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ensa 的病人互助組織

2018/4/16 — 13:07


資料圖片 l Ali Moradi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資料圖片 l Ali Moradi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 2.0 Generic (CC BY-NC 2.0)

作者聲明:本會規則是任何個人會員皆無權代表Mensa發表任何言論,所有會員的觀點皆屬個人意見而不代表本會立場

要是說Mensa是一個天才組織,倒不如說Mensa更加像一個病人互助組織。

的確,所有會員都必需通過考試證明自己的智力水平,能入會的根據本會說法智力水平皆屬全人類的最頂尖2%。然而,智力水平高不等同於人生有所成就(有些會員甚至還認為智力水平高不等如聰明,但這要看聰明除純智力之外還包括什麼的定義),有很多人被他人認為是聰明、有潛力,然而亦終其一生為其潛力的累,勞勞碌碌地為別人所認為自己能有的能力和形象而活。各行各業的會員都有,只因為成就在智力以外還有其他的因素得以決定一個人的成敗。會員之間不可否認的是討論水平比一般更深入和具資料性,而討論之間各自的看法和情緒亦較一般人強,對自己對他人的評價都不可避免地過高或過低。 

廣告

伴隨著高智商的往往是各種人際關係問題,各種別人的不理解和誤解,自己因而懶得和別人解釋。又或者真的覺得別人追不上自己的水平,於是就放棄嘗試去融入別人的世界之中。要是說高智商是一種天賦,倒不如說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好好運用自己的才能,反而對自己和對他人都容易造成傷害。 

當初入會純粹是為了一份虛榮,進入後才發覺原來當時所舉辦的活動不過是各類興趣小組,而和創會宗旨「將智力運用於為人類創幸福快樂」相距甚遠。這一點相信入過會而最後潛了水的會員大概都能認同。直至最近開創了一個名為「情﹒商」的小組活動,覺得Mensa終於開始步向了正軌。小組第一次的活動,便邀請了曾繁光醫生來講,題目也定得非常趣,叫「天才與白痴:你痴我唔知」。

廣告

講座解決了很多自己一定以來有的疑問,例如曾醫生列出了一張表,說美國Mensa曾進行訪問,將智力較高的人士和不同疾病作出比較,並得出結論:於自身免疫疾病和精神疾病,智力較高的人士似乎比一般人更容易患上。以Overexcitiability 解釋了為什麼好像高智商的人總無法好好的接收和執行簡單指令,以及在健康上總伴隨某種特定的疾病。

(資料來源:曾醫生的演講)

同時,曾醫生亦提出了病人應該從心理上尋求解決方法。

 

一直以來都對於這方面問題很苦惱,但看過了曾醫生的解說之後更覺得自己的路找對了。工作之上大學宿友勸勉這個年紀不應該花太多時間做義工而應該繼續進修來充實自己,上司亦說應該多看一點管理學的說來尋求工作上有更好的表現。但我始終認為問題應該在哲學上尋求解決方法:王陽明的三個概念,知行合一去解決自己工作上只擅長理論性的工作(Research,文字創作)而不擅長很Hands-on(如Proof-Reading),心即理以解決知識作為一種常識的感悟,事上煉以在旁人各種冷眼和不理解的情況之下強化自己的決心和知行合一的觀念。所以現在繼續做義工,教學生,讀心學,恰好能解決智商高的人那種自怨自艾,陳義過高,對社會別人漠不關心的問題。

在提問環節之中,我問了兩個問題:

一是現在做義工之中,不知道是不是國際象棋就老是吸引一些情緒有問題,好勝,較難和別人相處的學生,應該要如何幫助他們

二是工作之上始終有眼高手低的問題,對於一些較抽象如Research,文字創作的工作表現較好,但在一些Hands on 例如Proof-reading和核數方面則往往表現不如理想,現在上司告知很大機會不獲續約,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改善。

曾醫生答說工作之上起碼知道自己所長所短已經值得恭喜,我的長處要做到很高層才能發揮,而這是要很多年之後能在低層顯露出自己的本事,要是真的不能繼續工作,也許是將自己推向更適合自己的方面發展。至於義工方面,他說最要緊的事是取得那些孩子的尊敬和信任,要不然說什麼他們也不會聽,勸勉最重要是不刻意不經意,尤其對於那些需要幫助的人。

他自己也說了很多有趣的事,例如自己女兒如何和同學吵架說不理睬對方,而一分鐘之後卻去問人拿東西吃。同學問不是說不理睬我嗎?她卻說她們只值得她不理睬一分鐘。(挺有意思的一種轉軑)他還打了比方說一對攣生兄弟擅長動手動腳,結果一個當了醫生一個當了屠夫,基因上的傾向可以一樣,然而後天的發展卻不一樣。觀眾們還問了很多無聊而有趣的問題,例如精神病人和精神病醫生有什麼分別,行政長官是不是有精神病。

對於精神病人和精神病醫生的回答很值一提。曾醫生說精神病人都是在幻想的空中樓閣裡生活,而精神病醫生則向他們收租。還有,精神病醫生都需要內心有一股偷窺欲,才能夠把自己工作做好。

曾醫生還說到失戀,要醫治失戀的方法就是多拍幾次拖,就不會覺得失戀有什麼問題。自覺和異性交往時需求還是太明顯。雖然有了伴侶可以分享和分擔生活上的問題,但是如果以為只要有了伴侶就能解決生活上的問題,這種說法倒是過猶不及。要是說想努力找尋另一半,應該要繼續鍛煉自己,何況十年前的事還沒有忘記。

曾醫生給人感覺不單很聰明,而且很穩很沉實心裡有底,比起一般Mensa的會員,雖然他們的看法大多尖銳獨到,卻總予人有種心底裡的浮躁不安。聰明不聰明,更看前因後果心裡有沒有底,能不能好好駕馭這種天賦。Mensa,或者Mensian,應該要再看看First and Foremost,如何先作為一個人。情緒病和精神病既有先天因素,也有後天因素,只要有能改能治的地方,都必需盡全力嘗試。

最後,最近在讀傳習錄,有一段落讀後感悟甚深,僅讓各位也讀讀:

希淵問:「聖人可學而至。然伯夷伊尹於孔子,才力終不同。其同謂之聖者安在」?先生曰,「聖人之所以為聖,只是其心純乎天理,而無人欲之雜。猶精金之所以為精,但以其成色足而無銅鉛之雜也。人到純乎天理方是聖。金到足色方是精。然聖人之才力,亦有大小不同。猶金之分兩有輕重。堯舜猶萬鎰。文王孔子猶九千鎰。禹湯武王猶七八千鎰。伯夷伊尹猶四五千鎰。才力不同,而純乎天理則同。皆可謂之聖人。猶分兩雖不同,而足色則同。皆可謂之精金。以五千鎰者而人於萬鎰之中,其足色同也。以夷尹而廁之堯孔之間。其純乎天理同也。蓋所以為精金者,在足角,而不在分兩。所以為聖者,在純乎天理,而不在才力也。故雖凡人。而肯為學,使此心純乎天理,則亦可為聖人。猶一兩之金,此之萬鎰。分兩雖懸絕,而其到足色處,可以無愧。故曰『人皆可以為堯舜』者以此。學者學聖人,不過是去人欲而存天理耳。猶煉金而求其足色。金之成色,所爭不多,則煆煉之工省,而功易成。成色愈下,則煆煉愈難。人之氣質,清濁粹駁。有中人以上,中人以下。其於道,有生知安行,學知利行,其下者,必須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及其成功則一。後世不知作聖之本是純乎天理。卻專去知識才能上求聖人。以為聖人無所不知,無所不能。我須是將聖人許多知識才能,逐一理會始得。故不務去天理上看工夫。徒弊精竭力。從冊子上鉆研,名物上考索,形逃上此擬。知識愈廣而人欲愈滋。才力愈多而天理愈蔽。正如見人有萬鎰精金,不務煆煉成色,求無愧於彼之精純。而乃妄希分兩,務同彼之萬鎰。錫鉛銅鐵,雜然而投。分兩愈增,而成色愈下。既其梢末,無復有金矣」。時曰仁在傍曰:「先生此喻,足以破世儒支離之惑。大有功於後學」。先生又曰:「吾輩用力,只求日減,不求日增。減得一分人欲,便是復得一分天理。何等輕快脫灑?何等簡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