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醜的小丑.艾馬

2015/1/21 — 12:58

圖:河床網站

圖:河床網站

我想除了路斯基,艾馬或是另一位值得思考,是否值得擁有更高成就的足球員。

成名於河床的他,97年助阿根廷贏得世青盃。你我熟悉的名字如森美爾、甘比亞素、列基美亦是他隊友。每當提起列基美,總令人聯想起與艾馬的相爭。兩者同為進攻中場,一人效力河床,一人效力小保加;即使同為轉戰西甲,也成為同區假想敵,亦敵亦友。差不多同期入選阿根廷國家隊,但二人總沒有太多機會同場合作,彷似兩者只能活一者,起初艾馬得到重要一席,可是隨後只能活在列基美之下。旁人常說林伯與謝拉特是「既生瑜,何生亮」,但我想艾馬和列基美更算是「一時瑜亮」的代名詞。

身材不高大,下盤卻極穩,腳法細膩,如支配中場的重心發電機,為隊友鋪橋搭路,創造攻勢。那些年,曾在球迷面前留下過多少精彩時刻?俘虜了多少球迷的心?也令多少隊球隊感到萬分苦惱?有些球迷更是因為艾馬而認識華倫西亞這間球會。曾是華倫西亞的絕對核心,但隨著戰術改變和傷患緣故,艾馬的地位大不如前,最後只能離開了效力5年的華倫西亞。那時候,他才26歲。後來轉投薩拉戈薩,與一眾阿根廷球員相聚,「大頭仔」迪阿歷辛度、「大細米」,轉投首季助球隊取得歐洲聯入場劵,但一年後球隊卻不幸降班,艾馬便離開了西甲,遠到葡萄牙的賓菲加。

廣告

正值球員黃金時期,卻非在歐洲最主流的聯賽效力,的確令人感到不值。但艾馬棄投英超,或者只不過是不希望重蹈華朗的覆轍。在光明球場下的5個球季,拿過一次葡超的冠軍,而與同鄉迪馬利亞和沙維奧拿合作,更成為球隊的進攻泉源。可是其後因傷病和年齡問題,艾馬在賓菲加失去正選位置,2013年終離開葡萄牙,遠到亞洲的大馬落班。那時,他已34歲了。

原來已走那麼遠。當日還是年少成名的小丑艾馬,今天原來已走到這裡,一個職業生涯的最後數年。回望過去的日子,艾馬曾被告魯夫認定有成為巨星的潛質的天才;也曾多次在眾人的偶像美斯口中得知他偶像正是小丑艾馬,偶像的偶像。可是在華麗背後,艾馬卻屢屢遭到傷病侵襲,加上在國家隊和球會裡的不如意事,的確令人感到唏噓,尤是那年在國家隊的最後探戈。

廣告

2009年,世界盃預選賽,阿根廷一個重要關頭,若然再輸,形同失去明年世界盃入場資格。教練馬勒當拿迫不得已召回艾馬入隊,擔任進攻中場,畢竟那年老馬帶領的阿根廷卻毫無信服力。在生死戰,阿根廷驚險地在最後時刻險勝秘魯,而那場比賽球迷記住了在國家隊第一場正式比賽中就取得入球的希古恩;記住了在最後時刻將皮球送入網窩裡的老將巴勒莫;也記得拖著龐大身軀在雨夜中俯衝慶祝的馬勒當拿,但是他卻沒有記起那個為希古恩送出致命傳球的人是艾馬。事實那場比賽,艾馬重新走到球迷眼中,一個充滿靈性的球員,的確值得一席位。可是,那兩場生死戰之後,艾馬再沒有穿起藍白直間球衣。是的,艾馬落選了世界盃大軍名單。毫無憐憫被馬勒當拿用完即棄,中出即飛。最後阿根廷在世界盃8強慘敗於德國腳下,就這樣黯然出局

回望艾馬的球員生涯,彷彿是先甜後苦。即使職業生涯曾留下多少精彩片段,卻無法在時代裡爭取很多的成就。是的,小丑艾馬的確不只有這麼些微的成就。

2013年轉戰馬來西亞聯賽,可是因為未能從傷患中出走,使至2014年年中被大馬球隊解僱。真正摧毀球員的,不是無情的歲月,而是藕斷絲連的傷患。幸而球壇被沒有真正放棄艾馬,2015年,母會河床給予艾馬一個機會,讓他隨隊練習。

離鄉別井十四年,終於回到昔日的成長地。

沒有衣錦榮歸,但卻是感觸良多,彷彿倦鳥知返。回望艾馬那張沒有很大改變的臉孔,不多不少也令人懷念當日那個在場上婀娜多姿的小丑艾馬,那個讓美斯最為祟拜,最希望一起踢球的小丑艾馬。對於球迷再次看見艾馬在場上露出笑容,是不可多得的美好事;而甚至對於艾馬,能夠再次效力河床,亦是其人生最美好的一回事。

最近金球獎頒獎典禮,艾馬透過視頻向美斯說了一番話,內容大概是叫美斯不要忘記童年時對踢足球時的激情和歡樂,我想即使是久疏戰事的艾馬同樣也沒有忘記那份足球帶給他的激情和歡樂吧。

因為足球,就是他們的一生。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