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O Camp,是咁的

2019/8/29 — 16:13

2019.08.28 不一樣的中大四院會師

2019.08.28 不一樣的中大四院會師

「又浪費一個暑假搞迎新營。」

這句話,我四年的大學生涯,聽了三遍,而說話者當然就是我的父母 — 身在和中大、和香港一海之隔的澳門的父母。他們之所以會說出這話,故然是源於不理解,但我相信,這種不理解不是他們獨有的。

迎新營的原罪

廣告

對於迎新營,或更多人喜歡喚作之 O Camp,大家都有不同的想像︰印象最深刻的,大概就 2002 年中大「四院會師」時的畫面,「新亞桑拿」、「聯合組媽有辦法」等(若想了解,不妨參考子華神的《冇炭用》);除此以外,每年由不同渠道傳出的不雅遊戲相片或影片,都會令人覺得 O Camp 彷彿只有這些;就是再溫和的,都應該會把它定性為︰「一班人著住 Camp tee 喺街走嚟走去」、「染到個頭鬼五馬六」、「用好多錢嚟柴娃娃玩幾日」。

是的,基於過去不同的媒體報導,又或是 8 月受各大院校 O Camp「影響」,大家多少都會對它有種負面印象,這些,我這個曾經熱血地參與 O Camp,但早已青春不再的人當然明白,只是離開校園越久,我卻越來越感受到大眾對 O Camp 的這種厭惡其實有其更深層的原因,問題不是 O Camp 玩甚麼、講甚麼,而是社會對大學生都有一套想法,有種期望,而 O Camp 這種看似只有瘋狂玩樂的活動,與期望明顯有著極大落差,是以 O Camp 有其原罪。

廣告

但 O Camp 是否真如大家在媒體影像中所言,只有瘋狂玩樂?我覺得不是,起碼我經營過的都不是。

由「放認關爭」到「時代革命」

我是中大崇基學院的舊生,而崇基的 O Camp 是這界別中有名的「和理非非」— 對,真的是非粗口。而四日三夜的營期中有一環節,讓學院導師與一眾新生們見面,就是在這環節中,我人生中第一次聽到了「放認關爭」(放眼世界,認識祖國,關心社會,爭取權益)這四個字。

當時,導師們分享自己對迎新營的看法,談到了這營會在那些年有著「放認關爭」的理念,然後又說了一些學院成立的由來、中大的故事等等。這一切,我在後來都一一記住,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崇基人嘛,有一個叫「書院通識」的考試。

昨天下午,我看著直播,看著百萬大道上的黑衫人、看著那些站在台上大聲喊著片詞的學弟妹,腦海裏再次想起這四個大字,突然覺得,「放認關爭」的精神其實仍在,只是變成了更切合這個世代的表達形式,那就是旗上飄揚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

也別忘了,這堆 O Camp 負責人中,有不少是真的有走上街頭參與的年輕人;如此一個知行合一的活動,又怎能說是浪費時間呢?

 

其他文章︰
請守護雞蛋,而不是為高牆添磚
有種堅持叫良知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