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港高爾夫產業面對嚴冬

2015/2/24 — 14:39

習總反腐,影響所及,中港高爾夫產業馬上面對嚴冬。一葉知秋,出來的現象,包括知名的高爾夫球具品牌Honma近月不惜壯士斷臂,大劈價促銷。此及,國內不少球會會籍及房地產無人問津,全國多家球場突然被鏟平,也帶來了極大的震盪。

其中港人最關注的,當然是十多家列在清理整治名單上的廣東球會。當中又首推聚豪高爾夫球會及觀瀾湖高爾夫球會最為注目。

事緣於去年7月,國家發改委、國土資源部等11個部委聯合下發《關於落實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措施的通知》,11月10日,廣東省政府在廣州召開全省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工作會議,出臺一份《廣東省高爾夫球場清理整治名單》,列出100家需要接受清理整治的高爾夫球場,分為取締、撤銷、退出、整改四大類。廣東省有5家取締,8家退出,7家撤銷,其中聚豪球會及觀瀾湖球會屬退出一類。

廣告

聚豪球會附屬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有限公司,近年才拆遷了原有的27球洞,改建成45洞的新球場。此外,為了配合球會的服務,聚豪亦在球場邊上加建了一酒店。新設施落成不到兩年,便遇上風波,真是命苦。根據報導,聚豪球會出事的問題,主因是設施毗鄰深圳市鐵崗水庫,由於國家關於環境保護的法律規定,現時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域是不容許建設和經營高爾夫球場的,因此被要求退出。

2015年1月30日,深圳市政府正式發出《關於深圳港中旅聚豪高爾夫球場的退出通知》,要求聚豪球會退出佔用的飲用水水源保護土地並按照規劃恢復原狀,拆除或關閉建設專案,退出工作須在2015年5月15日前完成。

廣告

聚豪球會母公司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月前發出公告,強調集團正在與深圳市政府積極協商關於球場退出的補償問題,會盡最大努力爭取合理補償,以保障聚豪球會和公司股東的合法權益。但公告並無提及賠償會員之具體情況。根據一些擁有會籍的香港會員表示,球場球道建於飲用水水源保護區域,根本無法搬遷。聚豪至今,也未向會員提及賠償,估計今回會籍是「凍過水」。

香港中旅國際投資月前發出之公告,其實多少透露了會員將來之會運,其玄機在這段文字:「根據管理報表,2014年聚豪球會對集團的收入貢獻約3%,利潤貢獻少於1%,屬非重大附屬公司;其資產回報率低於1%,屬低效資產。」意即如聚豪球會收檔,則根本連「壯士斷臂」之「臂」也稱不上,母公司只是甩左條毛。

聚豪球會的前身為寶日球會,是中國最早期的高爾夫球會之一,由日本商人修建,不過由於偷稅漏稅,政府其後沒收了這家球會,並對外進行拍賣。最後由中旅國際投得,改名為聚豪。原特有寶日球會會籍的會員,投資化為烏有,被逼重新購買會籍。如今此批會員,又再次面臨可能出現的「無妄之災」了。

至於另一列在清理整治名單上的深圳觀瀾湖高爾夫球會,香港會員多不勝數,但至今球會仍未清楚表示進行任何「退出佔用的飲用水水源保護土地並按照規劃恢復原狀,拆除或關閉建設工作」,也沒有任何公告提及「會員權益及賠償」之問題。

觀瀾湖高爾夫球會由朱樹豪所創建,並迅速發展成為全世界最大的高爾夫球會。除深圳及東莞建有十多家球場外,近年更進軍海南島,並建成了十家球場。今回觀瀾湖高爾夫球會的頭痛問題,除了深圳球會用地要「退出」之外,海南島球場也面對全島高爾夫不景氣,部分球場現整天「無人打球」之現象。這真正是屋漏更兼逢夜雨!

根據2月9日新華網報導,高爾夫是海南國際旅遊島建設的特色產業之一,但海南省政協委員鄒斌在海南省兩會上指出,來海南打高爾夫的人數已逐年減少,目前全年呈淡季趨勢,部分球場現整天「無人打球」現象。

鄒斌指出:「海南高爾夫市場客源三分之二來自島外,受全球經濟大環境和國內政策環境的影響,高爾夫消費疲軟加劇,高爾夫球場經營窘迫,運營成本上升,收入急劇下降,海南高爾夫產業目前面臨嚴峻考驗。」

「全島幾乎無球場盈利。」鄒斌說,2014年以來,為吸引客源維持人氣,二線球場促銷價格降至300元以下,部分一線球場也打出500元以下的促銷低價。目前,已進入海南旅遊旺季,各球場依然出現低價促銷的情況,「長此下去,球場品質和服務水準必然下降,對海南高爾夫行業影響巨大。」

月前,筆者前往三亞打球,發現打球人數大幅下滑。鄒斌所言,乃是實況。

觀瀾湖高爾夫球會在海南島共有十家球場及一家酒店,位於海口附近而非旅遊名城三亞,旅客量本身已較少。此外,海口原有十數家球場,競爭非常劇烈。再加上海南島當地打球人數少之又少,一切依賴遊客。如今全島高爾夫球會進行割喉價格戰,海南觀瀾湖的經營,實陷於苦戰。

根據深圳政府去年「整治措施」之公告,死期為本年6月底,距今還有四個月時間。時間緊迫,且看廣東省這15家球會,如何善後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