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OWERPOINT — 被濫用的教學工具

2016/10/24 — 9:50

【文︰教關組小記者】

POWERPOINT據本人理解,其實不外乎把學科知識或概念,以圖像的形式展示處理。令複雜的知識概念更易傳授予學生。POWERPOINT用於教學的起始已不可考,但多年前政府提倡資訊科技教育,並要求不同學科在教學過程中使用資訊科技融入教學後。POWERPOINT作為最易操作的演講用軟件,就在不同領域進入學校課堂。例如不同教科書出版社的電子學習資源庫中,大都附有教學簡報。又如考績觀課、同儕觀課等,教師都習慣使用POWERPOINT(甚至不少觀課表中,一刀切地把資訊科技列為必要元素)。在EDB的優秀教師分享中,POWERPOINT都不可或缺。

漸漸地,「POWERPOINT=專業=優秀=趕上教學潮流,單純講授=守舊=平庸=趕不上教學潮流」的偏見,就不自覺地在教學的圈子中逐漸形成。

廣告

可是,POWERPOINT真的如想像中有用?或者它的效用被誇大了?還是,它對教學是有害的?

1. POWERPOINT 真的適合處理所有學科?

廣告

事實上,對於呈線性因果關係的知識,或毫無爭議的概念,用POWERPOINT處理無疑是很方便的,因為不少學科概念都很複雜,如果以簡單清晰的圖像呈現,對於學生吸收固然有很大功用。用安史之亂做例吧,安史之亂中,有「回鶻借兵」「宦官李輔國於靈武擁皇帝登位」 「節度使勤王」 三事,而這三事的直接結果「外族入侵」 「宦官亂政」「藩鎮割據」,卻也同時是導致唐亡的主因。所以從這線性關係圖,教師就可以將安史及唐亡的原因,如連綫般連上關係,得出「唐亡於安史」的結論。如果想再向上追溯,只消把以上個原因往上推,「宦官亂政」沿於唐玄宗寵信宦官。

「藩鎮割據」 沿於節度使制度。這樣一直上推,整個唐朝盛衰就一目了然。很清楚的。

安史之亂過程  安史之亂影響

「回鶻借兵」  「外族入侵」

唐亡原因

 「宦官李輔國於靈武擁皇帝登位」        「宦官亂政」
「節度使勤王」 「藩鎮割據」

但是,世上不少的知識系統,卻不是簡單的線性邏輯。

最明顯的例子,就是文學。文學學習,重在文本詮釋,不同的文本,脱離於作者後,很大程度上,它就可以隨讀者進行想像詮釋。而每一種詮釋,就要另换一個概念圖。簡單來說,文本不同的詮釋角度,本身就是一個全新的POWERPOINT。用大家熟悉的《出師表》來說,它是一份「臣子盡忠之言」?是語境意識出色的實用文?還是,它只是一份史料文獻?又如《背影》一文,到底是歌頌父愛?是優良的記敘文?還是出色的描寫人物文章?

以上不同的詮釋角度,要演繹出來,各需一個POWERPOINT。本文重點不在語文教學,本文想指出的是。教師使用POWERPOINT主導課堂時,其實於文學教育上是很他的。教師選了一個角度切入,並把有關詮釋角度製成

POWEWPOINT, 那就代表著有無數的說法被排擠在課堂以外。用中國哲學的話來說,叫執一廢百。對於詮釋空間愈大的文學體裁,POWERPOINT教學上就愈顯得無力,例如聞一多《死水》,以「愛國」角度切入,還是以「純粹抒發個人對死水的絕望」切入,整個概念圖會非常不同。所以用POWERPOINT教新詩,以固有的角度教授,大概很難教出一位詩人。因為它根本上扼殺了學生對文學的幻想,而幻想空間,正是文學家最重要的能力。

每科科情不同,單以文學一科,已能引申如此複雜的問題,如果以POWERPOINT形式一刀切放入其他學科,那對教學的破壞,是很難預計的。

2. POWERPOINT能迎合新一代教學潮流?

現在教育的主流,是「以學生為本」,不是以「老師為本」(TEACHER CENTRE),由學生建構知識。說穿了,就是教師以不同的提問引導、回饋等方式,幫助學生學習,由學生自行理解及建構知識,然後教師把學生意念整合,再交給學生,成為學生的知識。這個理念,就是「把課堂還給學生」。可是POWERPOINT教學的核心理念,卻正正是以講者(即老師)為中心(把講者的意見、概念、立場、論述預先設定好,不是「老師為本」是甚麼?)。

例如上通識堂,講授香港住屋問題時,要求學生思考時。老師提問:「為何香港樓格高企?」學生回答:「因為供不應求」那教師就可據此追問引導學生思考:「那供的是誰,求的是誰?」學生可回答:「供的是地產商,求的是市民。」老師再追問:「為何有錢賺,而需求多,地產商仍不肯建屋賺錢?」然後老師就可以把問題引導到香港土地供應、勾地政策等,逐步帶出問題核心。

但是如果當老師提問:「為何香港樓格高企?」學生回答:「大陸人炒貴晒,新移民又住晒d公屋囉!」。那教師的引導提問重點,就會變成由人口政策切入,而不是土地供求問題了!

可見連相對地客觀的社會人文學科,在課前,老師其實也很難預計會先由哪個角度切入問題,更不能預計學生的回答。所以教導學生高階思維、批判性思考的方式:以提問引導,以追問引發思考,再在學生的答案上回饋,並建構成學生的知識。用POWERPOINT教學,是不可能完成的。老師只能要求學生跟著老師心中的劇本(POWERPOINT)上堂。學生學習中的思考過程,POWERPOINT是不能兼顧的。

漸漸地,老師以自己的POWERPOINT為核心開展課堂,而學生意見則由於不合老師的劇本而長期被排斥在課堂外,試問又如何令學生願意思考?又如何吸引學生逐步深化思考討論?這又如何歸還課堂比學生?所以慣用POWERPOINT上課的學生,由於自己的意見「講咗老師都唔聽」,很下意識地,學生只會抄POWERPOINT視作上堂,更甚者,部分學生甚至會因為無得抄POWERPOINT而感到不安全,即是說,他們連「課堂/學習屬於自己」的意識也沒有了──這恰恰是現代教育反對最激烈的「填鴨式教育」。所以對於需要高層次思考的學習,POWERPOINT絕不是理想的學習工具。

3.  老師是凡人,不是先知。

理想的教學中,教師必須懂得因教施教、調節教學。而調節教學除了在備課時,更多是在課堂中。在教學上,教師通常是在堂上即時答問中,或是學生討論/報告中得知學生學習難點,然後再作詳略講解安排。但學生對某一課題的掌握,教師是不能在準備POWERPOINT時已一早想像好。

例如教陶潛的歸園田居,教學重點是陶淵明的生平、詩中的田園景物、詩中情景關係等。記得有一年,筆者任教同一級兩班學生的中文科。筆者就以上重點,準備了
POWERPOINT上課,筆者先到能力較次的班別上課,但原來那些學生對「歸隱」「官場」「田園」等一無所知,結果筆者沒有播放POWERPOINT,花了一堂時間講解當時官場的黑暗、令士人對現實政治死心等時代背景。然後筆者不憤,回家為POWERPOINT補足背景資料,加入陶潛生平,準備教另一班。結果那班卻已對以上概念有認知,甚至已清楚指出詩中情景關係,所以筆者只好放棄講解(反正他們都懂了),轉而討論「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善天下」。結果筆者的POWERPOINT沒有一次完整展示的──因為老師永遠不會於課堂前知道學生的所有學習難點,再加以準備。

筆者想說的是,POWERPOINT 折射出現行教學很大的毛病,就是POWERPOINT是一種很封閉的教學,它封閉在於老師以既定的思考框架,否定了因課堂互動而產生的許多可能。例如剛才,能力強的一班,如果堅持播POWERPOINT , 那他們就必定難以專心於重複的内容。弱的一班如果堅持POWERPOINT下去,那他們也跟不上。兩課最精彩的部分,卻是筆者即興想出來的討論。因此企圖用POWERPOINT框定教學流程,其實是把老師視為上帝----那是另一種的驕傲虛妄。而這虛妄,卻又同時扼殺著課堂上無限可能。

4. 總結:選擇用POWERPOINT是專業,選擇不用POWERPOINT也是專業

筆者經以上分析,並非旨在否定POWERPOINT的教學效能,而是希望指出,不同學科知識呈現的形態都是不同。其中有適合以POWERPOINT展示及講解的學科,也有不適合以POWERPOINT展示及講解的學科。作為專業的教師,是按學科及課題需要,選擇是否使用POWERPOINT來講解。盲目要求使用POWERPOINT及堅決否定使用POWERPOINT,同樣不是專業理性的決定。

在香港以至全球,PowerPoint是一個被廣泛使用在教育和演講的工具。

一些教育單位例如中學和大學,都不顧教師的偏好,強制推行PowerPoint教學。黑板上的空間和重點之間的空間存在很多可能性,PowerPoint屏幕上的空間卻是已經死了”。在PowerPoint流暢有條理的演講背後,是形式化的教育方法,缺乏彈性無法靈活變通,而且不利批判性思考。形式化的教育系統下,教育還有多少地方無形地把學生的思維操控了?這次演講希望能打破以往教育的限制,給大家思考的空間。

講者

教育工作關注組由前線教師和關注教育的家長、學生和文化界人士組成,透過舉辦讀書會、研討會和在不同平台撰文,聯合教師和各界捍衛課堂自主,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以回應社會上對通識科的憂慮和質疑。

日期
10月22日 10:00-11:30am

地點
香港城市大學學術樓一 (AC1) G5215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