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上龍山

2015/3/15 — 10:36

近年參加過的越野賽事之中,印象較深刻是12月舉行的TNF100(The North Face)。去年報名後,一直掉以輕心,沒試路,以為這項比賽在毅行者後一個月,同是100K,不需特別練習。我知道這項比賽難度甚高,之前一年,比賽時天氣又凍又落雨,參賽者完成率不足五成。明知難,仍是懶,覺得自己可應付100K,我和TC一齊報名,大家若無其事。

TNF100的Race Director是香港越野壇老將Keith Noyes,TC跟他熟落,賽前TC跟Keith傾偈,他知道我們沒準備,跟TC打賭:我們不能完成賽事。我覺得奇怪,咁巴閉,完成也成疑問?TC感到事態不妙,再找KK問意見,KK知道我們沒特別為這項比賽試路,得出同樣結論,你哋兩個衰梗!

廣告

兩位專家意見一致,我們方知大鑊,但已沒時間補救,唯有靠臨場表現。我們細讀路程:大尾督、烏蛟騰、鹿頸、鶴藪、流水響、粉嶺、大刀屻、梧桐寨、大帽山、九龍坑山、八仙嶺。這些地方斷斷續續行過,但不熟,而且大部分是在十幾年前行山初期,以郊遊形式路過。這幾年參加的賽事,大部分在西貢和港島,新界北部變得陌生。事到如今,能做到的已不多,臨尾約定Tommy和KC在後半程會合,陪我們行三兩段。

這項比賽分開100K和50K,在起點遇到相熟朋友,他們以敬佩口氣對我們說:「嘩,你哋參加100K!」我們的策略是前段hold住,慢到自己唔信,希望留力在後段,給自己機會捱回終點。賽事初段執行不錯,沒谷自己,到達約一半路程的鶴藪水塘,狀態可以,KK最留意的「面口」也不錯。

廣告

入夜,在流水響水塘附近,見到一位工作人員,指示我們走上一條雜草叢生的山路。不是有人指示的話,多數會錯過這條不起眼的路。這個山叫龍山,多麼不起眼的名字,上了幾步,心知不妙,這是需用手抓着兩邊草叢輔助上的那種山,不算太高,但300M已足夠把我們的身和心擊倒。落山一樣困難,見到高壓電塔,以為有石屎路,但沒有,爛路一直落到底。

離開龍山,到粉嶺火車站,見到Tommy和KC,心情興奮一陣子,但體力和鬥志已不見了一大半,餘下的小半,夠我們頂上大刀屻和大帽山。之前賺落的時間,全部賠出來,我們在cut-off時間前十分鐘,到達CP7大帽山施樂園。此時大家相對無言,沒看清「面口」,但一定不會好。

以我們的狀態,3小時走到下一個CP,唯一機會是前面路程夠平坦,讓我們回氣兼復原,走了一段,已知沒可能,剪帶食宵夜。回家後,沒傷感,反而感到受刺激,覺得這條路好玩,挑戰性十足。我和TC約定,今年全年以TNF100路程為操練對象,行到爛熟為止,目標是2015年12月的比賽。

今個冬天已按計劃行了幾段,再上龍山的感覺是興奮,除了電塔,這個山甚麼都沒有。有沒有山友可告訴我們龍山的典故?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