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emember Me

2018/6/4 — 12:45

思言行製圖

思言行製圖

早前上映的《玩轉極樂園》(Coco)可曾令你流淚嗎?故事講述逝者離世後活在亡靈的世界,直至被現實世界中的所有人遺忘時,便會永遠的消失。流過淚的觀眾們,或許都想起一些已故的親友,同時反省對他們的思念是否足夠,會否因為我們的遺忘令他們永逝。

時間能沖淡一切,那「一切」是否包括思念和堅持?廿九年前為民主犧牲的烈士們,曾經望到數以萬計的燭光為他們燃點,曾經聽到替他們平反之聲響徹天空,或會感到丁點欣慰罷。有如《Coco》裡的亡靈,或許他們都不怕被世人談論,甚至批評,怕的只是漸漸被遺忘,令他們與冤情一起灰飛煙滅。

過去幾年,因為種種原因,選擇遺忘的人漸多,冷漠似乎成了潮流。有人為了與強國割蓆,不惜矮化一切與該政權有關的抗爭運動,也醜化那些跟暴政對抗的人。當然,誰也有權選擇抗爭,也有權選擇淡忘,甚至有權選擇如梁振英、梁美芬和譚耀宗之流,丟掉當初的良心,附和染血的屠夫政權。但冷漠是否該被推崇為高尚的情操?刻意淡忘者狠批拒絕遺忘的人又是否合理?

廣告

有人說要悼念「鄰國」的烈士,為何不也悼念南韓光州事件或台灣二二八事件等。此論點薄弱之極,就如在街上看到長者跌倒,本能的惻隱叫你上前攙扶,但冷漠者反怪責你不去攙扶天下間所有長者。更諷刺的是,批評者往往只安於鍵盤前,卻批評挺身而出的人如何不足。

活在同一個獨裁政權之下,佛系生存方式能否帶來改變?不悼念、不聲討、不抗爭、不薪火相傳,緣份到了,難道中共便會忽然良心發現、忽然自願為烈士平反、忽然還政於民、忽然允許自由獨立?

廣告

《Remember Me》是《Coco》的主題曲。亡靈打從心底唱出《Remember Me》,是種消逝前的最後呼喊。無人甘願被遺忘,尤其含冤而別的人。廣場上的血和淚,大街上的腦漿和殘肢,那一夜的槍聲和坦克車聲,已被獨裁者千方百計洗刷掉,倖存者又何需急於自行抹走?歷史或有一天會被悄然淡忘,但活著的人只要一天能拿着照片悼念,便有責任守護記憶,以真相對抗遺忘。曾為《Coco》掉眼淚的,請別吝嗇為亡靈發聲,別讓兇手輕易得逞,好嗎?

 

原刊於思言行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