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定不是為了Keep Fit

2016/4/23 — 10:00

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專頁

Oxfam Trailwalker Hong Kong Facebook 專頁

這幾年我少跑路賽,多跑山賽,原因簡單,年歲不饒人。路跑愈來愈感吃力,對身體的負荷愈感吃不消,力不從心的滋味,有點難受。有了山跑的比較,路跑的吸引力應聲下降。路跑10K至15K仍感暢快,有感覺的話可跑至半馬,不過第二日的身體大聲抗議自己的不足。這兩年缺席馬拉松,最大原因是提不起勁練long run,想到跑3小時以上,抗拒感勝責任感。或者跑者生涯不時出現這種低潮,這段時間我明顯陷於路跑低潮。

長跑是百分百能者居之運動,付出多少跟成績好壞成正比,無符碌何言,不管喜歡與否,long run不可或缺。我被路跑的long run訓練嚇怕,卻對山跑的long run訓練着迷。在原野奔馳,走過一個又一個山,擁抱山的萬變的氣勢,這種感覺實在令人興奮。除了主觀感覺,山跑容許我運動不同肌肉,給予身體喘氣空間。另外,過去一年我的客觀環境改變,讓我多了時間通山跑,是一種人無我有的奢侈。

甚麼人在山中跑超過馬拉松的長度?跑100公里?或100英里?答案可能有很多,以我為例,肯定不是為了keep fit。長途山賽吸引某一類人,賽事常客發現參加者熟口熟面,這些人上了癮。上一次經歷不管如何慘烈,例如大帽山頂遇上超低溫,當時多麼後悔讓自己受苦,甚至賽後批評主辦單位,但很快又見到上癮者在山上操練,下一場比賽準時出現。起跑線上,互相微微點頭,一個眼神,跑山者的互相尊重,盡在不言中。

廣告

寫這個欄最大的快感,來自讀者對我說:「我就是這樣想」。文章寫得流暢、準確、科學等讚美,我自問力有不逮,也從沒意圖在這些方面求進步。我只希望能說出跑者心中所想,因為我也是跑者,我也是這樣想。我寫得出來不是因為文筆過人,而是因為我不停一路跑一路想。

我在想,跑100公里或更長的人,是為了甚麼?大家要知道,不論以甚麼時間完成,為這長度比賽的付出,不為人道,付出時間不在話下,跑者身體不時受創傷,以「難」形容這種長度比賽,有點輕率。原因不可能是keep fit,不可能是減肥,不可能是簡單一句「挑戰自己」,參與一件這麼難的事,最大的可能是牽涉一些不能輕易掌握的感覺。

廣告

100公里或英里 ,跑山者樂此不疲,我認為跑山者是在追求一種複雜的成就感 - 複雜是因為感覺包含畏懼,一種陌生的感覺。跑山者感畏懼並不代表懦弱,相反,這感覺是對世事無常應有的尊重。經過今年HK100之後,相信再沒有人相信「欺山莫欺水」這句話。跑山者心裏畏懼,但仍去跑,過程中證明畏懼得有理,最終成功克服困難,抵達終點,創造一項不久之前看似不可能的壯舉,這種感覺就是跑山者在跑的原因。這種感覺不能在日常生活中模擬,只在跑完超長距離山賽之後出現。山,一定是山,只有山能製造這份懸疑。信我,今年公開或私底下批評HK100的人,明年乖乖地在起跑點出現,唯一分別是背包多帶件外套。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