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好難,work your ass off — Derrick Rose 的故事

2018/11/2 — 0:03

Derrick Rose(電視片段截圖)

Derrick Rose(電視片段截圖)

【文:Ming Yeung】

嘗試讓不打籃球不看NBA的人都知道,Derrick Rose 的故事,為何觸動人心。

他的名字叫 Derrick Rose,中文別名很自然就是「玫瑰」,而近年提到玫瑰的報道,通常都是配搭「凋零」一詞。

廣告

玫瑰凋零前,有盛放嗎?他媽的盛放。是怎樣的?是無人能及的。

在芝加哥長大的他,2008年成為新秀狀元,被芝加哥公牛選中,受球迷擁戴。同年,以大熱姿態奪得Rookie of the Year。第二個球季便首次入選All-star。一年會有接近三十名球員入選明星賽,入選了,就成為名副其實的球星。

廣告

第三個球季,助公牛隊奪得常規賽冠軍,並獲選為常規賽MVP,是NBA制度裡其中一個個人最高榮譽,那時他還未到23歲。

第四個球季,他受了傷,重傷。因為在某場比賽末段一個不必要的急停小跳步動作,左膝十字韌帶撕裂。即是有多嚴重?即是要做手術,做物理治療,以及醫生會叫你不要再打籃球。於是,接下來的第五個球季,整季報銷,復康,靜候。

第六個球季,我記得那年有個 hashtag — #thereturn,大家都期待他回來。結果,復出的他打了不足10場,第十場中途,他再次受傷,傷及右膝半月板,即是醫生會叫你真的不要再打籃球那種難以完全復原的重傷。

我猜公牛球迷一直很愛他,很想他留下,但NBA是商業主導的世界。合約是受傷前已簽定,在公牛的最後一個球季,他年薪高達2000萬美元,從營運球隊的功利角度,必先在他合約完結前、失去價值前,以他作為交易籌碼。於是他被交換至紐約人隊,直至合約完結。

今季初,他被騎士隊簽了,那年的騎士好誇張,季初簽了很多球星來陪伴Lebron James,包括Dwyane Wade。LBJ和Wade曾在Rose那MVP球季的季後賽,把他踢了出局,換句話說,他跟以前的強敵為伍。順帶一提,這年的年薪,是上一份合約最高峰的十分之一。Adidas給他的贊助,一年一千多萬美金 — 只要他仍在NBA。因此有人揶揄他委曲求全。

季中,他又被球隊交易了,而得到他的爵士隊決定不留他,所以,他失業了。有傳言說他抑鬱,他臉上的確是經常都沒有表情,而NBA是甚少關注精神健康的,加上傳媒渲染。他有說的:「I don't need your fxxking validation」,但看著又覺得他在死撐,有點心酸。

季尾,終於有球隊肯簽他,是木狼隊。木狼隊的教練,是當年選他加入公牛的Tom Thibodeau;木狼隊的大哥也是因為這位教練而加入球隊的,他叫Jimmy Butler,也是Rose以前的隊友。以前Rose是大佬,Butler是小弟。

這算是委曲求全嗎?可能,但是積極或消極,他自己會知道。Rose在木狼隊的角色,大概是分享經驗的老將,功能未必是在球場上發揮的,看他之前的比賽就知道,他不是策動攻勢那位,也不是得分重點,可能是要指導一下後輩。他在訪問也說,今年是他跟隊友說話最多的一年,因為他要擔當前輩角色,以前他不用說太多話,因為他用行動證明一切。而其實,這是他在NBA的第十個年頭,他年紀沒有很老,但身軀很老,滿身傷。無論如何,放下身段,轉換角色,對他來說是個大改變。

另一些重要改變,按我觀察和推測,是習慣,包括所有打籃球的慣性動作,例如接球、出手、運球、突破、起跳、落地,還有無球在手時的走動的思維和位置感的調整。這是很難很難的,但我看到他的成果:例如近年好流行的Harden式近乎走步的運球法、Rondo式的籃底假動作轉身勾手上籃,都有練成,派得上用場;戒掉強行切入,多嘗試中距離,都實踐了。更重要的是,跳起落地的卸力和保護做足了,似乎沒那麼容易再傷。

別忘了,MVP只是七八年前的事,2000萬年薪只是兩三年前的事。現在他是後備球員,拿老將底薪。有件小事,可能更簡潔地說明現況:Adidas替他出的個人鞋款來到第九代,是bounce底非boost底,鞋評人說是cheap了。

背負著一切,迎來今個球季開始。

開季前木狼隊有已很多花生,Butler大哥(即Rose以前的小弟)狠批球隊的後生仔沒鬥心,盛傳他要離隊(利申:鬧得好,但不要走好嗎),事情到今天仍未有很明朗的發展。這位大哥今天說受傷,不出場,然後另一個正選也受傷,不出場,而他的位置就是Rose打的位置,於是Rose終於可以打正選了(季前熱身賽有打過一次,表現合格)。

然後 ——

玫瑰就給大家再次看到他盛放的模樣。

今日上陣40分鐘,是今季甚至近兩季的個人新高;射入50分,是生涯新高。一場比賽48分鐘,一隊波會射入百幾分左右。

碰巧今天的對手爵士是去年放棄他的球隊(之一),不是重點。重點是,這50分沒甚麼水分,意思是,對方防守也很猛,數字說,他運球653下(昨天Klay Thompson入52分,其中有14球三分,運球62下),我的解讀是,Rose持球時間頗長,有點獨食(但也有5助攻),進攻機會是自行製造,埋身肉搏。鎮守爵士內線的是Rudy Gobert,Defensive Player of the Year,即是很難在他頭上得分吧,但持球突破,就會對上他了。又簡化一下說法,即是Rose的射球上籃都是高難度的,而他好多球都入了。

比賽是鬥到最後一刻才分勝負,最後階段決定勝負的一球上籃、兩球罰球,都是來自他,對方最後一個攻勢的三分球,被他飛到盡,封阻下來。當時,他雙眼已通紅。除了《Slamdunk》的角色之外,有人會打打下比賽流眼淚的嗎?原來有的,當現實比漫畫更熱血的時候。

賽後即場訪問,他哭著說:「I worked my ass off」,向球隊、隊友、球迷道謝。返回更衣室,隊友都為他而瘋狂,我stalk了他每位隊友的ig(我也瘋狂了),每位都為他出post和story,縱使他沒有玩ig。

「I love Derrick Rose」,法國足球隊前鋒基士文(Antoine Griezmann)在贏得去屆世界盃後,亂入了隊友普巴的訪問,然後拋下了這句,連同一個飛吻,送給他的偶像。今天,讓我跟好多其他球迷一同送上這一句。

我覺得,任何報道都無法總結他的所作所為是如何警世,以上如是。要閱讀的,是Rose的職業生涯,以至人生。至高和至低之間的那個差距,是由很多痛楚、很多忍耐、很多質疑、很多很多的信念填充的。Nothing but respect。

人生好難,work your ass off。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