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伍家朗:留住紅館最美好感覺,走下去

2015/12/14 — 13:08

紅館除了是歌手的舞台,上月那一夜,也成了香港羽毛球代表伍家朗的成名地。伍家朗在香港公開羽毛球超級賽中成了「林丹殺手」,也刷新了香港男單球手的歷史佳績,熱情過後,回歸現實,這位年僅21歲的小將只盼留著那夢幻之旅的感覺,吸一口氣,再努力為奧運夢前進。

香港公開羽毛球超級賽落幕後,事隔近一個月,伍家朗由那週的夢幻感回到了每日如是的刻苦訓練場上,面對全港球迷給他的榮譽,一向彬彬有禮的家朗還是如舊謙虛。「現在間中還是會想起那星期發生的事,畢竟是自己職業生涯以來的最高峰,加上在紅館內每場比賽都很多觀眾為我吶喊,又有很多傳媒報導…但我知道是時候放下,我還是一名小將,要繼續用學習的心態為將來賽事努力。」

現在間中還是會想起那星期發生的事

廣告

高峰的五年前,伍家朗早已在轉全職運動員前,夥拍隊友李晉熙奪得世青男雙冠軍,當年他被喻為「男版黑妹」,被視作如師姐葉姵延一樣有潛力,事實是對比師兄師姐,伍家朗在場上的冷靜,靜得驚人:「我一向都是比較靜的人,教練通常說我不夠殺氣,但我就是那種情緒不會大起大跌的人,這一點在場上有優有劣,但我就是喜歡當個沉實型球手,好像比激動來得更有型。」家朗笑笑口說一切性格都是巨蟹座作祟,但他就是有其偶像鮑春來的個性,連外型也相近。「我喜歡鮑春來的打法,沉實之餘,他以往也是『千年老二』,我小時候有段時間也經常屈居第二,所以希點同感及留意他多一點。」

廣告

香港賽成名前,伍家朗於德國羽毛球格蘭披治黃金大獎賽首次奪得職業賽冠軍,及後赴戰澳門公開賽,以16強完成賽事。外界或擔心小將早早成名會令他自傲,但家朗卻淡看這些外號:「其實我對林丹殺手的外號沒太大感覺,因為我想將來自己在世界賽事上是有競爭力的球手,可以連勝不同強手,而不是只計算一兩次勝仗。教練也不擔心我因此自滿,因為我都看淡這一切,他們擔心的,會是我給事自己更大的壓力。」

小時我是先打乒乓球,就因為同學有得打羽毛球我無得打,那一刻就改變了我整個人。

平日練習家朗都表露了自小爸媽教導的專注,這種自我要求或是他提及的壓力:「細個家人管教很嚴,不論做任何事都要自律,我很感激這樣令我培養了自己做任何事都要專注及全力以赴。」他笑言5歲開始為羽毛球著迷,卻偏偏因為「不夠專注」改變其一生:「小時我是先打乒乓球,但有天打波時,無意看到隔離場的同學仔在打羽毛球,就因為同學有得打我無得打,我就突然嚷著要打羽毛球,那一刻就改變了我整個人。」他指對羽毛球著迷,全因羽毛球比賽除了技術外,其實也好像是一場心理戰,與對手的一種交流。現在他將小時學懂的「專注」運用在場上,每球波都希望做到完美,令其羽毛球之路更得心應手。

伍家朗目前世界排名18位,僅次師兄胡贇及魏楠,令原先希望競逐2020年東京奧運會參賽資格的夢想,突然拉近了一大步:「現在只是奧運積分開始的上半年,但我希望世界排名可以於明年升至頭十,即使明年去不了奧運會也不緊要,因為2020年奧運會、26歲才是我的黃金期,那才是我終極目標。」世青後5年過去,伍家朗創了職業生涯一個小高峰,未來5年,他說要放下「紅館一役」的名譽感,記著那興奮的感覺,往世界更高排名,走上去。

文:徐飛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伍家朗操刀。

今次拍攝伍家朗的羽毛球照,主要困難在於場地沒有高位拍攝,故Brian事前準備了不同器材輔助:「伍家朗本身是一個接近六呎的球手,他跳起可以高達十呎高,在拍攝場地沒有高位設定器材下,我們事前要準備很多高架將相機及燈吊到最高,在高空拍攝下來。」由於相機被吊至十多尺高,Brian選用電腦軟件接駁相機控制快門按鈕,「由於電腦按制及相機有一定的時差,故我要拍攝他最高點的一刻,就要在他起跳時按制,才可影到最高一幕,這很依靠攝影師的感覺及對動作的掌握。」

拍攝時亦有不少臨場問題,包括跳起時球衣飛起的問題、以及因沒有高位拍攝,要用人手拋波至伍家朗頭上,模擬羽毛球墜下時家朗看著球的一刻。「這些問題拍攝前我都沒有預計到,但我們在臨場就用小方法解決,包括要伍家朗每次跳起時都束好衫邊,而且人手拋波也辛苦了伍家朗,因我要求他不能眨眼,即使球向著他眼晴墜下,也要到拍攝完最後一刻才避波,這一點就辛苦了伍家朗。」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