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別摩佬

2018/12/21 — 19:06

摩連奴(圖片來源:曼聯 Twitter)

摩連奴(圖片來源:曼聯 Twitter)

曾經聽過一個蠍子和青蛙的寓言:蠍子懇求青蛙載牠過河,青蛙不肯,怕了蠍子致命的毒蟄。蠍子作出保證,因為如果在途中蟄傷青蛙牠也會自身難保。青蛙想了想便答應幫忙。游到河的中央,青蛙忽然背項一痛,原來已給蠍子蟄了一下。青蛙仍在錯愕,臨死前拼盡問:「你不是也自身難保嗎?」「我也不想這樣的,」蠍子說,「但和其他動物走得太近,我便會忍不住毒針。」

「這是我的天性。」蠍子沉入水底前說……

摩連奴就是那隻蠍子。任誰也知執教曼聯不會是件容易的事,承擔住豐厚的歷史,背負著全球最大 fan base 的期望……但執教曼聯也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只要堅持球隊一直以來的宗旨:進取足球的風格、敢起用新人的傳統、著重團隊的文化與及永不放棄的精神,我想不少曼迷已經收貨。而且經歷過「莫椰絲之亂」同 V92 的非人化機械式足球,球迷早已大幅調低期望,面對如日中天的對手,敢說一句大部分的曼迷也不會癡想 V 型反彈。V92 最後一季剛贏了足總盃仍被炒,已經是一個很大的提示球隊期望的是什麼。所以摩連奴其實有足夠的時間及機會建設球隊,一步一步的改革球隊,只要跟隨球隊一直以來的宗旨……

廣告

但摩連奴始終是摩連奴。或許由此至終他都不是一個十分有料的領隊,冇料得只剩下錦標,也只有一套板斧走天涯;或許由此至終他重視的都不是錦標,他重視的是輸贏,而且是每一場戰役,每一個環節,每一個細節,每分每刻每一個對手都要贏 — 而且一定要用他的方法勝出方肯罷休。他自號 Special One,不會在意其他的宗旨,他只在意自己的宗旨,自己獨特的一套戰略,一套手段,一套理念,並為此不惜負上任何代價。在他的地方他就是主宰,別人要順從他的一套,無論對方是球隊的重心、球隊的未來、管理層,甚或班主。選用球員的準則是對方能夠融入他的體系,那管你是袓高爾、馬達(車仔時期)、夏薩特、馬斯亞或普巴;別人質疑他的一套,他便堅持到底,去證明錯的是你。別人說他消極足球他便消極到底;別人笑他泊大巴他便泊到底;別人怪他用人唯親他就任用下去;別人罵他撕裂球隊他便繼續撕裂……贏了自然意氣風發,睥睨眾生;到最後戰績不如意,錯的也一定不是他,是球員沒有執行他的指示沒有打好他的戰術,是管理層及班主沒有按他旨意建立球隊,是球迷沒有盡力打氣,是足總逼迫是傳媒抹黑……好勝得義無反顧,就算風平浪靜時也不惜自製矛盾。當這些「贏」累積到了一個點,錦標就是副產品。但在累積「贏」的同時也在種下業報,不多不少,大概兩三年,就是這些業報的臨界點。

再一次不敵三年魔咒,大概是累積的業報又再一次超過了臨界點。敗走晏菲路一役,多得對方門將卡艾利臣送了連加特一份生日禮物,稍稍掩飾了彼此的懸殊。但 36 比 6 這數字不會說謊,叫曼聯最死忠最口硬最善辯駁的球迷也為之語塞,也叫人不能不承認現時兩隊屬於兩個層次。賽前摩連奴狂串這隊利物浦未攞過任何錦標,但其實曼聯在他任教之下已經離錦標越來越遠。賽後一如以往只懂批評自己球員,說陣容不及對手。這點我絕不認同,不相信彼此真的有太大的分野。或許個別球員在質素上有分別,但打死我也不信靴里拉會比不上雲拿當,拜耶會差過馬廸普路夫蘭,或是費明奴會優於馬斯亞或福仔太多,普巴及山齊士的級數也是不用懷疑……但就算差過又如何?布朗奧沙吉遜里察遜查域克沒有一個是頂級球員,但任何一個捧起英超獎盃的次數都多過謝拉特,這說明了什麼?

廣告

完賽時高普振臂高呼的神色也叫人感慨。他和摩連奴就像是平行時空下的 anti-self,摩連奴沒有的特質都可在高普身上找到:進取、積極、樂觀、親和、激昂、上下一心……各自帶領下一邊逐步振興,一邊慢慢瓦解,由高普送摩連奴最後一程,也彷佛是上天的安排。

歐聯抽籤遇上了 PSG 成了壓碎駝背的最後一根稻草。如果抽到波圖,還可能因他對葡萄牙足球的認識及名聲而增加勝算,但對 PSG 便大可死心了。因為無論繼續由摩連奴領軍抑或由其他人(今天落實了是蘇斯克查)教,歐聯這條戰線都不抱希望了,前四只有些微機會但未至前六不保,轉會窗也快重開,所以也算是炒摩連奴的適當時機,起碼停止了撕裂球隊,制止了他清肅異己,也希望壓住了陣中球星在出走的機會。當然,大改革是不可能的了,大牌球星也不會在如此情況下加盟,最多是小修小補(例如增多一個有經驗的中堅,買多個有搶截能力的防中等)但摩帥的離去意味著普巴會起碼留多半季,他亦有半季時間擔任球隊進攻的絕對重心,表現他真正的能力;同時也可名正言順的重用華舒福馬斯亞,甚或提攜青訓的 Chong、Gomes 及 Greenwood,讓曼迷憧憬一下。從這點看,在隊中有威望,熟悉青訓體系,了解傳統精神的蘇斯克查也可算是合適的人選了,他大概也清楚自己的定位,希望可以在剩下的半季稍稍撥亂返正,再等待下一任領隊重建球隊吧。

由享負盛名變成過街老鼠,由年少輕狂變成老態龍鍾,由吹噓當下成就變成只能懷緬昔日光輝;隨着今次被炒,意味着他在頂級球會執教的光輝日子可能已經一去不返,曾經叱吒風雲的 Special One 又再一次殞落,一切一切只能嘆句天性使然,宿命難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