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到完場 你也猜不到故事情節發展 — Unbeliverpool

2016/4/15 — 11:5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Klopp told us to create a 2nd half that our grandchildren remember!"

為利物浦攻入第一球的奧歷治,賽後向記者說。

對於利物浦,今場比賽意義重大,不只是一場關乎打入歐霸四強的關鍵戰,也是為27年前於希爾斯堡的死難者而戰(1989年4月15日,希爾斯堡球場發生人踩人事故,造成96人死亡,全為利物浦球迷)。時值27週年前夕,這場比賽,只許勝不許敗!

廣告

然而利物浦開局極不順利。開賽不到十分鐘,利物浦便被米希達恩及奧巴美耶攻破大門,將總比數拉開3:1,那時候若利物浦要出線,要攻入3球。

賽後的高普表示,本來球隊開始很有計劃,但當失去預算時,就必要扔掉,繼而想出計策。聽說,高普在半場期間,不斷鼓勵球員,其中,還跟他們提起昔日利物浦在伊斯坦堡的奇蹟夜。

廣告

那年,歐聯決賽,利物浦1分鐘便失手,半場時更落後0:3,但下半場6分鐘內連追3球,更於互射十二碼擊敗AC米蘭,首奪歐聯冠軍。你我,必然記得利物浦靈魂隊長親吻盃身的畫面,但最深刻仍然是利物浦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

縱使今場比賽性質及對手並非當年的同一隊,但困難程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下半場開賽不久,前鋒奧歷治為利物浦追回一球,當時鏡頭影著高普,是一如以往地咆哮和振臂擊拳。然而,多蒙特的萊斯,在9分鐘後攻入一球,將總比數拉開4:2、兼有3個作客入球在手,彷彿一盤冷水無情地直淋在利物浦身上。

比數尚餘半小時,卻要攻入3球才能晉級,出線機會渺茫。然而渺茫,不代表沒可能。在66分鐘及77分鐘,古天奴及沙高的入波,成功為利物浦追平比數,燃起一線生機,但仍不足以出線,是非贏不可!

每當利物浦攻入一球,鏡頭也會捕捉教練高普的反應,而每一次,他都是帶著無限激情,振臂、揮拳,而從他臉上的肉緊表情,多少能反映他有多激動,即使每一下看似入波的攻勢,也能令他牽一髮動全身。可是當90+1,看見彷彿帶著長氣袋的占士米拿,從半場跑上前場助攻,繼而由季初被球迷恥笑為「懦夫男」的洛夫雲頂破維丹費拿十指關,助利物浦反超前4:3,晏菲路全場陷入瘋狂狀態,惟獨高普卻反常地茫然,直到助教前來慶祝,笑容才懂走出來。

還以為會激情得不顧一切地衝入球場,但那刻的高普卻難以置信得連反應也來不及。

完場前最後一刻,多蒙特也未能藉禁區上方的罰球扭轉敗局,結果一度領先兩球下仍被對方絕地反勝,無奈出局,教練杜曹也難辭其咎,在記者會上只淡然留下一句:There are no words of it。

前人擊敗繼承者、現任力挫前度,前多蒙特主帥高普百感交雜,但相信喜悅卻是佔大多數。

“I know this is a place for big football moments. We did not start this story but we know our responsibility to write some stories in football.”

利物浦陣中每位球迷,沒有經歷過11年前伊斯坦堡一役,即使曾在那場比賽攻入第一球的隊長謝拉特也不在陣中,但那份反勝精神猶似長存,叫利物浦球員在落後時,永遠也要記得那一刻不放棄的態度和精神。

沒有什麼比那刻艱苦,但那時能捱過去,何以今天不能?

最後,高普表示,不會拿這一場與奇蹟夜比較,但同樣也為這一場絕地反勝喝采。

57分鐘,落後1:3;91分鐘,卻變成4:3。你以為贏硬,未必;你以為輸硬,未必,不到完場,你也猜不到故事情節發展,這就是足球。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