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別跟山過不去

2016/9/10 — 8:20

Geraldine Largay

Geraldine Largay

《紐約時報》這篇報導,看到心痛。2013年,66歲退休護士拉姬(Geraldine Largay)相約一名女朋友行阿柏拉契步道(Appalachian Trail)。阿柏拉契步道從美國東岸至中部,橫越14個州,全長3500公里,是美國最出名的長途行山徑,每年吸引二百萬名行山客。拉姬丈夫負責支援,在約定的地方為她們補給物資。行了一個多月後,拉姬的朋友因突發事回家,拉姬選擇一個人繼續行。這決定或者出於一種任性,因為拉姫方向感不強,怕一個人自處,並患有焦慮症,須定時食藥。

拉姬在緬因州迷路,丈夫在約定地點等不到她,立即報警,拯救隊伍進行大規模搜索,她的失踪成為全國新聞。各種線索四方八面湧至,所謂目擊者提供混亂資訊,有人指她受傷,有人指她跌落河,有人指她被殺,搜索持績近兩個月才終止,始終找不到拉姬。她的家人作最壞打算,但不明白為何找不到屍首。

拉姬的屍首兩年後被一間划木公司發現,並找到她的日記,重組她死前發生的事。發現她的地點,距離步道不足2公里,可見阿柏拉契步道之荒蕪,搜索隊伍可能差一點點便找到她,竟然擦身而過。從拉姬日記看到死前日子的絕望,到最後接受與死神的約會。《紐約時報》記者看過拉姬的日記,以「strikingly graceful acceptance」來形容。日記最後一段:「當你們找到我的時候,請找我的丈夫佐治和女兒嘉莉,讓他們知道我死了,以及在哪裏找到我,這將會是最大的恩賜,不管是幾多年之後。」

廣告

拉姬的死因是餓死,從日記推測,她迷路了約兩個月。迷路這麼長時間,過程中見不到任何人,四處都是差不多模樣的森林,可想像拉姬的無助。再者,她患焦慮症,這段迷路時間一定很難受。

你試過迷路嗎?我試過,在香港。幾個月前參加一項越野長跑賽,賽道包括從未行過,位於清水灣的鷓鴣山。上山跟香港其他山差不多,落山卻是另一回事,基本上是一個大樹林,沒有明顯山徑,靠前人綁的顏色絲帶,不過絲帶時有時無。落山加上地面濕滑,對於我來說是大挑戰,知道會落得很慢,我叫TC先落,在山腳等我。中途我迷路了,那種感覺很難以筆墨形容,帶一種超現實的感覺,忽然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從哪裡來,應走向哪裡,四周圍環境好似是一樣,而且鴉雀無聲,只得自己。試過停下來,因為知道TC不見我,一定會回頭找我,他會大聲叫,我會聽到方向。但停了一陣也聽不到聲音,拖著超慢的腳步下山,因為我知道要靠自己,這時候受傷的話,真係好大鑊。胡裡胡塗行了一陣,終於聽到車聲。由發現迷路到聽到車聲,歷時可能只有十分鐘,那種無助的感覺,很難以筆墨形容。TC上落兩次找我,打電話向KK求救,差少少報警。

廣告

家中有很多關於阿柏拉契步道的書,是我很想去的行山徑,原因當然是跟Bill Bryson寫的《A Walk in the Woods》有關,最近這本書拍成電影,羅拔烈福和Nick Nolte主演,台灣的譯名真好:《別跟山過不去》。

 

http://trailwalkerasphilosophy.blogspot.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