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Two wrongs

2017/7/4 — 10:41

//的士業自我進行的民意調查,說有六成受訪者覺得滿意,頗有沾沾自喜之意。然而,一項六成人滿意的服務,即每坐十次車,有四次是不順遂的。//

//的士業自我進行的民意調查,說有六成受訪者覺得滿意,頗有沾沾自喜之意。然而,一項六成人滿意的服務,即每坐十次車,有四次是不順遂的。//

寫在煙花璀璨的晚上。

讀蕭紅(1911-42) 。魯迅稱讚其作品是「北方人民對於生的堅強、對於死的掙扎」。大家可能知道她與香港頗有淵源 --- 1940年大戰時期來港,住在尖沙咀,期間完成作家生涯中最為人所知的「呼蘭河傳」。兩年後因病辭世,下葬淺水灣。

呼蘭河是一個小城,書中回憶作者童年和東北故鄉的農村生活。小城只有兩條大街,其中一條街有一個大泥坑。令我印象較深刻的是有關這個大泥坑的故事。

廣告

大泥坑為城內居民帶來許多不便。平時好像漿糊一樣,下雨後便變成了河,泥漿衝進附近的屋子裡,滿處是泥。天晴後,太陽一曬,蚊子便飛出來。然而,雨季時大家都知道危險,人和馬都不會往泥坑上走過。最大危機倒是發生在旱天,那時候泥坑一天一天的乾下去,上面的硬殼掩蓋了下面的泥污。不小心掉進去便很難獨自爬起來,須過路的人幫忙施救。一年下來,抬車抬馬,不知抬了多少次。期間泥坑也悶死了三數隻掉進去的牲畜。許多人說這說那,可是沒有人說要把泥坑用土填平。一個人也沒有。

為什麼?因為泥坑為當地居民提供了兩項福利。一是常常抬車抬馬,淹狗淹豬,熱熱鬧鬧的有了話題,得以消遣。二是,也是較重要的,有了平價豬肉的來源。

廣告

本來泥坑子一年只淹死一兩隻、兩三隻豬,有時根本沒有。但這不打緊,肉市場忽然賣便宜豬肉,人們總是往好方面想,說是泥坑又淹死了豬,便一窩蜂買了。拿回家一看,不大對勁,肉又紫又青的,可不是瘟豬肉?但是又一想,那有可能是瘟豬肉,一定是泥坑子淹死的。於是煎、炒、蒸、煮,家家便吃起便宜豬肉來。雖然吃起來總覺得不太香,怕還是瘟豬肉。可是又一想,瘟豬肉怎麼可以吃得,那麼還是淹豬吧。有些人吃了拉肚子,但總有人安慰說不要疑心,因為他們吃了尚沒生病。

就這樣,集非成是,日子便一天一天的過。因為牽涉自我利益,可以節省金錢,泥坑有其存在的必要。

集非成是,至今還不斷發生,而且變本加厲。

有新聞報導,上月河南有女子在斑馬線被車撞倒受傷,躺在路上呻吟,旁觀者袖手,一分鐘後再被另一輛車輾過,卒之喪命。兩輛車均沒有停下來,是罪大惡極 (事後已被捕)。更令人擔心的是旁觀者沒伸出援手,相信他們是有前車之鑑,害怕受騙或索償。但是總可以在不接觸或移動傷者情況下(這對傷者未必有益),走出保護傷者。為何竟然沒有人召喚公安、或即放上路障,而任由傷者再受傷害?

不要恥罵。近看,香港多年來受人詬病的的士服務,為何出現了共享服務,或政府早前建議的少量優質的士,均無疾而終,不是定為非法,便是遇到強烈反對?的士業自我進行的民意調查,說有六成受訪者覺得滿意,頗有沾沾自喜之意。然而,一項六成人滿意的服務,即每坐十次車,有四次是不順遂的。試問,如果不是因為行動不便、時間地點交通不便、或攜帶重物,你會低聲下氣選擇每十次有四次不愜意的的士嗎?這還是一項公眾服務嗎?不就是因為既有利益,有人攬著絕不放手兼大力反對改革嗎?這還是不是一個公民社會?

3-7-2017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