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人生導師鑄「鐵血車神」 黃蘊瑤:感激母親與沈金康

2015/4/20 — 18:09

鐵會生鏽,但唯獨鐵血精神不滅。今年3月底,「鐵血女車神」黃蘊瑤(Jamie)高峰引退,退役信中明言「在感覺最好的時候離開」,不帶任何遺憾。回憶12年單車運動員生涯,Jamie將兩個最重要的人經常掛在口邊,因為沒有媽媽,香港就少了一位潛質運動員;沒有沈金康教練,黃蘊瑤這名字,也未必跟「鐵血女車神」掛在一起。

「記得小學時,我因為喜歡打排球,令中文成績差,老師要我退隊把中文成績趕上,她竟走去跟老師理論。」

運動員退役後,當然是向前看吧,不過人總懷念過去,回頭一看,2年賽艇運動員、12年單車運動員生涯,教曉黃蘊瑤的事,都是離不開這兩位人生老師。黃蘊瑤出身於單親家庭,一個女孩騎著單車踏遍天下,Jamie動力的背後,還是媽媽在她加入單車隊前,向沈金康教練拋下那「氣勢」的一句。

廣告

Jamie起初先接觸賽艇,後被發挖加入單車隊。

Jamie起初先接觸賽艇,後被發挖加入單車隊。

廣告

「我女兒將來一定會成為世界冠軍。」由Jamie決定由賽艇轉作全職單車代表時,沈教練與黃媽媽會面,問她為什麼要讓女兒轉作全職代表。「當時入隊前他們二人開了一次會,我也不知道媽媽為什麼會這樣說,我只知道,我做什麼,她都會支持我。記得小學時,我因為喜歡打排球,令中文成績差,老師要我退隊把中文成績趕上,媽媽知道我很喜歡排球,她竟走去跟老師理論。」相比現今家長著重成績表分數,黃媽媽追求的,就是女兒的快樂。

小Jamie與黃媽媽

小Jamie與黃媽媽

2010廣州亞運比賽中途炒車,被單車輾過後,Jamie在肋骨骨裂及爆肺下仍堅持爬起身比賽並奪得銀牌,成港人心中的「鐵血女車神」。當年Jamie抵住「炒車後遺症」的陰影,又捱過每年初春,花粉敏感症令她呼吸困難的危險,走到今天宣佈「掛車」,黃媽媽從來都對她所有決定投信任一票:「去年花粉敏感症發作,更一度停踩單車近一個月,每當我想放棄單車時,就會想起媽媽鼓勵我,每日從電話聽筒傳來的噓寒問暖,知道隊友在港,也會著他們為我帶來湯水。」

對著「廿四孝」媽媽,Jamie也一直心有疚歉,但她將疚歉都化作能量:「就時因為她願意無條件的相信我,每次在單車上感累了,都想起她在支持我,好像不僅是為了自己踩車,也為了不讓別人失望。」她直言昔日長時間在內地訓練,與黃媽媽相隔異地,「連她在家中病了都無人照顧,真的感到內疚,但惟有現在多抽空陪她,跟她去更多地方,報償昔日的時光。」

愛吵架的恩師—沈金康教練

由媽媽一句話讓Jamie展開了單車之路,經歷過高低起跌,回望12年單車生涯,Jamie舉起手肘笑笑說:「12年,就換來這些疤痕囉!」還有,人稱「魔鬼教練」的沈金康多年來為她裝下的「人生秘笈」:「媽媽是培育我的人,沈教練就是培訓我的恩師,他教曉我什麼事都可以先作嘗試。」

因奧運項目形勢轉變,由公路轉場地單車記分賽,再由記分轉返鬥公路,要由強項跳出來,Jamie直言沒信心,但成功轉型及一塊塊掛在脖子上的獎牌,就證明了一切:「轉型後,我都沒有信心取得好成績,說到尾運動員的成績是驅使他們堅持的一大原因,但最後得出來的成績,也證明這些他鼓勵我作出改變的決定是正確的。」

沈教練之所以被稱作「麼鬼教練」,除訓練計劃刻苦外,生活細節亦節節細心;隊內流傳沈教練曾為了確保運動員有最好的狀態,賽前更會下令隊員於冬天時少說話,避免冷空氣進咽喉引起炎症。面對「嚴父」,單車隊內年青運動員亦會不時因大小事與教練理論,黃蘊瑤是其中一人:「我覺得大家意見不合時,吵起來是正常,特別大賽前教練及運動員都緊張,做得運動員一定要有火,爭論是我和教練的相處方法之一,鬧完大家才會昇華,都是為件事好。」

Jamie亦記得在她每次想放棄時都會浮現沈教練向她說過的一句說話:「他說你贏別人從來都不靠天份,是靠精神及意志。」廣州亞運炒車一役,筆者在現場看著沈教練在觀眾席上呼喝賽道上抱著肋骨呼救的Jamie:「黃蘊瑤,你給我起來!立即起來!」五年來,震撼場面還在筆者腦海回帶。「他就是知道我的性格,其實當時我聽不到他在叫,我只知道很痛,然後助教扶起我騎回單車,我就忍痛繼續去比賽,回港後才知道這樣大迴響。」意外翌日,香港所有報章都將「鐵血女車神黃蘊瑤 斷骨爆肺奪亞運銀牌」作A1頭條報導。

沈教練對每個運動員都很上心,黃蘊瑤形容他既可以是科研人員也可以是心理醫生,「只要能夠幫助我們訓練或比賽,生活上很多細節他也會替我們處處細想。記得有一次他刻意買了一部高壓冰敷機協助我們在比賽之間好好恢復,他更是一位很了解我們的心理而且處理得很好的教練。」她細聲說,沒有他,就沒有我。

騎下單車,要別人認可得靠繼續努力

在慢慢脫離運動員的日子,黃蘊瑤已作出了一系列的打算,包括在8月重投校園修讀與體育有關的高級文憑及考取急救牌照,為未來仍然在體育圈發展一番事業鋪路。對於會否再披戰袍,Jamie表示仍時有接觸單車,但未有打算參加業餘賽:「我的想法是既然下定了決心抽身,就不會三心兩意,我想以另一方式去享受單車,而不是競賽形式。想要的獎項、成績已追求過,為何不換一個思維去接觸單車呢?」她明白一個運動員放下身份之後,要面對現實環境,運動員既不是專業人士亦沒有社會經驗,沒有牌照或文憑,要別人認可得靠自己的努力。

努力回歸香港生活之時, Jamie坦言仍有許多未適應的地方,例如香港單車隊長年在昆明受訓,以前既缺乏陪伴家人的時間,連學英文丶認路等看似普通的事,全部亦要推倒重來。但騎下單車,學懂放慢腳步,黃蘊瑤除了希望追回昔日光陰,陪伴媽媽外,亦是時候趁著年輕,換上另一個身份迎接新生活,因為她還記著他叮囑過的一句話—「不去試,你永遠不知道。」

後記:

訪問期間,筆者對黃蘊瑤媽媽為了愛女所做的「氣勢」決定感驚訝,就隱瞞受訪者致電給黃媽媽作了簡短訪問。問到由細到大對Jamie的信任從何而來,黃媽媽繼續「氣勢」地說:「感覺嚟0架,我知道我個女一係唔做,一做就會做到最好。」黃媽媽憶述在Jamie小時幫她從溜冰、游水、鋼琴中選擇課外活動,「直到中學,有天她告訴我,學校欣賞她在賽艇有成績,我就告訴她,『那你什麼都不用理,就專心去訓練吧!』因為我知道讀書老了都可讀,但若她錯過了她喜歡的事,她一定好遺憾,我也不要她負擔什麼,何況運動都是健康及理想的事。」

眨眨眼,由當日Jamie轉任全職單車運動員至今,兩母女長時間分隔異地12年,黃媽媽聽到筆者問起「我女兒將來一定會成為世界冠軍」的言論就笑了起來:「哈哈,當時我真的這樣跟沈教練說,因為當時Jamie在2003年踩車一陣後,就拿了亞青獎牌,是香港第一位女車手奪得這獎,我就跟教練這樣說,教練聽完都在笑囉。」

但要回憶這12年,黃媽媽說每逢大賽前,都會很擔心女兒安全:「每次比賽前我都同個天講,比佢可以平平安安返終點。記得廣州亞運佢出事時,朋友在聽收音機後跟我說,我當時又找不到她,只知道她炒得很嚴重,最後找到人傳話知道她沒事,幾個鐘後她打來報平安,但心還是不舒服。」

談及母女感情何以好得像朋友,「我們真的建立在朋友感情上,我們咩都講,我有事時會跟她講,佢就安慰我,佢有任何事也會告訴我。我了解呢個女,佢做事永遠有分寸。」黃媽媽指信任及支持是她與愛女的相處之道,也是黃媽媽的父母當年管教自己的方法:「當然知道是正確的事,我都會去支持她。12年,我覺得她都無悔了,她比更多年青人放眼世界很多,人生也很豐裕,希望她將來到社會做事,也如以往一樣,一邊學習,一邊努力就好了。」

文:徐飛、曾旻朗
圖:徐飛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