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年一磅

2016/5/14 — 8:00

lululemon 長褲

lululemon 長褲

我們活在「易肥年代」,意思是環境鼓勵我們多吃和少運動。香港一向是美食天堂,不過近年食得好的文化製造一種壓迫感,每一餐不可以輕視,吃得不好不如不吃,我的食家朋友對此有一個形容詞:「不要浪費Quota」。今時今日,出外旅遊,活動環繞著吃。不停吃,吃得尖,吃得多,這是現代香港人生活的重要部分。

另一方面,社會由上而下抗拒運動。地鐵落車後上地面,我留意大部分乘客寧願排隊搭扶手電梯,也不願行樓梯。太古廣場第三期和第一、二期之間距離約幾百米,太古貼心地在連接隧道安裝扶手平路電梯。四周圍都有人為我們着想,行少一步得一步。至於跑,更加不用多說,城市設計好像跟跑者作對。

面對兇惡的易肥環境,我提出這定律:中年人一年重一磅。中年人正常地生活,沒大吃大喝,保持適量運動,體重每年加一磅。即是說,中年人想保持體重不變,需要做特別的事情,例如減少吃和增加運動。這一磅是一定的,沒法逃避。中年人慨嘆「唔覺唔覺又重咗」,非常正常。至於怎算中年,以前標準是四十歲左右,現在醫學昌明,我認為改為50歲。踏入50歲,做對所有關於體重的事情,每年仍要加一磅。如果這定律成立,我未來十年加十磅!

廣告

跑者對體重特別敏感,因為跑者知道負磅直接影響表現。一兩磅分別或者不大,三四磅非常感覺到,跑者的呼吸、腳步、膝蓋的呼喚準過個磅。體重是跑步的天敵,無得避,無解決方法,跑者只能時時刻刻注意體重。

跑者和體重這長期的愛恨纏綿,第一步也是最難一步,是跑者願意注意體重。個磅無錯,錯的是你,願意上磅及願意信個磅無錯是重要的第一步。之後的事,牽涉痛苦掙扎,慢慢一步步來。每一個失守者都記得,頭幾磅總是唔多覺眼,之後10磅8磅好覺眼,但發現的時候已太遲。

廣告

「一年一磅」定律確實令人洩氣,做齊應做的事,也要「硬食」這一磅。這就是步入中年的現實,中年人跟年輕做同一件事,付出的就是比較多。中年人無聲無色中增磅,生理解釋是新陳代謝系統衰退了,不過,我認為心理影響比生理衰退重要得多。

中年人試過做過,跌過痛過,走到人生這階段,實在不易,強迫自己或怪責自己也是徒然,不如學習接受眼前現實。中年人告訴自己,這些年這麼辛苦為甚麼,答案是為了某階段可輕鬆一下,多休息,多享受,而享受通常牽涉食。中年人體重失守,原因通常是心態轉變,覺得是時候獎勵自己,不要把自己迫得這麼緊。這一鬆,可大可小。

TC和我跑步吹水,體重是經常出現的課題。我告訴他我最近無奈接受了Lululemon的褲 (橡筋褲頭真係好舒服),他堅決不買,以腰圍作人生目標,我祝他好運。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