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We learn from history that we do not learn from history.

2016/6/25 — 14:06

2016年6月24日,牛頭角迷你倉大火燒了超過三日,全日有接近二百名消防與救護員執勤。

2016年6月24日,牛頭角迷你倉大火燒了超過三日,全日有接近二百名消防與救護員執勤。

【文:莫哲暐】

報導說牛頭角的滅火進度良好,已經受控,而網絡氣氛也因為脫歐議題而降溫,所以我想現在可以多評論一點。

我想前晚(編按:6月23日,大火導致第二名消防人員於當晚殉職)大家都感到很不安樂,很多言論都是由情緒主導。尤其在這個網絡世代,我們很容易便可以看直播,消息也更新得非常快,我們就好像同步感同身受,有一種所謂現場感。可以想像在互聯網還未發達的時候,只有電視甚至報紙,我們不會如此激動。正因如此,我們應該更加小心。有情感實在正常不過,而且legitimate。見有消防員殉職,任何人都會傷感。我絕非純理性主義者,但我們有情感之餘,發言的時候都應該負責任,尤其是一班意見領袖和一些專頁。例如當晚某專頁曾傳出有第三位消防員殉職的消息,恕我直言,簡直不知所謂。憤怒傷心也不代表可以不負責任。

廣告

我們流行cap圖(截圖),而這些圖往往令人情緒激動,加上很多人會在圖下留言責罵,自己見狀好自然會情緒亢奮,而一齊大罵。最佳例子,就是那某張基督教會牧師所發出訊息的圖。坦白而言,我第一眼看到那幅圖,看到那句加了底線的句子,都跟大家一樣破口大罵。但後來多望幾眼,閱讀前文後理,便發覺事情其實並非真的如此值得斥責。(當然你仍然可以爭論該牧師的神學觀點和用字是否合理。)而那位cap圖的人士後來也刪圖,並向該教會道歉。

廣告

我相信前晚應該是自佔領以來最多傳言滿天飛的時候。但好明顯,我們完全無受到佔領時的教訓。我們不斷傳播、轉發未經證實的訊息,容許這類訊息影響自己的情緒和判斷,連問一句消息來源也不肯。不知何故,前晚好像很多人都有親朋戚友是消防員,而且總能夠知道前線消防員說了甚麼、在想甚麼。

就好像佔領的時候,總有人的「家姐的男朋友是警察」。(當然,我知道個別公眾人士的親人真的是消防員,比較可信。)可能我朋友不多,我真的不認識任何消防員。當聽到這些「聽回來的前線消息」,我們是否理應存疑,而不是瘋狂轉述或轉發,甚至當成新聞來報導?某些記者真的在場,可以聽到前線消防員說了甚麼,亦有個別傳媒真的有訪問了其他消防員,且報了名字,當然相對可靠。我們做讀者,也有讀者的責任,即謹慎判斷、扣問消息來源,和選擇是否傳播開去。

那時我私底下也跟朋友說:ISIS炸法國的時候,人人都是中東專家,現在則個個都是救火專家。為何可以如此厲害?我們的知識水平真的如此高?無學過救火知識、無到過現場視察,只是靠看報導,但發表的言論竟然好像在學堂裡開班一樣,教導前線消防員應該如何救火、用甚麼策略、應該先上那些樓層移除甚麼物品等等。我看到其中一段尤其仔細,真的目瞪口呆。有一兩個傳媒人,竟然都可以教人救火,真的如此多才多藝?在這知識氾濫的年代,人人都可以google、wiki,或聽過誰怎樣怎樣說,但不代表就可以隨口講。尤其意見領袖和名人,你們的言論牽動很多人的思考、理解和情緒。

負責任一點、謙卑一點,我想應該是做人的應有原則。

還有很多傳言,例如說大廈內有山埃、鋰電池、黑膠唱片等等,遇火很容易爆炸云云。可否先想清楚自己在說甚麼、有多少把握、是否有證據、用字是否清晰,再發言呢?無錯,我們可以用常識來思考,甚至用常識去質疑,但常識明顯不是一切。尤其在救火這些專業問題上,常識有諸多限制。至於疏散與否,我想相對而言比較能用常識去判斷。互聯網世界確實可以給我們知識和自主,即所謂充權。但好多時感覺大於現實,是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可以掌握一切,多於真的掌握一切。

當然,造成如此局面,政府責無旁貸。歸根究底,是當今政府多次撒謊,無法取信於民。但即使撇開legitimacy的議題,純粹講技巧,此政府也非常失敗。

租了兩架巴士但不解釋,自己親手引起公眾恐慌;市民關心毒煙,記者會上竟然無環境局的官員,而是由民政署的官員告訴大家空氣變好,而無提供任何確實數據。消防當局也只是不斷重複「專業」,屋宇署也只答一、二樓如何而不答三樓的狀況,拒絕多解釋一點,感覺是遮遮掩掩,確實無法令人安樂。質疑政府決定的有工程師和大學教授,都是專業人士,但政府並無針對這些有權威的反意見去解釋、澄清和反駁。再者,政府根本無法追上互聯網時代,完全被互聯網世界的資訊掩蓋。政府徹底顯示出自己毫無應變能力,更加無法挽回信心。至於張曉明說必要時中國公安部可以提供協助,則毫無懸念是政治抽水宣示霸權。竟然還有人問他有否官員需要負責,這位發問的朋友顯然不知道甚麼方算是國防和外交。

在這個資訊氾濫、傳播成本極低的年代,我們是否應該改善一下自己?應該吸取教訓,學習篩選資訊和傳言,發言時有些責任感。否則到了下一次運動或危機,我們都只會繼續如此一塌糊塗紛紛擾擾。你嘲笑師奶看無線看baby kingdom被人欺騙而不懂思考?笑甚麼?我們差很遠嗎?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