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okémon Go 與維穩

2016/7/29 — 9:47

日前,手機遊戲 Pokémon Go 登陸香港,随即牽起熱潮。身邊不少友人均下載其 Apps ,玩得不亦樂乎,臉書上有關 Pokémon Go 的消息,更是此起彼落。有朋友對此現象感到煩厭,開玩笑地高呼一句「Pokémon Go 禍港」,鄙人也隨即回應一句「Pokémon Go 有助維穩」。雖說當時的回應只屬戲言,細想一下,卻發現 Pokémon Go 或同類遊戲,似乎真的可成為維穩機器。箇中原因,請聽鄙人仔細道來。

首先,Pokémon Go的目標玩家,是年青人。一般而言,年青人往往是較易帶來社會不穩的一群。究其原因有三,一是現代年青人甚少早婚,家庭負擔相對較輕;二是多數年青人出來做事不久,除非天才橫溢,否則職位甚少很高;三來現今社會,社會流動性 (social mobility) 相對較低,特別是已發展國家和地區,即是年青人的晉身機會相對較低。

前兩個因素,致使青年人參與政治抗爭,較無後顧之憂,因其抗爭成本,遠比有家室、有事業的中年少得多;第三個因素,則較易使年青人因為苦無出頭天,而不滿社會現狀,成為他們參與政治抗爭的誘因。若那個社會的政治體制,其民主成份不夠高,管治者又不夠賢明,社會怨氣自然相對較大。這種怨氣也會透過輿論,影響社會內的青年人,激發他們的抗爭激情。

廣告

是故,從管治角度來說,利用各種政策和措施,有效疏導年青人的不滿情緒,乃是維持社會穩定的不二法門。最上佳的方法,當然是想辦法改善社會流動性,提升管治者的管治質素,或者推動民主改革。然而,這類改變通常招致社會的既得利益者反對,因為會損害他們的政治或經濟利益。在這情況下,便只能退而求其次,透過適當的措施,宣泄青少年的精力,或者轉移他們的注意力。

上世紀七十年代,港英政府不斷建設文娛康樂設施,改善青少年政策,原因正源於此。話說六七暴動之前一年,還爆發過一場1966年反對天星小輪加價騷動,港府在騷動後成立「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並在該年 12 月發表了報告,當中談到「青年人的特別問題」(537-542 段),以及改善青年服務,避免他們出現反社會情緒,造成社會不穩。

廣告

同樣原理,似乎亦可用在 Pokémon Go 或手機遊戲之上。鄙人並非想說, Pokémon Go 本身,背後有什麼政治陰謀在內,而是旨在指出,一隻成功的手機遊戲,往往帶有維穩功能,甚至可讓某些管治階層利用,發展成維穩機器。畢竟,手機遊戲既可消耗年青人精力,亦可分散或轉移他們的注意力,更可讓他們在虛擬世界中獲得成就感和滿足感。相比一般康樂活動,人們可花更長時間在手機遊戲之上。

鄙人近日的觀察發現,不少平日時常關心時政的網友,乃至現實世界所認識的年成人,都將注意力放在遊戲之中,可見手遊確有轉移視線之效。當然,有人或者會說,這只是遊戲初推出的現象,熱潮過後便會改變。可是,若管治者或階層,已發現手機遊戲的維穩功能,並將此提升至一種政策的層面,他們大可以大力推動手機遊戲業的發展,在Pokémon Go熱潮過後,便有另一隻新遊戲推出,使青年人長期沉迷在虛幻之中。

小說《一九八四》中有一句名言,叫「老大哥正在看着你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 Pokémon Go 若用作維穩的話則更厲害,因它能使你在不知情之下,自願地讓老大看着你。因為 Pokémon Go 的遊戲系統,用上了輔助全球衛星定位系統 (Assisted Global Positioning System, AGPS) ,只要你下載或玩着遊戲,便有如不斷告知他人,閣下身在何處。

日前,荷李活大導演奧利華史東談到 Pokémon Go 時表示:「這並不有趣,目前正在發生的,是新層次的入侵,這就是有些人所說的監控資本主義 (surveillance capitalism) 」。在鄙人看來,這絕非危言聳聽。

伸延閱讀:
1966 年九龍騷動調查委員會報告書

Oliver Stone links Pokémon Go to totalitarianism during privacy debat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