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rotestToo】警察性暴力非個別事件ㅤ用作凸顯自己權力地位及剝奪他人的人格尊嚴

2019/8/29 — 13:16

今晚反送中 #metoo 集會(8.28),可惜行動不便無法參與,惟有寫一下這篇文章以表心意支持今晚活動。

今晚集會主要針對較早前有被捕女子在羈留期間被警察強迫脫衣和性凌辱(用筆觸碰腿間、房外門口不明地站著大量男警)的事件。這絕非單一事件,例如早前有警察抬走一名女示威者時導致對方走光,期間更用性侮辱的言語辱罵她;6.12 的示威活動也有警察拉扯女示威者上衣拖行,令其露出胸圍,且不讓她拉回上衣;警察對於女示威者的性暴力絕對有跡可尋。

事實上,警隊的性暴力現象早已有之,而且比大家想像中更為普遍。世界衛生組織 2002 年一份關於「性暴力」報告中便特別提到,男女都有可能在警察拘留期間或監獄中被強姦。在學術界,一般直接稱警察的性暴力為 “Police Sexual Violence”(簡稱 PSV)。

廣告

警察的性暴力並不只涉及最赤裸直接、大家熟悉的強姦,它更涉及多層面的強迫和傷害形式。刑事司法學者 Peter B. Kraska (2006) 便指出,PSV 並不只包含強姦,還包括侵犯身體隱私、脫衣搜身和性騷擾,尤其是警方經常透過進行條狀檢查和體腔檢查來進行性侮辱和侵害。社會學者 Tim Rhodes (2008) 也提到警察的性暴力涉及欺騙(欺騙對方用性來換取自由)、脅迫(用暴力使其就範)、敲詐勒索(索取金錢和性服務)、性別歧視和羞辱、公開羞辱等。

以上的 PSV 可能對大部分香港人都相當陌生。若然不是今場運動揭露了警察的惡行,相信許多數香港人都不會相信警察能做出相關暴行。然而,其實香港警察的性暴力早就受到關注,關注性暴力和性工作者的組織(例如風雨蘭、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青鳥、午夜藍、紫藤),它們幾乎每年都有調查報告顯示,警察對待女性(尤其是性工作者)的濫權性暴力是相當嚴重,今次女示威者被「剝光豬」羞辱的事件只屬冰山一角。

廣告

性工作者也是人,他/她們同樣擁有人權,擁有免受性暴力及私刑對待的權利。公權力的濫權窗戶一旦打開,暴行就會漫延下去(破窗效應)。昨日你以為無關自己的 PSV,今日就可能發生在自己身上。我希望今次事件能令公眾關注所有警察性暴力行為,不論被捕者是屬於什麼人、具有什麼身份、從事什麼職業,他/她們都應當受到平等的權利對待。

還有,我們應該摒除以下迷思,即認為警察性暴力只是個別警員在極端高壓環境(正如戰爭中的強姦)下才會做出異常的性暴力行為。法學教授 Doris E. Buss (2009) 曾指出,關於戰爭和性別的思想中,一個最重大的轉變正正在於承認戰爭中的強暴性侵並不是極端環境下的副產品,而是有計畫、具系統性和普遍性的現象。士兵和警察的性暴力,往往不是為了滿足性慾,而是被廣泛地用作一種攻擊敵人的武器,代表著對女性的侮辱和對男性的征服,從而凸顯自己的權力地位及剝奪其人格尊嚴。

誠如 Peter B. Kraska (2006) 所言,警察的性暴力絕非單純的個別現象,它應該從警察結構和內部文化理解和分析,才能進一步建立機制防範。警察高度使用武力和強制手段的組織和管理、性別歧視文化、強調陽剛氣質的文化,都是促成警察性暴力的主要因素之一。所以,藉著今次事件,我們應該認真關注所有投訴警察性暴力的案例,建立有效的制度去制衡相關問題。

誠然,性暴力是個相當複雜難解的議題。在這場運動之前的 metoo 運動裡,香港的討論並不多,也不深入。部分人更對女控訴者進行侮辱和二次傷害式的懷疑和攻擊。書生很希望今晚集會能提供一個契機給大家,去認真和富同理心理解性暴力的現象,大家一起為公義(包括性別公義)努力。

 

#protesttoo

參考資料
.Tim Rhodes (2008). Police violence and sexual risk among female and transvestite sex workers in Serbia: qualitative study
.Doris E. Buss (2009). Rethinking 'Rape as a Weapon of War'
.Peter B. Kraska (2006). To serve and pursue: Exploring police sexual violence against wome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2002). World report on violence and health
.John Kleinig (1996). The Ethics of Policing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