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SA的觀點與現實(一)

2015/10/19 — 11:24

怎麼沒人提起中三TSA考生,說說他們的應試苦況呢? (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 flickr )

怎麼沒人提起中三TSA考生,說說他們的應試苦況呢? (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markus spiske @ flickr )

【文:雲吉】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將全港性系統評估(TSA)稱為「評核怪獸」,認為其為學校、教師、學生及家長均帶來巨大且不必要的壓力。教協曾多次要求教育局對TSA作出修定,但於今年六月,教協發聲明要求「政府立刻廢除TSA!」,態度之強硬實為罕見。今日筆者希望摒除對香港政府的既有觀感,單在理據上討論TSA相關政策中的問題。

據筆者所見,各方對TSA的指控有以下兩點:一、造就學校之間的比較和競爭;二、題目太深,超越學生應有水平。而主要後果,便是學校在意提升TSA成績,加強了「倒流效應」,即考評對於日常教學的主導影響。本身倒流效應也有正有反(例如好的考評標準能促進理想教學),但我們可見的是小學生為應試而要反複操練試題、參加補課班(筆者利申:中四之前唔知咩叫補課)。儘管試卷內容可能有助學習,但太長時間、太密集及重複的操練很有可能減低學習動力。為TSA而撥出時間更減低了教師學生、學術內外的自由度。這些不用參考教育/心理學專家意見,用腦想想都知道了。我們要存疑的,是一開始的兩項指控。它們是否成立呢?如否,又是甚麼促成了操卷現象呢?

廣告

TSA造就學校之間的比較和競爭?

廣告

首先我們可以拆解一下TSA與「學校之間的比較和競爭」這兩者的關係。教育局在《2015年全港性系統評估(小學)便覽》(下稱《便覽》)中提到,TSA的報告「均從『學校層面』方面提供數據和資料,旨在幫助學校改善學與教,故政府不會為學校評級,亦不會以任何形式向外界公布個別學校的情況。」政府亦要求學校遵守資料使用守則,不可將資料用於學生之間或學校之間的比較。

換句話說,個別學校的TSA成績是學校與政府之間的袐密。如果說學校之間「互相比較」,一是那比較對象只是假想敵、一是政府或學校至少有一方將袐密泄露。後者的指控非常嚴重,涉及道德及法律層面。然而,仍未見有人舉出實際證據支持這類指控,反對指控的除了「我沒有我沒有沒有」以外也實無話可說。故此,TSA造就學校之間的比較一說,除非是學校自己承認有心魔,又或有人有證據指向政府或學校至少一方違反資料使用守則,否則是未能證實的。

至於教育局有否以TSA成績將學校評級,間接鼓吹各校競爭?在學生人數驟減,殺校陰影持續之下,教育局有否如某些言論中提到,以TSA成績決定殺校與否?如同上理,這些論點未有實證,實無法成立。然而,筆者認為,教育局在此可踏的灰色地帶確實很大。即使被揭發將TSA成績用於殺校決策之中,當局也大可以說這是以「客觀的數據以衡量教育政策的成效」、「只作參考」等等的言辭,避開「評級」二字,自圓其說。一個字:可疑。

TSA題目太深,超越學生應有水平?

教育局在《便覽》中提到,TSA的題目是由「各有關科目的專業人士如考評局科目經理、教育局課程主任和資深教師參照各科的課程和『基本能力』文件擬訂的」。也就是說,要看TSA的深淺程度是否合適,就要看看TSA的題目是否與目前香港教育制度的要求相應。

香港教育學院數學及資訊科技學系助理教授馮振業曾被引述指出部分TSA數學科的小三試題出現小四的學習內容,並非考核基本能力。可惜馮先生未有列出相關題目予大眾討論。但是據筆者的blind eye(不專業/常識導向的目光),對比過小學數學科的課程指引及2014年小三數學TSA的試卷,覺得其實,係對應住課程指引架喎。

有興趣的讀者可參考下列網頁:

考評局 – 過往TSA試卷

教育局 – 數學科課程指引 (可參考當中的學習單位概覽表,兩個學習階段分別代表小一至小三及小四至小六)

語文科的指引一如以往的很虛(都正常既……),由於缺乏客觀標準,在此不作討論。

操卷現象

似乎TSA與學校之間的比較及競爭未必有關,另外,TSA試題不見得真的超出學生能力。為何在這個謠言多於事實的情況下,小學生因操練試卷及補課班所受的額外壓力卻已成事實?

在此,停一停、等一等。怎麼沒人提起中三TSA考生,說說他們的應試苦況呢?筆者以為這是因為家校都有共識,知道中三TSA「唔關事」-- 唔關升學事,皆因文憑試主宰一切。既然如此,沒必要逼學生為這考試操練。

由此可見,家校的看法很可能才是使小學生陷入壓力的主因。學校不知是否與教育局溝通不足/ 不信任教育局的指引/ 上進心強,覺得要讓學生考好呢個試。學校又不知是否不想向家長解釋/ 覺得不需向家長解釋,在TSA的用途上,對家長含糊其詞,使不少家長以為TSA與升中有關(筆者經驗),也只好讓子女參與各種操練補課。然而,學校對此的態度終歸也似乎建基於謠言蜚語上,實在奇怪。

小結: 批評流於空話 教育局要爭取信任

筆者以為對TSA的攻撃大多未經證實,實在不足以動搖TSA的存亡。但在另一方面看,一個缺少實例的主張之所以得到各界支持,很可能反映市民對政府的不信任。如果政府是被冤枉的話,很應該修補在制度中不清晰的地方(如果不是的話……仆街啦政府)。筆者會在下一章提出有關修補制度的建議。

後記:當年筆者就讀小學時,在升小三及小六的暑假各做了一本厚厚的TSA試題,但印象中題目十分簡單,與其說是辛苦,不如說覺得浪費時間。當時也尚未流行補課。又記得小六考TSA前大家循例有啲緊張,班主任話:「驚咩呀,識就識唔識就唔識。」如今回看,老師真抓緊了TSA的原意呢。

 

參考資料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5)。教協向教育局重申要求:取消小三TSA 學校報告不披露成績。網址

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2015)。廢除TSA,還小學正常的教育生態!-- 「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問卷調查結果公布。網址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教育局(2000)。數學教育學校領域數學課程指引(小一至小六)〔電子版〕。網址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教育局(2015)。2015年全港性系統評估(小學)〔電子版〕。網址

廖佩莉(2013)。香港全港性系統評估(TSA)對小學中國中國語文科教師的影響。教育研究月刊,228,88-97。

 

作者簡介:九十後香港人,現於北歐某國當交流生。享受一個人發呆(思考)的時光,覺得時間能賜我靈感、IQ、創作力量同幻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