挑戰。

什麼才是與知識相關的議題?平時學生主要學習的都是學科知識,比如知道太陽過去每天都從東方升起。一些愛尋根究柢的學生或會問,我怎肯定明天太陽都會從東方升起呢?於是,我們可以將這問題陳構成一條知識問題︰

我們需要幾多觀察的證據才可讓概括(generalization)有可靠支持?

這問題不但牽涉到自然科學,也牽涉到社會科學。用問題來貫通學科,是一個不錯的做法。以下是一些 IB 考試題目的例子,在 6 題中只選 1 題作答,但對一個高中生來說已是很大挑戰吧!

1. In what ways may disagreement aid the pursuit of knowledge in the natural and human sciences?
(在甚麼情況下,爭論幫助到追求自然及人類科學的知識?)

2. “Only seeing general patterns can give us knowledge. Only seeing particular examples can give us understanding.” To what extent do you agree with these assertions?
(「只是看到一般模式才讓我們獲取知識。只有見到特定的例子才能令我們明白。」你在多大程度上同意這些主張?

3. “The possession of knowledge carries an ethical responsibility.” Evaluate this claim.
(「擁有知識承載著道德責任。」評論這個主張。)

4. The traditional TOK diagram indicates four ways of knowing. Propose the inclusion of a fifth way of knowing selected from intuition, memory or imagination, and explore the knowledge issues it may raise in two areas of knowledge.
(傳統的知識論圖表內包括四種「知識」。請建議由直覺、記憶和想像中選擇第五種「知識」的方法,並發掘出其中兩方面知識可能引起的知識議題。)

5. “That which can be asserted without evidence can be dismissed without evidence.”(Christopher Hitchens). Do you agree?
(希鈞斯說:「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提出的主張,可以在無證據下被駁回。」你同意嗎? )

6. Can we know when to trust our emotions in the pursuit of knowledge? Consider history and one other area of knowledge.
(我們能否知道何時可以信任我們在追尋知識時的情感?以歷史及其他一種知識範圍作估量。)

作為一個考核,當然不可以天馬行空作答,學生要運用IB課程裏的核心概念作分析框架,包括認知方法(ways of knowing)、個人知識 VS 集體知識(personal knowledge VS shared knowledge)和知識範圍(area of knowledge)。由於沒有太多的學科內容,也不用考核全部內都,學生和老師可以放多一些心思去鑽研問題,也可以將眼光放在不同學科性質的比較。我最喜歡的,就是鼓勵學生去做研究,找書本和文章,從當中找例子去支持自己的觀點。這是很困難的,因為學生其實不懂找資料,就算找到資料,也要看得明,這其實是一種很具挑戰性的訓練。

我們今天太多觀點,但都是別人給的。自己找的,零舍不同。

另一個啓發,是我們要培養學生對自己作的每一個claim(主張)都深思熟慮。何謂深思熟慮?半年寫1600字算,兩小時要寫幾千字不算。這對身處資訊爆炸的時代,每個人也都製造這個爆炸的年代,我認為這種考核有其智慧。

更重要的是,作為 TOK 老師,要擔負起聯繫各科知識的責任,知識論老師要推動「知識論在課程」(TOK across curriculum),讓每科的老師都在其課程滲入 TOK 元素。這是難得的經驗,也是對同時教通識的我的最大衝擊。我真的只是教通識這有兩張 paper 一個 IES 的一科?還是要應用通識這平台聯繫其他學科?

 

(他山之石.一)

[註] 課程發展議會與香港考試及評核局:通識教育科課程及評估指引(中四至中六)頁二 圖 1.1 通識教育科與三年制高中課程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