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三少進行曲

2018/2/28 — 10:41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除了賽馬的血統分析後,筆者公開評論涉事對象時,一直很忌諱把涉事對象的家庭成員也扯進討論的範圍。正所謂「江湖恩怨,禍不及妻兒」,除非涉事對象的家庭成員也在直接支援他作評論範圍的事,否則單純評論範圍他在公共領域範圍的行事便已足夠。經歷過雨傘運動的朋友也應該知道,若然別人把你父母的想法完全當成你的想法,他們的行為完全當成你的行為,難道又算得上是公平嗎?

故此,每當筆者評價連續十三屆香港冠軍騎師韋達的時候,也不會無緣無故把他的家人也列為評論的範圍內。無論如何,十三少,十居其九得啖笑,早已是有目共睹的事情。但世事無奇不有,不知為何,每年仍有人嘗試為十三少平反,或許後真相年代在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前已經悄然來臨。

有些辯護者認為,十三少在2013年的國際賽事日憑「精彩日子」和「事事為王」連接勝出兩項國際一級賽,一洗以往的頹風,這足以印證他並非大賽失威騎師。但如果他們真的認為這是一洗頹風,那至少便證明了他們認同十三少在當天前一直頹廢。更何況,除了當天的靈光一現外,那些辯護者還可找到甚麼更有力的證據去為十三少平反呢?

廣告

事實上,十三少在港效力廿載,勝出的國際一級賽和香港打吡大賽合共也不足十場,換言之即是每季平均也贏不到一場大賽。若然一個球員有十個黃金射門機會,但只有不足一半射中龍門,入球比例不足五分之一,即使他每個入球也是仿傚陳韋拿的高難度射門取得,那恐怕也算不上是大賽球員吧!按同樣邏輯,十三少又怎算得上是大賽騎師呢?

當然,十三少也曾勝出一定數量的香港一級賽和香港二級賽,那些賽事隨後也獲逐漸提升至國際一級賽和國際二級賽的級別。但練馬師和馬主在賽事提升級別前後部署馬匹參賽的心態並不可相提並論,畢竟勝出賽事所帶來的獎金和榮譽也有所差別。更何況,即使把那些勝仗也全部計算在內,十三少廿多年來平均每季所贏的大賽也不足兩場。

廣告

反之,一個真正的大賽騎師,大約只需兩至三季,其累積的國際一級賽勝仗便已多於十三少過往多年所累積的總和。十三少是大賽騎師的說法,試問從何說起?如有疑惑,請翻查戴圖理、柏兆雷、莫雅、蘇銘倫等的大賽戰績紀錄再說吧!

有趣的是,踏入廿一世紀,香港出現過數匹在國際上有名望的賽駒,例如「靚蝦王」、「精英大師」、「爪皇凌雨」、「爆冷」、「蓮華生輝」、「軍事出撃」和「步步友」等,它們全非在十三少主轡的情況下取得佳績。就連原先由十三少主轡的短途賽駒、「精英大師」的蹄下敗將「好望角」,轉手由大賽騎師靳能和柏寶輪流主轡後,即使不能反先「精英大師」,也能成為首屆世界短途挑戰賽(巡迴賽)冠軍。反而2010/11年度馬季香港打吡大賽暨女皇盃雙料冠軍的「雄心威龍」,在翌季交由十三少主轡後,三度在國際一級賽中失機,最後要待2012/13馬季轉由潘頓主轡才能夠在國際一級賽中重敲勝豉。筆者真不敢想像,若然昔日把「靚蝦王」和「精英大師」交由十三少主轡,香港賽駒揚威國際到底要延後多少年。

筆者曾經提及過,十三少前年在澳洲雅士閣馬場策騎「Scales Of Justice」出戰京士頓城經典賽,在終點前以為自己勝券在握放慢手腳,結果是短馬頭位反勝為敗。當時筆者說漏了一點,就是十三少類似的錯誤早已有跡可尋。在2014年10月26日的東方表行沙田錦標(一哩途程的香港二級賽),十三少主轡時任香港一哩馬王「大運財」,臨場被捧成4倍的次熱門,在賽事最後階段,「大運財」看似有機勝出賽事之際,十三少竟用了短兵相接中最忌諱的推騎為主手法,最後一步被潘頓縱馬揚鞭策騎「軍事出撃」(14倍)從後趕過,屈居亞軍。其實,「軍事出撃」是中距離馬王,一哩途程往往嫌短,牠唯一一場一哩級際賽頭馬,便是壓倒十三少主轡的賽駒所取得的。兩年後同一場賽事,另一匹中中距離馬王「威爾頓」取得唯一一場一哩級際賽頭馬,關鍵同樣是十三少策騎一哩能手「美麗大師」犯錯,讓對手取得了發力的先機。

事實多次擺在眼前,但有些人還是要對十三少痴心錯付,為其辯護而無所不用其極。前季十三少僅憑「天才」名符其實地勝出一項三級賽,有些痴漢便走出來說十三少經驗老到,能在千軍萬馬中從容不迫。近個半季,十三少在級際賽中交白卷,滿以為那些痴漢終於可以認清現實,但十三少上周三憑「軍歌」勝出跑馬地錦標後,那些痴漢又再一次傾巢而出,說甚麼十三少寶刀未老,難得有些紙媒竟然樂意奉陪感性吹噓一番,一時間連「迷雲黨」也相形見絀。

坦白說,筆者真的未能分辨出,十三少在所謂的全盛期與現在到底有甚麼重大的分別。唯一少許不同的是,十三少近兩季在級際賽中策騎獨贏超過70倍的賽駒時,表現其實不算失禮。當一個騎師在陣上做對了所有的事,但賽駒受催策下未能交出反應,那就不應把錯誤歸咎在騎師身上。

無論如何,雖然十三少尚且未有退下來的跡象,但他的職業生涯早已可以蓋棺定論。

就此,筆者填了一首十三少主題曲的詞(尚待有心人作曲),務求為盡早終結他的策騎生涯略盡綿力。

〈十三少進行曲〉

你一直從戎 馬會因你流露無限笑容

你輕鬆從容 即使有人因你毫無笑容

你臉露笑容 即使別人與你水火不容

你臉不改容 即使導致賽果情理難容

 

你是瀟灑哥 不用縱馬揚鞭 亦能贏馬頻頻

你對酒當歌 不用贏馬 酒莊亦能興建頻頻

你再騎軍歌 不用去馬 反正難免塞車頻頻

 

你是晨操俠 晨操姿態雙手合十

你千載一合 大賽贏馬數不過十

 

你全盛當紅 實力馬匹自然大熱捧紅

你戰績滿紅 廣大馬迷自當雙眼通紅

你靈活通融 反襯貧苦大眾毫不包容

 

你長路漫漫 雲加與亞視只是欺世盜名

你揚名立萬 精英大師亦只能與你齊名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不用成大器 亦能出傳記

誰人能及你 十三少是你

 

十三少騎「大運財」,買佢獨贏嘅人真係一殼眼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