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冰島足球入圍有感

2016/6/30 — 14:43

16強戰擊敗英格蘭後,冰島球員慶祝。(冰島足協 twitter 截圖)

16強戰擊敗英格蘭後,冰島球員慶祝。(冰島足協 twitter 截圖)

【文:子瑜】

冰島小國寡民,談的不過是三十萬人口,恰好是沙田的一半,卻能組成勁旅力抗荷蘭、英格蘭、葡萄牙等足球霸權,叫人驚喜,亦引起了大家的興趣去一窺究竟。其中一個見解,指冰島政府投入資源興建了大量室內足球館,為支援足球人才的培訓打好基礎。這點又能否作為香港運動發展的借鑒?看來未必。

政府無疑是硬件建設的主要推手,但體育運動發展的關鍵從來在於軟件,即社會文化價值觀。西方社會在運動方面的普及成果一直都是以民間醞釀及起動為主導,優秀運動員的育成條件向來是以自己的興趣出發,加上社會氛圍環境的配合,以至家人的支持。主力依靠政府投入栽培的運動員只是共產國家的特色標誌。有成就者如拳擊的泰臣、籃球的米高佐敦、單車的岩士唐、網球的舒拉寶娃等,也從不是在國家的體制訓練下成長。

廣告

在香港認為體育運動是沒有經濟貢獻的,又何止梁振英一個,更有廣大的怪獸家長甚至普羅市民,這才是問題的死穴。猶記得政府提出在啟德興建大型體育設施的建議,民間的關注點便在於這類場館對推動香港運動發展的效益能有多少,因為大家都明白在推廣一個地區的軟實力如體育和文化發展,軟件起的作用往往大於硬件。

其實同樣的情況,在文化藝術方面亦不鮮見。以建築設計為例,有了政府不賴的資源投放,香港幾間大學的建築設計學院在世界排名尚算不錯,從業者的實踐機會也不少,但真正能夠產出享譽國際的建築設計大師卻寥寥可數。不少的地標建築的設計如國金中心、機場大樓、理大創新樓等都要假借外援,歸根究底是香港的社會文化土壤是不鼓勵創新冒險,一切在既定的遊戲規則下謀求最大的經濟效益,發展商如是,一般民眾亦如是。在這種環境氣氛下,不論有多少的硬件投放,具關鍵作用的軟件仍是遙不可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