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奧運要社運 以佔領為名的運動 巴西走在了世界前面

2016/8/22 — 11:02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吳碧蓮】

破土編者按:擁有超過150萬名成員的MST是巴西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然而這項運動的核心並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反抗資本對食物的控制。MST的口號是「佔領是唯一的解決方式」,這要比更為人熟知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早了24年。

奧運賽程過半,許多群眾對巴西的印象是這樣的

廣告

或者是這樣的

廣告

在眾多的媒體評論裡,打腫臉也要辦奧運的巴西除了盛產超模猛男之外一無是處。而鋪天蓋地的明星婚變新聞也早早刷掉了我們對巴西僅有的這一點關注。鮮亮肉體、激情森巴舞、狗血政變之外,巴西是什麼樣的?當我們來到國際媒體的鏡頭之外,巴西廣大的農村地區又是怎樣的景象?

在巴西農村或者城鄉結合部,我們經常能看到一群戴著紅帽子人用雨布搭起簡陋的帳篷。他們在一片沒有自來水、沒有電的荒地上開墾、耕作、共同生活。他們是巴西傳說中髒亂差的棚戶區居民?不對,你看到的可是享譽全球的「巴西無地農民運動(MST)」營地之一。

MST從70年代後期反對Geisel將軍軍事獨裁的群眾鬥爭中產生。它正式建立於1984年。巴西是世界上沒有進行土地改革的地區之一,百分之3%的人口擁有70%的土地。儘管大量的農民流入城市成為「農民工」,巴西仍然有1200萬的農民沒有土地。

1979年,Encruilhada Natalino地區發生了爭取土地的運動。一群農業移工的後代被驅逐出他們世代勞作(由印第安人私人擁有)的土地。這群農業工人效仿印第安人,為自己世代生活的地方抗爭。79年到82年之間,有650人在公路旁紮營與當時的軍政府對抗。軍政府獨裁時期,在人權律師、教會和國際組織的共同參與下,1983年,他們通過政府成功的獲得了這片土地的所有權。

為了將這項為農民爭取土地所有權的運動持續下去,1985年,在Curitiba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上,來自全國各地的行動者成立了「無地農民運動組織」。

MST的佔領策略得益於改革派天主教會的信條:一個地產必須履行社會功能。這個信條1964年被教皇裡歐十三世寫進通諭,並在軍事政變推翻古拉特政權前執行。1988年修訂過的巴西憲法也要求土地要履行一定的社會功能。無地農民運動認為,在憲法中認定一項土地應該履行社會功能的情形下,佔領「荒地」是合法的。

然而這項運動的核心並不是打土豪分田地,而是反抗資本對食物的控制,讓農村能夠生產健康的食物並為所有人提供體面的生計。MST的口號是「佔領是唯一的解決方式」,這要比更為人熟知的佔領華爾街運動早了24年。

加入MST的家庭在佔領的土地內紮營或者進駐廢棄的舊農舍,集體在荒廢土地上從事集體農業生產。一旦農民贏得了土地,下一步就是去爭取學校、公路、能源和住房。MST活動家們佔用閒置土地建立合作農場,學校和診所。這其中的每一步都來之不易。

MST的成員們住在自己打造的簡易帳篷裡,他們不知道自己將在那兒住多久。許多人離開城市中的工作加入到無地農民運動中爭取土地。為了爭取土地和平等,他們離開有水有電的城市生活,選擇在35度的酷熱天氣住在帳篷裡。Irma地區的營地在建立六年後才通電。這不是誰的賞賜,而是他們佔領電力公司爭取來的。

長期以來,MST面對著來自員警、司法部門和媒體的野蠻攻擊。在過去的20年中,有大約1600名農業工人被殺,包括大約100名MST成員。

1996年,著名巴西攝影師Sebastio Salgado有力的記錄了在Pará對示威農村勞動者的屠殺。

1993年,2500個家庭被驅逐出Jangada農場。

1995年,孩子們在課堂中被驅逐出Santo Domingos農場。

儘管面對長期的國家暴力,MST和不同的黨派與政府間依然保持著策略結盟:當政府與跨國資本利益結合時視政府為對手,加以批判;其次是需要和政府協商時候尋求政治結盟的合作;在土地上培養人民力量的實踐,尋求現行體制的替代方案。

同時,MST憑藉其堅定的女權主義、性少數平權立場,儼然成為當今立足底層的社會運動中一股清流。裡約奧運會是歷史上公開出櫃的性少數運動員最多的一屆(45名運動員公開出櫃)。然而巴西卻是全球針對性少數的暴力最嚴重的地區之一。

在巴西每28名同性戀者中就有一名遭遇害。在2008年1月到2013年4月之間,累計486名跨性別人士被殺害。全世界44%的針對LGBT群體的謀殺案發生在巴西。

MST提出LGBT擁有平等的土地權,力圖揮舞著彩虹旗將農村開闢成多元化的土地,在運動中消除對女/男同性戀以及跨性別群體的恐懼。

MST還設有專門的性別委員會,而且在各個層次各個運動空間要保證50%的婦女來參加。在男權主導的巴西社會,MST喊出了「沒有女權主義,就沒有社會主義」響亮口號。

巴西發行量最大的週報之一Veja雜誌曾經將MST的比作某些傳播極端思想的伊斯蘭學校。MST的教育從來不是「中立」的,而是希望透過教育激勵人們參與到爭取社會正義的鬥爭中。集體鬥爭、組織、參與、社會正義、團結、文化多元和生態完整是MST教育體系中的關鍵字。此外,MST與進步學校合作書寫巴西「人民的歷史」,重新詮釋過去的民眾抗爭形式。

散落在巴西不同地域的MST同樣需要面對內部錯綜複雜的衝突和矛盾。MST用動員小農的經驗很難組織長期生活在甘蔗區的雇農。一個營地裡,早期參與占地的成員會批評後期加入的成員貪圖土地,後期加入營地的成員則認為早期沒有互助精神。來自農村參與者嫌棄城市的參與者不夠革命。而來自城市的參與者則抱怨運動領袖不作為導致營地基礎設施太差。具體到日常的組織工作,每個MST成員對於「共同體」、「社會主義」的理解和期待不盡相同。正是在這些無所不在的內部矛盾下,MST的佔領區絕非一個固定不變的體系,相反,它隨著運動在不停的變化和調整。

如今擁有超過150萬名成員的MST是巴西規模最大的社會運動(沒有之一),35萬家庭因為MST獲得了土地所有權。MST的領地上已經有1800所學校。無地農民運動還幫助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國際農村勞動者組織Via Campesina。他們辛酸血淚和激蕩理想在奧運中不曾被記起,卻成為社運中不可忽視的力量和經驗財富。

 

(本文整理自Challenging Social Inequality: the Landless Workers Movement and Agrarian Reform in Brazil。瞭解更多關於MST的資訊,請登陸他們的英文網站:www.mstbrazil.org

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立場。責任編輯:黃亞鈴

原刊於破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