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太戰術的分析:雲加失敗的防反‧古埃及文明的七傷拳

2017/12/24 — 11:20

足球比賽的戰術固然重要,但冷靜與激情同樣是足球的靈魂,有時更會凌駕了戰術,今場正正由士氣與失誤主導了整場比賽,但這裡權且分析一些戰術要點。

開局可見雲加有趣的戰術部署,由於首循環被利記反擊打得體無完膚,但防範反擊的三後衛陣式未準備好(梅斯達菲狀態未足),於是雲加以四後衛迎戰,但折衷辦法是縮後讓利物浦主控,壓縮文尼沙拉衝刺的空間,以放棄控球來防備反擊。

這佈陣的確令利記沒有太多反擊機會,但殺敵一萬自損八千,雲加這個部署令阿仙奴的進攻疲弱,因為拿卡錫迪的屬性是禁區之狐類型的純射手,要他在前線作為單一支點接應極為困難,而且沙加奧燒等亦未能因應拿卡的走位來傳送,加上山神亦態沉,雲加這個防反部署令進攻變成了一潭死水。

廣告

另一重點對決是新人Niles應付沙拉,有說雲加是因為他速度較高拿仙錫快,較能緊貼沙拉而讓他正選,而在利記的陣地戰中,可見Niles在正面防守沙拉時的確不錯,防止了沙拉近幾場的「無限內切洛賓」,但在不是單對單防守時Niles的位置感甚差,因為沙拉幾次挑機失敗後高普便轉為在左路由羅拔臣/古天奴/文尼傳中,令遠柱的Niles屢屢失位,被費明奴及沙拉接應得險象環生。

而首兩個失球皆有Niles位置感欠佳的因素。第一球的開始是利記的界外球,Niles在對方幾腳傳送後突然有兩秒想衝前防守有隊友跟進的古天奴,古天奴隨即送直線給沙拉,令高斯尼被迫放棄位置盯防,最終沙加突然放棄追住古天奴當然有錯,但Niles令防線變形才是問題核心。

廣告

第二球Niles在接近對方角球旗位置失去控球,被沙拉直接打反擊責任就更直接了。其實見到Niles上前助攻才不過幫忙倒腳幾下,全場錄得0次傳中,雲加安排Niles安守在後場防範反擊其實更好。(當然應否出高拿仙錫就見仁見智了)

上半場中後段阿仙奴終於有意識反撲,但這個反撲意識與雲加的防反戰術互相拉扯而令攻守顯得進退失據,造就利記出現很多「半反擊」攻勢,但文尼繼早前4打1堅持射門後,今場明顯繼續受到今季「降格二師兄」的不甘心態影響表現,幾次心急成為全場主角而失機,包括放棄控低再射空門而嘗試凌空窩利,及嘗試花俏控球等,令阿仙奴沒有在半場已被埋葬。(高普需要與文尼上一上心理課)

落後0:2後,一直表現垃圾級別的阿仙奴突然神奇的全隊醒覺,但其實醒覺歸醒覺,槍手亦沒有造出甚麼入肉攻勢,只是利記的防守配合適時自爆,三球分別由祖高美斯(等波到)、米勞列(處理理應更好)、安利簡(中途停止追貼one-two的奧燒,向沙加致敬)交出失誤而失波,及後費明奴的入球亦因槍手雙中堅的恐怖失位造成,這般失誤主導的比賽,與其再深究戰術流向,倒不如開懷欣賞這場球迷奇遇記更好吧。

今場說明阿仙奴的確不太適應防守反擊部署(至少還需要極多磨練),令槍手上半場進退失據全隊癱瘓,雲加如要在戰術上增加這個選項,必先訓練好特定反擊套路;利物浦的自爆問題不想再重覆,今場顯示的另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是「古埃及文明」確實行雲流水,但對防守造成的負擔更大,尤其缺乏純防中之下令球隊自爆機率更高,高普必須先解決這個問題(例如古天奴墮後433,而非424會否更好?),否則盡出古埃及文明只會成為風險甚高的七傷拳。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