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勇士對速龍的撕裂 2.0

2019/6/18 — 10:38

圖:金州勇士短片截圖

圖:金州勇士短片截圖

NBA 總決賽第五場,曾經拿過兩屆最有價值球員的杜蘭特在小腿肌肉拉傷的陰霾下出場比賽。結果杜蘭特在比賽期間再撕裂了和小腿肌肉相連的阿基里斯腱,要隨即送往醫院接受手術,肯定下季全季不能上陣。捱過勝仗總比分追成 2:3 後,第六場另一主力奇利湯臣也扭斷了左前十字靭帶,最少要休息復健 9 個月。被速龍中斷了三連霸外,下季的樁腳也存在很多未知之數。

這些要從金州勇士前治療師 Chelsea Lane 開始說起。 Chelsea小時侯住在澳洲,是游泳運動員,立志長大想到奧運會比賽。可惜努力過後,成績總爬不上上游,在絕望中的她發現,成為隊伍的醫療人員都可以到奧運會一趟,所以她決定修讀物理治療。畢業後她加入紐西蘭田徑隊成為隨隊物理治療師,走過了數個賽季,一直到 2015 年在北京舉行的世界田徑錦標賽。

廣告

隨隊到北京比賽期間,她收到金州勇士的邀約,見世錦賽的賽季已經完結,她隨即收拾細軟到球會履新。

她除了是 NBA 隊伍裏的唯一女性運動醫學總監外,也在 2015-2018 三個賽季期間替金州勇士治好了不少棘手傷患,包括曾經被人揶揄有玻璃腳踝的史蒂夫居里。她在勇士的第一季還未拿到總冠軍,但已經是被公認是隊伍和球迷的 MVP (最有價值人員)。

廣告

但到 2018/19 季初她突然宣佈離隊,轉投亞特蘭大鷹隊。傳媒都說這個舉動是錢的問題, Chelsea 在跳「草裙舞」;但更深層次的問題是,行政人員不懂得如何量化醫療人員在球隊勝負的影響力和價值,情願將錢多花在羅致球員身上,卻沒想過球隊大明星們可以變成十個救火的少年。金州勇士仍然打進總決賽,但杜蘭特在準決賽期間拉傷小腿肌肉,賽前練習已經被狗仔隊證實仍未能進行全課操練而負傷上陣,最終在總決賽連腳筋都拉斷,奇利湯臣左後腿在第六場時貼上肌效貼上陣,最後同一條腿的前十字靭帶報銷。

以武俠小說的術語,兩宗傷患都是可以廢武功的。而現任隊醫妄想一塊薄如蟬翼的肌內效貼布可以抵禦扭力甚至代替肌肉功能,倒不如相信八號風球時在窗戶上黏封箱膠紙可以遮風擋雨,響應李嘉誠呼籲明早準時上班。

如果 Chelsea 還在,當兩位領隊,兩位(客席)醫生加杜蘭特自己都表示可以上陣,一個對球員健康負責的治療師,會否力排眾議?杜蘭特一直被球迷批評拿到上兩屆總決賽最有價值球員是有其他球員為他抬轎的僥倖,所以想以負傷上陣來證明自己,但若沒有被清關上陣,輸了個總冠軍,總決賽就沒有第六場,搞到連另一主力奇利湯臣都遭殃了。

世事沒有如果。

季後賽本身就會提升傷患風險,因為額外的訓練和比賽的負荷,很多眼似急性扭傷其實是積勞成疾。外電沒有說現任治療師有無同意出場決定,那事情就更吊詭了,為甚麼坐在辦公室的人和坐在診症室的人,可以不聽場邊看練習的醫護人員意見就決定球員是否適合出賽?

隨隊醫護人員在高水平運動支援,仍然被視為用來收拾殘局,連復出的時間表都掌控不了,就難怪治療師選擇離隊,更被抹黑是敲竹槓。要麼,怎麼敲,和球員的天文身價應該仍是九牛一毛吧。

不流血,不受傷,在精英運動的世界裏容易點,還是在二百萬+1人的遊行裏可行一點?但首先,大哥們的復健,跟和理非非勇武地 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一樣,也沒法「抖暑」,要全速開動了。

延伸閱讀:
世界杯隨想:更衣室裡的女人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