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一河之隔的吉德蘭打比:阿納姆 vs 奈梅亨

2016/11/14 — 12:4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吳能鳴】

阿納姆(Arnhem)與奈梅亨(Nijmegen)是位於荷蘭中部吉德蘭省的兩大城市,兩個城市分別有著各自的足球隊:代表前者、位處北方的維迪斯(VitesseArnhem)與代表後者、位處南方的N.E.C.奈梅亨(N.E.C. Nijmegen);由東向西流的瓦爾河(Waal River)成為兩支球隊的分界線,地理上兩支球隊雖然只有一河之隔,但雙方卻懷有血海深仇,早前進行的這場吉德蘭打吡就曾經因為NEC奈梅亨的球迷向維迪斯的球員投擲雜物而暫停 ,當中的因由不單只是同省的競爭心態,而且是一個有關階級矛盾的故事。

事要由奈梅亨的歷史說起,奈梅亨被稱為荷蘭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早在古羅馬時期,羅馬的第十合組軍團(Legio X Gemina)就為了抵抗巴達維人(Batavi)而在奈梅亨駐紮,城市體系亦在吉德蘭省開始形成;儘管奈梅亨有著較濃厚的歷史背景,踏入十八、十九世紀這個城市的發展卻被對岸阿納姆超越,奈梅亨作為荷蘭東方的戰略重鎮而建立起大量防禦工事而疾礙城市發展,而阿納姆就正正相反,早在十九世紀就折除古舊的防禦工事進行大規模城市發展,更加憑著美麗的風景與園藝而成為著名的上流社會度假勝地,有著「東方小海牙(The Little Hague of the East)」的稱號。

廣告

城市發展的分野逐步形成,同時亦建立起兩支背景南轅北徹的球隊。維迪斯最初在1892年由一班中上階層的學生組成的板球會,及後轉形為足球隊曾經贏得多次東部聯賽的冠軍;位處較南面的奈梅亨情況卻正好相反,他們的球隊由低下層與工人階級組成,因為資源緊絀要把市內的兩支球隊(Nijmegen與Eendracht)合併為一支,即現時的N.E.C.奈梅亨(Nijmegen Eendracht Combinatie),當時的N.E.C.奈梅亨資源與戰績成為正比,多年來只能夠在乙組徘徊,更被揶揄為"Never first classer"。

1939年,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奈梅亨成為兩軍交火的主戰場之一,其中盟軍的反攻計劃:市場花園行動就對這個城市做成嚴重破壞。戰爭雖然殘酷,但並沒有摧毀這個城市的足球,反而令北強南弱的形勢造成微妙的變化,在1939至1947年間,N.E.C.奈梅亨就曾經三奪東部聯賽的冠軍。N.E.C.奈梅亨成功克服戰火的催殘,卻抵擋不了足球職業化的改革。荷蘭聯賽在1954年走向統一及職業化,由草根階層組成的N.E.C.奈梅亨難以承受高昂的支出而多次深陷財政危機,而他們亦只能在往後的日子再次成為"Never first classer"。

廣告

同一時間,瓦爾河的北面卻有著折然不同的故事,維迪斯的主場在市場花園行動被炸毀,戰後維迪斯花了很長時間重建,但他們得到幸運之神的眷顧;1984年,阿納姆的企業家Karel Aalbers入主維迪斯,決心把這支當時仍然處於乙組的球隊帶到歐洲的舞台。他在任內投入大量資源協助維迪斯復甦,只是用了短短六年就成功帶領維迪斯取得歐洲足協杯的參賽資格。為了進一步帶領維迪斯晉身歐洲列強的行列,他們需要的是一個現代化的球場,即是現今維迪斯主場:加爾勒球場(GelreDome)。興建這個被歐洲足協評為四星級的球場開啟維迪斯的歷史新一頁,同時成為燃點他們與N.E.C.奈梅亨的矛盾之藥引。

1998年,加爾勒球場正式啟用,維迪斯在這個新球場下創造出歷史佳績,他們穩佔聯賽中上游位置,並且成為歐洲賽事的常客,但Karel Aalbers建築在浮沙上的夢想終究要以現實告終。2000年,Karel Aalbers被控告在馬赫拉斯(Nikos Machlas)、雲賀當(Pierre van Hooijdonk)、馬卡爾(Roy Makaay)等球員的轉會中涉及詐騙與逃稅,但這僅僅是開始。維迪斯的主要贊助、由吉德蘭省政府持有的能源公司Nuon作出人事調動,公司主席兼維迪斯球迷Tob Swelheim被辭退,二人在同年下馬,導致維迪斯失去穩定的財政來源,加上Karel Aalbers任內的大量支出造成的龐大欠債,維迪斯在短短幾年間由歐戰常客淪落到破產邊緣;深陷財政困局的維迪斯在2010年再次被拯救,前格魯吉亞球員兼富商Merab Jordania收購瀕臨破產邊源的維迪斯,成為荷蘭國內首支由外資持有的球隊,並開始與車路士的合作關系,及後維迪斯再被轉購予車路士班主艾巴莫位域治的友好:Aleksandr Chigirinskiy,繼續雙方的合作關系,大量借用多名車路士的年青球員。

Karel Aalbers透過商界勾結、挪用公共資源等不當手段令維迪斯自80年代未在吉德蘭省掘起故然是令N.E.C.奈梅亨球迷不滿的原因之一,在另一方面,兩地城市發展的差異亦使兩地在意識形態上產生矛盾,阿納姆自二戰後多時都是由中間遍右的政黨執政,而對岸的奈梅亨則因親左翼的社群佔大多數而有著「瓦爾河上的哈瓦那(Havana on the Waal )」的稱號(筆按:哈瓦那是古巴首都),階級的差異自然使N.E.C.奈梅亨的球迷對投資維迪斯的外國資本反感,亦因此在本文一開始提到早前在吉德蘭省打比發生的衝突,遭到球迷投擲雜物的球員正正是準備開出角球的車路士外借小將:Lewis Baker。

足球從來不是只是一場簡單的比賽,除了刺激與熱情以外,一場足球比賽往往是城市的歷史與社會發展的縮影,而吉德蘭省打吡的激烈程度就正正是反映出兩個一河之隔的城市之間的階級矛盾。雖然90分鐘的綠茵場上,N.E.C.奈梅亨與維迪斯球迷會各自奏起戰歌、敲響戰鼓,為球隊搖旗吶喊,但他們同時卻合奏著一闕悲曲,像N.E.C.奈梅亨與維迪斯這類市場細小的荷蘭中下游球隊在當今全球化浪潮的社會下,就只有面臨兩難的決擇,一是資源貧乏下苦苦經營,或者就只能淪為外國資本「長期打算、充份利用」的工具。

Reference:

1)、(2)、(3)、(4

原刊於運動公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