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Some animals(下)侮辱

2015/7/31 — 10:53

【文:Joey】

盧寵茂感到侮辱:「膝蓋弄傷,我不知甚麼東西撞到我,或者我撞到什麼,記者可能背著梯,可能是相機,救護人員運送我時受阻,為何學生見到一個人受傷,會說他是假裝,完全沒有同情心。救護員抬著一個病人,他們可以阻止救護員,阻止救護車,不論他們的理想是甚麼都不應做出這個行為。」

Dr Lo 作為專業醫學教授,不如講解一下:

廣告

膝傷舊患痛楚跌倒,是否需要白車送院?
急症室應該如何分流?

盧出院時表示:「今次相對來說比較輕微,其實我想情況可以更惡劣,假若我當日真是心臟病發、暈倒於現場,又要四十五分鐘才送到我去醫院,我相信這會是一個悲劇。」

廣告

膝痛跌倒,相較心臟病發,孰急孰緩?
若因兩位男女校委,腳傷跌低又見頭暈送院,萬一港島西區有人心臟病發,可會延誤救護車服務?

原來,在香港,盧大国手膝患跪低,可比心臟病「緊急」。

唔怪之得去年佔領期間,「反佔中」藍絲帶一直嘮叨:「示威者阻塞馬路攪到老人家冇得覆診!」原來係咁解 ∼ 早知膝頭哥碎裂舊患痛到跌低,就 call 白車
出成 squad 警察孭齊紅、黃旗直送 QM 啦!六架豬籠車候命添呀,示威者包圍?使咩驚啫!

校委會當時,有金刀梁智鴻醫管局主席,李国章醫學院長校長,就連傳染病都有袁國勇中国工程院士,三大名醫會診搶救:普通一個香港市民個「心」囉喎,又點會有咁多最頂尖醫生侍侯呢?就算盧醫生你甩大牙,都有牙科馬斐森校長睇住,你都算身在福中不知福啦∼

東方更引述盧寵茂在留院期間,炮轟校方為何沒有報警,「是否像基真事件般,曾下令大學保安未經高層同意不得報警?」

明明自己手握任命人事大權校務委員,忽然扮作受欺凌小學女生了。
可憐小女孩肝腦塗地、口鼻流血、四肢骨折變形、不醒人事倒地,大醫生們可沒有說半句話:痛斥小學的是死因庭法官。

今日港大,沒有「讓領導先走」,洋校長不懂国情,校委們卻憤怒了!
Some animals are just more equal than others.

 

作者簡介:作為一個香港人,時刻發揮厚多士精神,生活上眼見怪事、錯事、愈來愈過份,一於插到佢暈!Never be afraid to say what you feel - You can only die onc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