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等我來」— 寫法比加斯

2019/1/23 — 16:08

圖片來源:法比加斯 Facebook

圖片來源:法比加斯 Facebook

【文:阿倫史密夫】

不知是巧合或是什麼原因,在手機看到法比加斯再次告別英倫的時候,耳畔聽著的正是《今天等我來》這首歌(中佬聽舊歌,合情合理)。細味歌詞,當中意境和法比加斯竟有幾番相似,為他寫文章的念頭亦因此燃起。寫文的時候也一直在聽這首歌,大概想和這位遊子的心情靠近一點吧。

✽ ✽ ✽

廣告

無數喜愛足球的小男孩都有以下的夢想:加入自小擁戴的球會,為球隊追逐榮耀,成為球會下一個傳奇……童年的法比加斯也不例外。他的童年,就是在做著加入家鄉球會巴塞隆拿的夢。由 10 歲開始加入巴塞青訓中心「拉馬西亞」,他也一步一步的邁向這條路。到 16 歲時,司職防守中場的他已是青年軍重要的一員,和同期的美斯比基一起備受注目,三人早被球會上下寄予厚望,跟隨拉馬西亞眾多前輩的足跡提升至一隊是理所當然的事,接過兒時偶像哥迪奧拿傳奇的 4 號球衣也只是遲早問題。

然而,法比加斯並不希罕這樣的一條路。或許,法比加斯滿身的傲骨,不甘被編配到側重防守的角色,也相信自己可以為球隊做得更多;或許,他對自己有著絕對的信心,急不及待要向世人展示他的能力及本色;又或許,他在拉馬西亞見盡幾多前輩春風得意的故事,然而那些也只是別人的故事。年少氣傲的法比加斯不甘願只當芸芸中的一個,堅決要寫下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故事,縱然過程真的不易,都想要一試。最後,法比加斯毅然放棄了早已鋪好的康莊大道,離開了自己熟悉的家鄉,由和煦的陽光轉戰英倫,加盟阿仙奴。這樣子的遠走他方另覓途徑在今天並非罕見,但在當年卻是前無來者。我想,究竟要多大的決心及傲骨,一個十六歲的小伙子方會放棄原本已經幾可通往成功的道路,孤單成行遠赴他鄉,無懼沿途風霜冰冷,那怕北風吹得多猛,去迎接旅途上一個一個的問號,誓要去闖出一番璀璨?

廣告

或許就是這份決心,剛來到一個新的地方只有一個月,法比加斯便為自己的傳奇故事揭開序幕。場合是聯賽盃第三圈對洛特咸的賽事,他首次為阿仙奴披甲,便以 16 歲 177 日之齡刷新球會最年幼球員上陣的紀錄。第四圈對狼隊的比賽法比加斯射入一球協助球隊以 5 比 1 大勝對手,入球固然打破了球會最年幼球員入球的紀錄,他展現的球技、勇氣、控制球賽的能力及成熟程度更叫人驚歎。當時球評家 Jon Brodkin 為法比加斯表現的總結最可圈可點:「這是一場大人對小孩的比賽,而大人被徹底擊潰了。」英格蘭球壇見証了一顆新星的誕生。有點美中不足的是,當年阿仙奴中場中的實力實在是太出眾,韋拉、基拔圖施華及伊度的組合固若金湯,加上球隊要追逐英超史上獨一無二整季不敗的紀錄,法比加斯整季未有在聯賽上陣,無緣成為這支史上僅有的不敗雄師的一員。

2004-05 球季,阿仙奴的中場骨幹韋拉、基拔圖施華及伊度先後受傷需要休養,造就法比加斯不少落場的機會,他亦把握機會奠定自己在球隊的地位,逐漸成為球隊的必然正選。季尾更協助球隊在足總盃決賽激戰 120 分鐘後戰勝死敵曼聯,親手摘下了他在阿仙奴的第一個重要錦標(當時大概沒有人會料到,這也是他在球隊的最後一個錦標吧)。該季也發生了一段小插曲。在 10 月作客奧脫福一役,場上自是沙塵滾滾,場下仍是寸土必爭。完場後在返回更衣室的通道,兩方球員發生衝突,混亂中一塊不知從何而來的薄餅擊中了曼聯領隊費格遜的面頰,再慢慢地滑落他黑色的西裝。向來備受尊重的費格遜變得顏面無存。當初各人對誰是膽敢捋虎鬚的人三緘其口;近年待煙消雲散才慢慢水落石出,法比加斯也直認不諱他就是那個擲薄餅的人。這也難怪,無懼權威敢於向太歲動土的,不是年少輕狂,無視天高地厚的法比加斯還有誰呢?

2005-06 球季,隨著隊長韋拉轉會祖雲達斯,法比加斯名正言順的進駐球隊中場樞紐的位置,負起連繋球隊助攻助守的責任。起初質疑聲音不絕,畢竟韋拉身高腳長快狠準勁毫不惜身的打法,這名個子單薄的西班牙人又是否替補得來?當然,很快這些質疑的聲音都變成支持的掌聲,他以良好的位置感、優良的閱讀球賽能力,毫無懼色的搶截彌補了身形的不足,而且在傳球技巧、球場視野、創造力及把握能力均比韋拉更為優勝,令雲加及阿仙奴不再懷念這位鐵血隊長。雲加亦知道,法比加斯是有能力帶領球隊走得更遠的一位,順理成章地,球隊以他作為重建的重心,球隊也慢慢由過往的大開大合硬朗迅速,變成細膩靈巧短傳入滲為主的風格,陣式也慢慢由 442 轉為貼近歐陸的 451 或 433;而他亦以表現回報球會對他的信任,逐漸成為球壇最炙手可熱的中場球員。事實上,自 2006-07 年直至 2010-11 年球季,法比加斯累積的 60 次助攻及 466 次致命傳送在歐洲五大聯賽內是無人能及,每 90 分鐘製造的 3.5 次機會亦是歐洲最佳,足以證明他的能力。可惜的是,在他逐漸掘起的幾年間,阿仙奴正值換血之際,柏金亨利等良將一個一個退下,在他前面接應的是當年傷多過踢的雲佩斯、未能走出斷腳陰霾的艾度阿度達斯華、仍在學習踢球的禾確特與及………well,賓特拿等人。加上當年球會為興建新球場動用了大量資金,嚴重影響了球員的收購,若非這樣,法比加斯及阿仙奴的成就肯定遠不止此。

2008 年 11 月,法比加斯更以 21 歲之齡接過阿仙奴的隊長臂章,成為球會史上最年幼的隊長,帶領一班同樣年輕的初生之犢上陣殺敵,也令雲加義無反顧的將球隊幼齒化。可惜,或許這位志氣比天高的年輕人令到足球之神也要顧忌三分,所以不住的給他不大不小的玩笑。接過隊長臂章後的一個月,他便因膝傷需要休養 4 個月;第二年到他無病無痛,整季交出 19 入球 20 助攻的亮麗成績,奈何隊友雲佩斯及艾朗藍斯卻又長期養傷,球隊整體實力受損,賽季完結再次未竟全功。同一時間,法比加斯在國家隊同樣表現出眾,協助西班牙贏得世界盃,而且和一眾巴塞的舊隊友合作得如魚得水,天衣無縫。早已令到家鄉驚歎的他便成為傳媒追捧的對象,回巢的遊說及傳聞無日無之。被西班牙隊友巴塞球衣加身的玩笑反映了彼此的融洽,可以在偶像哥迪奧拿的麾下作賽的念頭何其誘人。夏天轉會窗巴塞真的出價了,得到的卻是法比加斯斷然的拒絕。他承諾把未來連繫在北倫敦,並保證會奉獻出自己的所有。他亦以表現兌現了承諾,球隊在季初開始就打出了鬥志,在聯賽榜上一直和曼市雙雄叮噹馬頭爭持不下,直到 2 月為止仍在歐聯、英超、足總盃和聯賽盃 4 條戰線上征戰。

2011 年 2 月,對法比加斯和阿仙奴來說是一個不甚起眼但卻影響深遠的轉捩點。如果足球之神對他們寬容一點,彼此的命運可能會大不相同。2 月初作客聖占士球場,阿仙奴上半場很早便領先 4 球,但下半場初段迪阿比報復對手巴頓的侵犯而領紅牌被逐離場,球隊及後兵敗如山倒,末段被紐卡素連入 4 球追平,爭標優勢盡失,也彷如一盤冷水直淋頭上。2 月 27 日聯賽盃決賽對伯明翰城的賽事,又再在完場前被對手絕殺,再一次和錦標刷身而過。但最令人氣餒的,還是歐聯這條戰線。好不容易才在十六強首回合主場反勝巴塞隆拿,帶著一球優勢作客魯營,只要勝出便可一雪 06 年決賽及去年被對手淘汰之耻。更重要的是讓法比加斯在巴塞舊隊友面前證明阿仙奴同樣有能力在歐聯爭霸。上半場先失一球,但球隊士氣仍未被動搖,更在下半場一開場便迫得對方布斯基斯擺烏龍追平 1:1,優勢又回到阿仙奴身上。可惜,形勢在 56 分鐘又再一次逆轉,已領一面黃牌的雲佩斯突破對方防線射球入門,但當時球証已吹停球賽示意越位在先,並視雲佩斯拖延時間而給予他第二面黃牌。無論雲佩斯怎樣解釋是球場的嘈音蓋過了哨聲,紅牌已是事實。在打少一人的情況下,阿仙奴最終以 1:3 敗陣,再一次在魯營飲恨。“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本為人之常情,更何況法比加斯原本就是他們的一份子?再一次四大皆空傷透了法比加斯的心,回歸巴塞這個決定也就自然不過了。

童話般的回歸,奈何沒有童話般的結局。沒有昂然復還,法比加斯也沒有如預期般成為歐洲最佳中場球員,縱然他在巴塞的三季共出賽了 151 場,交出 42 個入球、57 個助攻這仍算優異的成績,但球隊只曾贏過一次西甲、一次國皇盃,與及歐洲超級盃、世界冠軍球會盃及西班牙超級盃各一。心儀已久的歐聯獎盃仍然緣慳一面,以巴塞的標準來說是不合格的了。更致命的是法比加斯一直未能在球隊找到適合的位置:中場三人組沙維恩尼斯達布斯基斯征戰多年合作無間自是必然正選,前線美斯亦為當然的重心,所以法比加斯很多時候是擔任中場的替補、左翼甚或偽前鋒的位置;匠心獨運的哥迪奧拿曾嘗試改造巴塞轉踢 343 甚或 334 陣式以容納眾球星,希望釋放眾人的潛能;縱然效果不錯,但這個實驗連隨哥迪奧拿季後請辭不了了之。之後接任的維拉路華及馬天奴匆匆而過,均未能為法比加斯找到固定的位置。雖則阿仙奴及巴塞隆拿同樣以短傳入滲以主,但在阿仙奴他是傳送的中心享有絕對的自由度,在巴塞卻只是體系的一部分。須知 tiki-taka 講求的除了是即時的一腳傳球之外,更重要的是閱讀隊友的走位作出傳球,與及最關鍵的閱讀隊友傳球再走到適當位置接應。沒有這份理解及默契,只會變得為傳而傳,徒具形態。所以同樣的 tiki-taka 踢法,有些人會踢得無堅不摧,有些人踢來卻是無牙老虎。沒有固定的位置及戰術,法比加斯要適應又談何容易,更遑論和隊友建立默契。球隊戰績不似預期,未能完全融入球隊,加上曾經出走的往事,法比加斯往往成了球隊成績欠佳的代罪羔羊,不只一次在輸波後被主場球迷狂噓,叫這位原已歸來的旅客情何以堪?他也明白,家鄉也好,他鄉也好,一個會接納、肯定、欣賞自己的地方才是真正的歸宿。他也興起返回英倫的念頭。

起落數番,無奈回頭已是百年身。2014 年夏天主動向恩師雲加表達回歸意願,希望對方啟動當初轉會巴塞時的優先回購條款,可惜得到的卻是襄王無夢。究竟是雲加認為球隊要向前走不再需要舊人,還是對法比加斯的離棄仍未釋懷,甚或是對他掀起了隊長出走潮懷恨在心,這大概是師徒二人之間的秘密了。遺憾的是,雲加當時仍對奧斯爾寄以厚望,也同時向著巴塞的阿歷斯山齊士招手,計劃中容不下法比加斯,亦令他最後輾轉投向西倫敦的鄰居—車路士的懷抱。當然,阿迷如果見到今日的奧斯爾及山齊士,又會別有一番滋味了。

幾番出走,飄泊半生,法比加斯終於在車路士再奪得兩次英超冠軍,也高舉過足總盃、聯賽盃及社區盾的獎座,彌補了在阿仙奴未能做到的遺憾。驀然回首,原來已在世界球壇頂峰競逐超過十五年了。今日再次遠赴摩納哥和昔日隊友亨利故劍重逢,心境和當初已經不一樣。歷史沒有如果,只有結果。回望法比加斯的球員生涯,細顧當中的英雄事蹟,難免感到一絲的悲劇意味:當初志氣吞天下,但初來到英超戰場便遇著橫空降世的摩連奴及他的黃金戰車;之後又被逐步掘起的基斯坦奴朗拿度及朗尼攔住前路;回到巴塞不久又面對球隊不斷的人事變動,令到最終壯志難酬。但如果法比加斯當年沒有離開過拉馬西亞,又或是一直留在巴塞直至沙維及恩尼斯達雙雙告退,結果又會是怎樣?在法比加斯的腦海,可會偶爾的閃過這些問題?當然沒有人,包括他自己可以給予答案。但無論如何,這位球壇遊子,昔日無懼種種障礙,昂然往返天涯,已為自己的人生寫出好題材,也令這十多年間的足球世界變得精彩。

 

作者自我簡介:熱愛足球,也熱愛思考。近年嘗試將兩者二合為一,用新角度觀賞足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