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ayi 的不幸源於甚麼?

2016/5/9 — 17:1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Mayi 在《懷孕騷擾》一文中講述她懷疑因懷孕而不獲學校續約。當時她腹大便便,認為就算求職也沒有人請她,她亦試過向各部門及組織投訴,但最後投訴不成立,主要是因為她是「合約教師」,以及她無法舉證校方是因為歧視她懷孕而拒絕續約。我希望她的故事只是個別事件。

現時資助學校教員可分為兩類:一類是以局方發放的薪金津貼聘請的,稱為「常額教師」或「正規教師」。另一類是校方運用局方的各種恆常或一筆過撥款聘請的,職位名稱通常是教學助理、副教師等,一般統稱為「合約教員」。前者具有優於《僱傭條例》的職業保障,須經過一定程序才可作出解僱,而且薪金與公務員掛勾;後者工作性質雖然大多以教學為主,部份更須入班房「擔大旗」授課,卻只受《僱傭條例》的基本保障,也會被校方以「合約期滿」為由不獲續聘。

廣告

兩者享有天淵之別的職業保障,本已殊不公平;局方沒有撥亂反正之餘,反而容許校方因「實際需要」為某些常額教師定下合約期限,稱為「常額合約教師」。如果當年Mayi是供公積金的話,校方卻又可以「合約期滿」為由解僱她,則她很可能是「常額合約教師」。

我一直很懷疑為甚麼「教師權益」不是師資訓練的必修科。教師通過對權益的充分理解,不僅了解自己的職業處境,也可明白權益伴隨著的責任其實不輕,例如學童的安全與身心健康。

廣告

或者很多年輕教師都基於信任而沒有懷疑與校方簽下的合約細節;當他們被解僱後,大多認為是自己力有不逮,或者相信校方無法為其開設職位。Mayi其實已為自己權益付出了很多,但她可能因為當時過於信任校方,所以沒有留下通知校方懷孕及其他有關的會面文字紀錄,而這些證據有可能證明「被投訴人心裡歧視懷孕員工的意圖」。

我間中讀到Mayi的文章,知道她擅於從日本文化觀照香港時事與現况。她是一位媽媽,所以字裡行間流露出一種關懷——不僅是對孩子的關愛,也是為孩子成長地「香港」著緊。我沒有求證文中所寫是否事實全部,但感受過Mayi的文字,我武斷地相信她是一位認真的教師。

近期有不少人討論有學校存在「老油條」文化,令人質疑類似「鐵飯碗」的「常額制度」給予的保障是「養懶人」。合約制當然有其好處,不過那是否適用於教育專業?如何保證合約制不會淪為人事管理手段?一個良好的教育制度應鼓勵師生交流,而不是製造與教育本質不相關的機械式工作及失去飯碗的恐懼。

教師行業若要得到社會尊重,有賴同工以專業態度運用教育學知識教好學生。所以教師組織爭取合理職業保障之餘,也須檢討現有的師訓模式、持續進修安排及考勤制度等,能否回應社會與家長的合理期望。

我尊重Mayi離開公營教育的決定。至於堅持崗位的同工,我們不僅要教好學生,還肩負改善教育制度的重責,向家長與社會分享教育工作的苦况與掣肘,才有望迫使無動於中的教育局正視問題。

謹節錄《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其中兩則作結:

「應保持專業自主是教育專業履行其社會職責的必要條件,並致力於創造有利於專業自主的工作環境」

「在教育政策、教學工作、社區關係各方面,參與及影響涉及專業服務的決策」。

文:霍梓楠(教學助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