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前最佳新馬「隨心隨意」

2016/7/21 — 17:47

「隨心隨意」

「隨心隨意」

如閣下有看過筆者以往的賽馬分析文章,應不難發現筆者對韋達過往近廿年匪夷所思的策騎事例如數家珍。筆者接下來要介紹的那匹馬,牠的主要鞍上人同樣是韋達。不過,筆者既不是打算藉這匹賽駒的表現一面倒地苛責他,亦不是轉軚為他辯護,因那匹賽駒在以往的絕大部分賽事中,要不是輕鬆贏馬,便是完全沒有展開最後階段的衝刺,所以不能把牠大部分落敗的責任放在騎師身上。牠便是隸屬葉楚航馬房的「隨心隨意」。

「隨心隨意」迄今在香港取得7場頭馬,當中有6場是韋達策騎取得的。事實上,一匹馬能在香港取得7場頭馬殊不容易。晉身為長途馬王的「將男」與「隨心隨意」一樣,在港服役了4季,但前者的頭馬數字只較後者的多1場。曾奪國際一級賽阿喬斯短途錦標的「崇山寶」在港服役5季,其頭馬數字只與「隨心隨意」的相同。所以,當年隸屬簡炳墀馬房的「神鑽金剛」的評分雖從未超過90分,但牠在港服役7季合共取得12場頭馬(出賽106次),至今仍令人嘖嘖稱奇。

「隨心隨意」在2012/13年度馬季開始在港服役,牠在該季共出賽6場,主轡騎師全是韋達,當中取得5冠1亞,代表作為在2013年7月7日以一又二分之一個馬位勝出香港馬主協會三十五週年紀念錦標,其蹄下敗將包括在該季曾取得5連捷的「太陽好好」、曾在數場級際賽角逐的「君子一言」及後來評分曾達118分的香港三級賽頭馬「風花雪月」(「風花雪月」也是Sharmardal的子嗣,其在港共取得7場頭馬,與現時「隨心隨意」的頭馬數目相同)。

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牠在該季的第5戰中,韋達在末段以收韁的姿態撃敗貝湯美策騎的「威爾頓」二分之一個馬位。其實,「威爾頓」在港處子戰至角逐香港打吡大賽時共合出賽7次,當中只曾落敗3場,當中2場的頭馬分別為「步步友」和「將男」,而牠落敗給「隨心隨意」的那一仗,是牠在港的處子戰。事實上,「步步友」和「將男」後來均能成為馬王級佳駟,另外敗給「將男」但戰勝「威爾頓」的「連利多」和「威利加數」後來均是過百分的賽駒,「威利加數」更曾在香港瓶僅敗給「富林特郡」跑入亞軍,由此可見,即使當時的「威爾頓」尚未處於全盛期,但能夠撃敗牠的也非等閒之輩。

其實,在「隨心隨意」未出賽前,已有分析指牠的血統特點令牠有力角逐更高班的賽事。在「隨心隨意」處子戰的三天前(2012年11月29日),香港賽馬會便更新了對該駒的血統簡評如下:

廣告

「『隨心隨意』父系THORN PARK,本身於千五米或以下九捷,包括一場澳洲一級賽。THORN PARK退役配種數載,已有五駒勝出一級賽,此系今年更是大豐收,先有NORZITA勝出Flight Stakes,再有『海洋公園』OCEAN PARK今年四奪一級賽,包括木下錦標(Underwood Stakes)、考菲爾德錦標(Caulfield Stakes)以及覺士盾(Cox Plate),而此駒最近亦有消息,準備報跑下季英國的皇家雅士谷賽期。

『隨心隨意』外形受母系影響較大;母父『十字角』(CAPE CROSS)的直屬嫡系,正育出過『占卜』(OUIJA BOARD),『海都之星』(SEA THE STAR)以至本港的『步步穩』(ABLE ONE)等一系列中長途佳駟,血緣長力足具參考,預期此駒成熟後可應付一哩或以上路程,估計可在三班交出頭馬,前景樂觀。」

儘管馬會預計「隨心隨意」的成長發展會較受母系的影響,但事實證明,該駒在三歲時,牠頗得父系馬Thorn Park的真傳,所取得的5冠1亞均是在1500米以下的賽事中取得的。在未出戰季內第6場賽事前,「隨心隨意」已擊敗「寶寶飛龍」、後來成為直路賽專家的「喜寶駒」、筆者曾介紹過的巨人殺手「萬事勇」及後來經常在短途級際賽事上名的「醒目波幅」,成為2012/13年度的最佳新馬。與此同時,雖然「隨心隨意」的評分增幅並不是最大進步馬匹獎候選名單之冠(牠的分數加幅只有39分),但牠也同時獲得那個獎項,而落第者包括加幅達46分的「太陽好好」(100分)、加幅達44分的「小母牛」(96分)、同樣加幅達44分的另一匹Thorn Park子嗣「紅衣巨龍」(同樣是96分)、加幅達41分的「大運財」及加幅與「隨心隨意」相同的「歡樂時光」。由此可見,在評選委員會心目中,「隨心隨意」並非池中之物。而在「隨心隨意」於實戰中擊敗「太陽好好」後,筆者記得有個馬評人立即指「隨心隨意」獲最大進步馬匹獎是實至名歸的。

在當時,「隨心隨意」的前景惹人憧憬是正常不過的事。畢竟,對上兩匹能同時獲最佳新馬獎和最大進步馬匹獎的馬匹,分別是「精英大師」和香港職業賽馬史上首匹季內7捷的「盈彩繽紛」(同樣地全是由韋達策騎取得的)。連「隨心隨意」的練馬師葉楚航也在牠勝出季內第5場頭馬後表示,他的目標是帶「隨心隨意」遠征2014年的日本安田紀念賽。如果閣下知道,香港過往只曾有「靚蝦王」和「牛精福星」兩匹馬王級的賽駒能勝出安田紀念賽,閣下便會明白到,葉楚航當時對「隨心隨意」的寄望有多大。

此外,「隨心隨意」和「紅衣巨龍」這兩匹全是由韋達策騎的Thorn Park子嗣均能在港服役首季取得佳績,這一度令Thorn Park的子嗣成為在港的新興勢力,使更多有意購買馬匹的馬主留意Thorn Park在其他地區的新誕子嗣。

但是,「隨心隨意」在2012/13年度季尾仍要出賽,在很大程度上是葉楚航和告東尼在爭奪冠軍練馬師寶座鬥得難分難解所致。最後,雖然葉楚航成功登上該季的冠軍練馬師寶座,但「隨心隨意」在往後的競賽生涯便要付出一些代價。

由於「隨心隨意」在港首季拼搏連場,牠的評分急升之餘,狀態也未能迅速回復。「隨心隨意」在2013/14年度馬季的復出戰廣東讓賽盃(一班千四米讓賽)賽事中,雖被捧成2.2倍的大熱門,但牠只能跑入第四名,敗給2012年香港打吡亞軍「同個世界」1個馬位。

「隨心隨意」在該季的第二戰其士盃(一班千六米讓賽)遇上稍早前的蹄下敗將「威爾頓」。雖然牠再次被捧成大熱門,只有1.8倍,而「威爾頓」為3.2倍的次熱門,但「威爾頓」最後以一又四分之三個馬位逆轉勝負,「隨心隨意」只得季軍。在該仗中,韋達確是進退失據,策騎「隨心隨意」在三疊中企圖找遮擋,找不到遮擋後又沿三疊把該駒推進至前列位置,令該駒浪費了一些氣力。馬評人卡洛斯帶領觀眾看巡邏片段時亦恥笑韋達在少馬角逐的場合竟使自己的座騎在三疊競跑。但如要勉強為韋達辯護,便須指出該仗的步速十分慢,在三疊的負面影響相對較低,而「威爾頓」在慢步速的情況下竟交出21秒93的快速末段時間制敵,這說明了當時日漸成長的「威爾頓」與「隨心隨意」開始出現級數上的分別。如當時「隨心隨意」鞍上人的發揮一切正常,該駒可能能夠以一個較短的距離落敗,但能改寫賽果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隨心隨意」在2013年其士盃敗給「威爾頓」的片段

事實上,「隨心隨意」出戰該季的第3場賽事華商會挑戰盃(香港三級賽,1400米)和第4場香港經典一哩賽時,韋達均選擇棄騎他,分別轉騎大摩馬房的「綽力之城」和「旗幟鮮明」。其中,「綽力之城」竟能夠在韋達胯下勝出香港三級賽,結果兩個多月後由莫雷拉策騎牠遠征杜拜金莎軒錦標(國際一級賽,1200米)便凱旋而歸。而在2014年的香港經典一哩賽和香港打吡大賽中,「隨心隨意」再兩度證明自己的長線發展不及「威爾頓」般厲害,前者在打吡中更大敗給後者十二又二分之一個馬位。在跑完打吡後,「隨心隨意」在2013/14年度馬季便再無出賽,牠全季合共只曾上陣5次,更一度惹來受傷的疑雲(另一邊廂,另一匹Thorn Park子嗣「紅衣巨龍」在2013/14年度馬季8戰只能取得1季,最後因傷患纏身黯然退役,Thorn Park子嗣的旋風已暫告一段落)。

面對「隨心隨意」於2013/14年度馬季未如理想的賽績,葉楚航不免對該駒的期望有所降低。雖然葉楚航在該季完結後澄清,「隨心隨意」並沒有受傷,較少安排牠出賽是希望牠有足夠的時間回氣,藉此抵消牠在港首季征戰連場的負面影響,並寄望牠在2014/15年度馬季有好表現,但從他的言談中,已再沒有提及遠征安田的願景。由此可見,「隨心隨意」的表現並沒有預期中的進步。

儘管如此,「隨心隨意」在2014/15年度馬季復出戰前的備戰功夫,幾乎由韋達一手包辦。如果閣下明白到韋達是個惰性頗強的騎師,閣下便會明白到他對該駒的重視程度有多高。可是,儘管「隨心隨意」被指狀態復甦,加上被捧成5.2倍的次熱門,但牠最後僅以第11名完成賽事,大敗給大熱門(4.6倍)頭馬「和順超影」六又二分之一個馬位。由於「隨心隨意」在賽事末段完全交不出以往的後勁,所以有些馬評人在賽後已指牠的競賽高峰期已過。不過,在「隨心隨意」於該季的第2場賽事其士盃中,牠的表現忽然回勇,勝出牠在港競賽生涯的第6場頭馬。雖然經過多次令人失望的表現後,牠的賠率已變成了半冷的20倍,但在賽事中,韋達能一鞭不打的情況下推騎牠反先季軍「和順超影」四分之三個馬位勝出。「隨心隨意」所交出末段時間為21秒88,總時間為1分33秒89,這兩個紀錄是甚少正宗一哩後上馬能夠做到的。

馬圈是跟紅頂白的。「隨心隨意」勝出2014年其士盃後,牠於2015年1月1日的華商會挑戰盃再出,便被捧為3倍的大熱門,部分馬評人也好像忘記了稍早前才斷定牠不復當年勇般看好牠。然而,在這場賽事中,韋達的老問題又再出現。他在馬匹衝刺階段過於「老定」,只作推騎的動作,而另一匹賽駒「駿馬名駒」的騎師則非常落力策騎,結果韋達在「駿馬名駒」迫至差不多平頭的時候才鞭打提示自己的賽駒繼續加速,最後「駿馬名駒」險勝「隨心隨意」短馬頭位。值得一提的是,在同一個賽季的較早階段中,韋達策騎「大運財」角逐東方表行沙田錦標(香港二級賽,千六米讓賽)便犯了同一個錯誤,最後「大運財」以短馬頭位敗給潘頓落力策騎的「軍事出撃」。

韋達hea騎「隨心隨意」敗給「駿馬名駒」的片段

自從在華商會挑戰盃僅敗後,「隨心隨意」迄今再在六場級際賽,但均未能在賽事中上名,當中最大的敗仗,是在2015年董事盃(國際一級賽,1600米)中於柏寶胯下以包尾(第9名)過終點,敗給頭馬「步步友」六又四分之一個馬位。連同於華商會挑戰盃僅敗,「隨心隨意」跨季連續落敗15場,牠的評分由110分跌至96分。牠在港的第7場頭馬,已是在2016年7月10日的香港馬主協會錦標(二班1400米讓賽暨2015/16年度馬季煞科戰)賽事中,由羅理雅策騎取得的。無獨有偶,「隨心隨意」在港的第6場和第7場頭馬也有20倍的獨贏分頭,而牠在港的第7場頭馬是繼3年前再次勝出同一個錦標。但不同的是,「隨心隨意」在第7場頭馬時,已不是炙手可熱的明日之星,而是漸走下坡的賽駒。展望來季,「隨心隨意」不是完全沒有機會再次取得頭馬,但各位已不能寄望牠能交出年青力壯時的表現。血統顯示為早熟的牠,很可能需要重新減一些分數,才有望在水準較低的賽事賺取基本級數之利。

其實,要不是韋達發揮欠佳,「隨心隨意」或已勝出2015年華商會挑戰盃這場分級賽。但該駒的整體表現未能再上一層樓,則不能把責任歸咎於韋達,因沒有任何一位騎師能改變馬匹年紀漸大後表現會走下坡的問題,而全盛期的「隨心隨意」也沒有證明過自己有足夠的能力挑戰香港最頂級的盃賽。在這幾年間,韋達已出盡一切法寶調教該駒的狀態,最後棄騎牠也是在情理之內。所以,連該駒的練馬師葉楚航和馬主陳穎怡與陳佛恩在很大程度上也很感謝韋達的貢獻。

至於筆者是否轉軚認為韋達在未來的日子值得獲得頂級良駒的主轡權,筆者相信自己不至於愚昧至此。

有人說,韋達現時的問題,在於他的年紀已過了騎師的黃金年齡。但這並不是一個合理的解釋。高雅志在韋達現時的年紀便夥拍「精英大師」勝出多項大賽;伊偉舵夥拍「美式法老」勝出美國三冠系列賽也年過四十;在四十多歲時,戴圖理、范義龍、靳能、巫斯義等好手在大賽的表現仍如日方中。事實上,韋達的問題仍然在於他本身不擅於角逐大賽,這與他現時的年紀沒有甚麼關係。

有人說,韋達沒有好馬在手,即使他的狀態再好,也難以勝出大賽。然而,韋達過往十多年浪費過的機會不計其數,這才導致他今時今日沒有好馬在手的局面。坦白說,如果筆者單憑一己喜好去批評韋達而沒有事實基礎,練馬師和馬主只會視相關的評論為笑話一則而不加理會。 筆者的本份是盡可能找出香港賽馬的問題所在,至於實際上練馬師和馬主怎樣決定,這輪不到筆者去管,別人也沒有義務必定要採納筆者的分析和建議。

筆者看到韋達矢志來季多贏大賽的報道。其實,騎師想贏大賽是無可厚非的。然而,問題的關鍵,在於韋達已矢志了贏多些大賽十多年,但他不但建樹不多,而且還曾局限了多匹座騎的發揮。在近兩季,愈來愈多原先屬於韋達的座騎易手至其他騎師手上,當中大部分有角逐大賽的坐駟的表現均更上一層樓(「天才」已算是唯一的反例),故捨棄韋達的正面效果是立竿見影的。所以,韋達希望在普通賽事中贏多些馬,這不是個重大的問題。但倘若有練馬師和馬主把旗下佳駟交由韋達主轡角逐大賽,他們務必要三思而後行。畢竟,馬匹參與競賽的黃金期有限,把牠們交到韋達手上,磋跎牠們歲月的機會率便會很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