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勝負之事

2017/2/7 — 15:09

全港學界精英籃球比賽週日下午假麥花臣體育館上演男子組決賽,由兩間學界籃球傳統勁旅拔萃男書院與英華書院再度合演。(體路圖片)

全港學界精英籃球比賽週日下午假麥花臣體育館上演男子組決賽,由兩間學界籃球傳統勁旅拔萃男書院與英華書院再度合演。(體路圖片)

今天我想談談勝負之事,或者仔細地說是想説説如何面對勝負。

昨天,我支持的球隊在全港籃球精英賽決賽中以兩分之差惜敗於勁敵手下,看着兩隊的球員在最後兩、三分鐘的關鍵時刻不停地用意志頂着自己疲乏不堪的身體盡力地將籃球放進對方籃框之中、或者用盡最後一口氣移動脚步守住對方的攻勢,又聽着觀衆席上不同年齡段的舊生們為着自己的母校拼命呼喊打氣,希望可以把優勢穩住或者從後趕上。然而,比賽必有實際勝負,哨聲響起,有一隊人會歡喜若狂、而另一隊人卻會成爲攝影師眼中那喜歡的落寞背景,映襯着勝利的狂歡,透露着那種時不與我的可惜。

看着比賽,我很感激我自己曾有機會經歷如此的情感起伏。我們常說勝不驕敗不餒,其實向來都是知易行難,如此的修養態度必然伴隨着不少的經歷。簡單而言,我認爲如今的教育體系、主科考試的壓力讓這些經歷被驟然摒除於一個年輕人的成長歷程之外,從家庭、從社會思維之中將想贏不「懂」輸的想法投射到成長中的人身上,這是不健康的。

廣告

中國人的傳統智慧陰陽兩極相互補充才能讓宇宙完整,讓人獲得完全的存在,沒有勝利的失敗是虛無,但沒有失敗的勝利是虛妄。經歷失敗才能讓勝利的感覺回味無窮,比起勝利的經驗,往往是失敗的經歷讓我自己成長不少。

還記得在中二的時候,當年只差我們這一個組別的冠軍,我們學校就能取得學界歷史上第一次在A,B,C組別都能取得冠軍、獲得大滿貫。但是心急的我們在決賽中犯錯連連,想贏但是心理狀態不足以支持,我們屢屢錯失在平時可輕而易舉得的分。而心急取勝的我不斷采用進取甚至是魯莽的防守方法,導致自己個犯纏身,甚至到第四節的關鍵時刻犯滿離場。結果?自然是我們敗於初賽曾被我們打得落花流水的對手。

廣告

我還記得我和隊員們大哭得不止,在當時小小的世界和腦袋中認爲這簡直是有辱球衣上的名字,那時候,當我們走到球場外進行賽后檢討時,我們真的連頭也不想舉起,避免與那個對我們有所期望的教練和支持者有任何的眼神接觸。

「喊完未?」教練等了良久就緩緩地吐出這問句?

我們盡量停了嚎哭等待着教練的爆發或責駡,但是不時還會聽到隊友的抽泣。

「帶左甘耐隊,輸又唔係未輸過。最緊要係你地要學識邊度輸、邊度跌低,邊度起身。輸唔緊要,如果你盡力打,我唔會閙你,但我要你反省,知點解輸,輸係邊。練返好佢。你地唔想輸,阿Sir明。但你要尊重對手,因爲佢地都付出左同你同等甚至超過你嘅努力先可以係今日擊敗你。阿Sir細個打波嘅時候,如果對手用Cross over過我,我會同自己講我唔會比你用同一招過我第二次,我希望你地都記住,今日係決賽做錯嘅事,以後唔好再錯。」

如今想起這是一段相當有分寸的訓話,年少的我以爲在如此激烈和歷史性的決賽中落敗後會被人痛駡一餐,但是結果是我突然覺得失敗了竟然有東西學到。然而這不是阿Q式的精神勝利法,不是將落敗説成勝利般光榮,而是這經歷讓我瞭解到應對一時的勝負才是打波學做人最重要的東西,順境時不亢、逆境時不卑,勝負以外是一種人生的歷練經歷,這種歷練如果經過反思、内化,它會讓人更強,what doesn'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

回到香港,我不時看到身邊的朋友或者一些家長做事處世都是想贏不「懂」輸。在競爭性大的香港社會,我們經常會聽到一些家長向小孩子灌輸一些「輸,即是失敗、即是羞恥」的意識形態,當然很少人會如此直白地將他道出,但是試想想,有多少人會因爲自己孩子的成績可能是中游或者比不上身邊人所以會催谷莘莘學子,因爲他們覺得在學校輸不得,認爲這會導致一系列的骨牌效應,因爲在學校輸,在賽場輸,就會在人生的馬拉松上落敗,永不翻身。

久而久之,怕輸就成爲了那一個限制學子思考空間、創意思維甚至成長的緊箍咒。怕輸就會讓人不敢踏出那一步尋找未知,嘗試生命的多元多樣。

我經常覺得同學們要在成長期間比賽多點,競爭多點,但這比賽、這競爭不是唯「勝」是圖,而是學會如何真實地面對結果、真正地學會瞭解自己的弱點、瞭解自身,這才是一個真正穩妥的基礎去尋求進步或言成就更大的事。當然過程中,一個深明勝負以外的意義的導師會為這些成長其中的同學帶去啓發,推他們一步去尋找事物背後的真正道理意義。

勝負之事,其實比起勝負結果更加複雜但也更加有趣。如只看表面,而忽略背後,這也許是社會的短視同時也是讓我嘆息之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