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y English is bad ar, blow ar?

2015/11/12 — 11:23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雲吉】

做左英國殖民地近百年,香港人學英文已是由上一輩起始的事。英語作為國際語言,這未嘗不是港人邁進國際社會的先機。然而,為何從學前班到在職進修都要學英語的港人,講起英文總是口啞啞?

瑞典,在非英語母語的國家中,英語水平排名最高。然而,瑞典人在日常生活中用到英語的機會,似乎比港人更少。不論是路牌、超市的貨品標籤還是鐵路廣播,大多都只有瑞典文。香港呢,處處兩文三語,日日Please mind the gap。就連大學課程中,瑞典大部份的本科生科目都以瑞典語授課,只有少數專門為交流生開設的使用英語。相反,香港由幼稚園起便推崇英語授課,母語教學似乎還低一等。

廣告

是故,筆者以為,如果說香港人英語水平低落,應該並非因為缺乏學習/接觸英語的機會。反而,可能由於社會對於學習英語的態度有點畸型,阻礙了英語水平進步。

廣告

香港人對於圍內香港人講英語,實在太多批評、太少接受。自有記憶以來,在香港課堂上講英文,只要帶較重的廣東話口音,總是令人尷尬、不被接納的。教育制度在要求學生要有甚麼intonation、native口音云云,根本不乎廣東話在聲調上就是較為平板,而且沒有捲舌音這些現實。後退一步,廣東話口音何罪之有?就連英/美/澳洲/加拿大也有各自的口音。身為香港人,講英文有廣東話口音先係正常。如果你不會鄙視講廣東話講到成個鬼佬咁既鬼佬,咁就唔好再擔心人地會笑9自己,亦應避免去笑9自己人。

或許,在語文評核制度上,對生字和語法等等,仍要嚴格執行。只是在學習的過程中,可以多點接納和鼓勵,並讓學生知道,Chinglish不是低一等的東西,它只是不乎考核制度要求的正統英語。其實語文本身是很有彈性的。有Chinglish語句如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都係正常。語言的美,在於它讓人溝通,交換想法。大家都明,為何不可以講?

明明想講但被鄙視,最終沒有人敢講,變相封住了英語進步的道路。舉例說,我要用英文講「英國政府要向國會負責」,而我唔識「國會」既英文。在健康的外語教育下,我應該可以在句子中間停住,然後話俾人知 ‘I have no idea what the English word is, but you know, I mean Kwok Wui lor’,而非起先就說 ‘I don’t know English ar, can I speak in Cantonese’;又或更甚,直頭拒絕開口。

再後退十萬步,外語其實不需講得很好,能傳達意思便可。反而,執於在言談之間鄙視自己的Chinglish,才是真正7出國際。

 

作者簡介:九十後香港人,現於北歐某國當交流生。享受一個人發呆(思考)的時光,覺得時間能賜我靈感、IQ、創作力量同幻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