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公社

運動公社

運動從來不是場上較技那麼簡單。運動公社關注的,是運動和政治、經濟之間的關係和與運動相關的種種不公

2015/7/29 - 13:22

北京申辦冬奧的衍生問題: 水資源、環保與生態

七月三十一日,國際奧委會(IOC)將會在吉隆坡決定2022年冬季奧運會主辦權誰屬。到時IOC委員將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首都北京和哈薩克大城市阿拉木圖二取其一。只有兩個位處專制國家的城市爭辦2022冬奧主辦權,對近來強調要尊重人權的IOC來說相當尷尬。大概是由於兩個爭辦城市都無法打「人權牌」,中共當局在七月中就好像完全不在意IOC即將決定主辦權誰屬一樣,大肆打壓國內的維權律師。這種態度與1993年為了爭取2000年夏季奧運會主辦權而釋放魏京生完全是兩回事。

IOC最關心水資源

六月初,IOC的評審委員會公開了兩個城市的評審報告。大陸的媒體當然是一面倒唱好,強調評審委員會的報告肯定北京的主辦能力。但事實上評審報道也提到了北京主辦計劃的一些隱憂。除了耳熟能詳的空氣污染問題外,當中以水資源的問題最值的關注。

廣告

北京如能成為取得主辦權,到時將會有三個主要賽區。一個在北京市區,另兩個則是張家口和延慶的山區。北京將負責主辦室內舉行的冰上運動,而要在室外進行的項目則主要會在張家口和延慶舉行。不過,由於兩地的降雪量都幾乎肯定不足以支持有關運動項目,而且附近也沒有地方能提供天然雪,所以到時比賽的用雪全都是人造雪。

要製造人造雪,當然需要大量用水。而在愈來愈乾旱的華北的區搞冬奧,這就更加值得關注。雖然北京申辦委員會指出賽區附近的用水量會因為由農業經濟轉型到旅遊業為主的經濟而減少,但IOC的評審報告對這樣樂觀的預測顯然有所保留。因為高速的經濟發展加上氣候轉變等因素會對當地的用水量造成甚麼後果,實在難以預料。

另一方面,申辦委員會提出製造人造雪的方案是將河水或自然流水儲起來,再加上現有水塘的水資源以製造人造雪。事實上,已有相關工程已在施工。去年就有報道指雲州水庫調水工程將向張家口市區、崇禮縣城和計劃作為冬奧比賽場地的崇禮滑雪場年供2600萬立方米的水,當中滑雪場所接收的水量為500萬立方米。不過,評審報告雖然強調有信心到時將有足夠的水資源供應以保證有充足的人造雪供比賽用途,卻同時認為申辦方低估了製造人造雪所需的水量。換言之,將大量用水用於製造人造雪對當地用水問題的影響,當局並未有令人滿意的答案。申辦委員會副秘書長趙英在評審報告公開口指人造雪不會為自然生態帶來挑戰,大概是過於樂觀的說法(見二零一五年六月三日人民日報海外版)。

其實除了有可能引發用水問題外,歐美近年因為氣候變化而大量使用人造雪以維持滑雪場運作亦引起其它有關環境問題的爭議。例如人造雪融化後,由於其成份跟天然雪有分別,是否會對當地的土壤和生態系統帶來影響?長期接觸人造雪的人士會否因此而有健康問題?上述問題卻是評審報告未有提及的。

冬奧和產業發展

如果人造雪的問題不是危言聳聽,那如果北京真的取得主辦權,問題將是持續性的。因為今天中國大陸申辦奧運已經不是純粹的形象工程,更是地方政權尋找經濟發展的渠道。評審報告明確指出,北京申辦今次冬奧的主要目的就是要加速北京至張家口地區運動、文化、旅遊地帶的發展,當中的重點之一就是打造一個以華北三億人口為目標的冬季運動市場。張家口的十二五計劃就明確表明要「大力發展體育事業」,當中的內容包括「培育發展體育產業」,而其中一項目標就是「大力推進『環京津健康休閒圈』體育產業發展」。而延慶縣的十二五計劃也列明「旅遊休閑產業」為該該縣的產業龍頭,而「大力培育休閒體育產業」也被列為發展方向之一。因此,張家口和延慶的比賽設施都是永久設施(延慶的兩個比賽場地和張家口的越野滑雪場地都只會在申辦成功的情況下才興建)。如申辦成功,水資源的問題將是二零二二年後都要面對的長期問題。

生態、迫遷和利益

除了水資源問題外,評審報告也提到生態問題和迫遷問題。報告指,延慶的比賽場地將建在松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旁,而且是自然山區生態系統的一部分,故有需要研究如舒緩工程帶來的環境影響。張家口那邊則因為該區的環境早已被廣泛破壞,故在生態上沒有太大問題。但當地會因為興建比賽場地和奧運村而要有一千五百人需要搬遷。評審報告指政府為居民提供三個方案一、搬到五公里內的鄰村;二、搬到二十公里外的崇禮縣;三、現金賠償。

有關冬奧後各場地的用途也已在評審報告中公諸於世。北京和張家口兩條奧運村都會成為住宅項目。前者由北京新奧集團擁有,後者的產權則歸河北奧雪投資有限公司(音譯:Hubei Aoxue Investment Company Limited)。而延慶的奧運村則會成為酒店,擁有者則是和新奧一樣同是北京市背後支持的國企北京控股。或許這幾個企業比起其它人都更渴望七月三十一日IOC委員讓北京成為首個主辦夏冬兩項奧運會的城市。



評審報告英文版

原刊於運動公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