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再跑步

2016/9/24 — 10:00

flickr圖片:Patrik Nygren

flickr圖片:Patrik Nygren

再跑步的意思是停了一段長時間,再穿起跑鞋,的起心肝重拾昔日樂趣。停的原因有很多,包括受傷、工作忙、剛做父母等,或者是沒原因,就是停了不跑。最近在雜誌看到一位48歲的跑者,之前停了十年,用了一個月操練,達到停跑之前的狀態,神奇之處是再跑的過程不算辛苦。

再跑步的關鍵是一樣叫「肌肉記憶」的東西,教練和老行尊吩咐跑者練習時,或會搬出這名詞,肌肉是有記憶的,操練尤如存款入銀行,存款在銀行內不會消失,永遠存在,日後可提出來使用。肌肉記憶不是勉勵故事,不同科學家以不同實驗證實肌肉記憶的存在。

科學家指,我們做動作時,腦部向肌肉輸送訊息,肌肉接收訊息後向腦部示意收到,這是一個生理循環。做某一個動作,我們不假思索便知道用哪一組肌肉,以及用多少力,便是因為這輸送循環的存在。愈輸送得多,這循環愈熟練,兼且產生記憶。最近我重踏單車,應該四十年未踏過,但辛苦十分鐘之後,好像幾十年從來沒停過(聲明是郊遊式踏單車)。

廣告

科學家還指出肌肉的記憶不單可以幫助跑者重新跑步,並很快重拾昔日的水準。科學家指再跑步的跑者比剛跑步的新手更懂得跑,例如懂得不浪費能量,以有效率的跑姿配合。對於很多人來說,再跑步非想像中困難,是有科學根據。

再跑步的最大敵人,是心理。理論上,重拾一項以前玩過的活動,應該減少陌生感,容易適應,然而事實上,再跑步代表重大的心理關口。第一個難關是慣性,不論停跑的原因是什麼,事實是跑者沒跑一段時間,習慣了不跑,不跑變成常態。很有可能跑者另覓新歡,愛上打網球,又或者習慣了沒運動的日子。習慣了,就是不想改,即使泛起再跑步的念頭,慣性很快征服一切。

廣告

克服了慣性,下一個難關才是最難:跑者怕人家怎看自己。跑步只是興趣,沒必要做,但不跑之後,心裡總是有點愧疚 - 對自己、其他跑友、這項運動。再跑步的人絕少找回以前的跑友,心裡不好意思,尤如不想遇見前度,多數靜雞雞自己跑,或者找另外一班跑友。這種自製愧疚的力量可以很大,大至熄滅一度火紅的再跑心。

我的觀察是,很難以理性方法處理非理性問題,因為人不喜歡正面面對非理性問題,例如跟隨別人的路線和時間表。引誘一個人再跑步,心靈雞湯不是最佳工具,跑者心裡有自己所想。我認為最佳引誘方法是訴諸科學,再跑步比學一樣新的運動容易上手,快速從肌肉銀行提款,重拾昔日來自跑步的快感,喂,有着數喎!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