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ageOne執笠跟香港人國際視野何干?

2016/11/20 — 17:24

Page One海港城分店貼上寫有「是日盤點」四字的通告。 (資料圖片)

Page One海港城分店貼上寫有「是日盤點」四字的通告。 (資料圖片)

見書店執笠,總會有人不勝唏噓,尤其是對於自恃有文化、有視野的人來說。我1997年入讀城大,見證著又一城和PageOne開張。我讀書時及畢業後亦經常駐足Page One,可謂伴著PageOne一起成長。然而,對於PageOne執笠,我倒沒有甚麼特別感慨,可見我文化欠奉、視野欠奉。

香港大商場租金超貴,百業艱難,早已不是新鮮事。加上互聯網興起,各類電子資訊裝置日益普及,人只要接上互聯網,不管在何時何地都可以接收無窮無盡的資訊。人類對紙張印刷的報紙、雜誌、書本需求下降,可謂大勢所趨,專挑大商場開店的PageOne,生意做不住要執笠,又有何奇?

消費者沒責任資助別人做生意

廣告

本來PageOne執笠,我覺得沒甚麼值得要大書特書,但見【明報】一篇題為《PageOne結業的啟示》評論文章,觀點可笑,於是技癢撰此劣文,回應一下。

作者賈文清說:「當香港人懶去看書,不欲資助書局營運時,對一個國際城市而言,其實是自殺的伏線。」香港自開埠以來就是一個商業城市。不管香港人是否喜歡或勤於看書,我看不出香港人有何責任和義務去資助書局營運。一個願賣,一個願買,我作為消費者,喜歡便去買,絕對不會為了維護香港所謂國際城市的虛名去資助書店營運。

廣告

再講,一個所謂「國際城市」,有間跨國書店集團在此開業,令城市格調高一些,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純屬個人品味問題,跟這城市的人口有沒有國際競爭力毫無關連。相反,這國際城市之所以有競爭力,是因為大家消費和做決策時,按照自身需要和個人意願去決定,而非因為你這些文人口中的義務責任去資助別人做生意。

作者賈文清又說,由於香港餘下的主流書店三聯、中華、商務,股權都是由中聯辦控制,令「市民思想角度亦難以脫離(中共的)框架」。問題是,作者在文中早已指出香港人甚少買書(不管英文書、中文書都少買),令「賣書生計日益艱難」,台資的誠品和中資的三聯都是靠販賣精品和玩具等商品維生,那麼,即使中共控制了香港各大主流書局,根本就無法透過控制書本上架以達成箝制香港人思想的陰謀,因為香港人可以選擇不去買書!

不買書不代表思想被赤化

作者賈文清在文章末段,把香港人不買書,拉扯到被大陸思想赤化,更屬無稽之談。他說:「不少人口頭說不想被大陸赤化思想,但實質又是否願意身體力行買書增進知識?懶去修補國際視野,到頭來則只餘下中國視野供你選擇」。

作者口口聲聲講視野視野,但如此想當然式的推論,可見其思視狹窄之極。像作者在文章亦提到香港人甚少購買英文書籍,懶得透過閱讀英文去拓闊國際視野一樣。英文書當然是一種途徑令大家透過閱讀英文去看世界,但一個有視野的人,應當知道,欲拓闊國際視野,現在途徑實在多好多!

有視野的人千萬不要離地

電腦上網、手機上網,發展到今時今日的香港,是不分貧富,絕大多數香港市民可以負擔得起吸收知識的途徑。但去PageOne買書肯定不是每個人負擔得起。一來,這些書實在很貴,隨便買一本書,已經貴過好多人一個月手機無限數據上網的月費!再講,很多人買了書,家裡實在沒地方放。看看香港現時細單位樓價及劏房租金,有助你變得沒有那麼離地,明白到香港絕大多數人居住空間狹窄,不是人人可以買一大堆書放在家裡細意品味書香。

每逢跟人討論上網閱報看書,常會有人說用紙張印刷出來的書,質感跟電子刊物不一樣。但我想說,春秋戰國時代的竹簡,其質感都好好,但到了活字排版興起及紙常普及的年代,誰再會拿起竹簡刻字?可以預見,越來越多報紙、雜誌、書店將會相繼執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