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艾瑪與沙維奧拿

2015/7/5 — 1:48

人生有時候很無奈,無奈在上天只會讓某些人陪你走人生的一小段路,當走過那些關口之後,上天便會讓他們慢慢淡出你的生命,由其他人頂上;

人生有時候很巧合,巧合在你以為這一生永遠不會再與他相見,上天卻會讓你在某月某天某個時候重遇這位好友。

如果相遇和分離合為一次經歷,那麼艾瑪和沙維奧拿二人一共有兩次半的經歷。

廣告

他們第一次相遇,在1998年的河床。那時候艾瑪19歲,沙維奧拿16歲。

那時候的艾瑪已經歷過97年世青盃的洗禮,因如同戲法般令人眼花繚亂的腳法而得到「小丑」的外號,儘管這個名字為人所熟,但他本人卻其實並不喜歡這個稱號;沙維奧拿則是個剛出道的小伙子,身型矮小的他在球場上有如野兔般的高速度,其他人想捉也不住,因此得到「野兔」稱號。一個小丑,一隻野兔,這兩個只有1米7的矮小組合支配著河床的進攻命脈。直到2001年,這個組合一同離開了河床,卻巧合地一同登陸西班牙,但同時也無奈地一個效力華倫西亞,一個效力巴塞隆拿。

廣告

後來過了一段日子,艾瑪和沙維奧拿相繼離開了西班牙,直到2009年,他們在葡萄牙的賓菲加再次相遇。那時候艾瑪已經30,沙維奧拿才28。

經歷了5年先甜後苦的西班牙之旅,艾瑪已不再在歐洲主流聯賽亮相,儘管已非全盛時期般強勢,但卻能在光明球場裡找到職業生涯的第二春;同樣經歷了被投閒置散的沙維奧拿也找到了一個棲息處,不再流浪。如果說艾瑪是被傷患偷去了青春,那麼沙維奧拿則是被球會偷去了青春,至少艾瑪在華倫西亞還是薩拉戈薩也能攀登上正選,相反沙維奧拿卻得不到重用,不論在巴塞隆拿還是皇家馬德里。可憐的兩個河床人,同樣在西班牙經歷了一些不愉快的日子,幸而最終在這個城市重生,光明球場的意思,彷彿就是為他們帶來光明。不過3年後,沙維奧拿還是離光明球場而去,回到西班牙,而艾瑪也在沙維奧拿離開之後的1年離開了賓菲加,轉戰馬來西亞。

如果頭兩次的相遇和分離是巧合,那麼第三次的相遇會是上天注定嗎?

2015年,洗盡鉛華的艾瑪已經35歲,大概已來到職業生涯的尾聲,而被馬來西亞球隊解除合約之後的他或許會選擇淡出綠茵戰場,但最後他選擇回到了自己的母會-河床;而已33歲的沙維奧拿也繼續自己的流浪之旅,匆匆走過了希臘和意大利,但最後也回到布宜諾斯艾利斯這個家鄉-河床。

二人離鄉別井14年,終於回到昔日的成長地。

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記憶中你清澀的臉。

沒有衣錦榮歸,但卻感觸良多,彷彿倦鳥知返。回望艾瑪和沙維奧拿那張沒有很大改變的臉孔,不多不少也令人懷念當日那個在紀念碑球場婀娜多姿的小丑和風馳電掣的野兔。對於球迷能再次看見艾瑪和沙維奧拿穿上河床球衣是不可多得的美好事;而對於他倆能夠再次效力河床,也是人生最美好的一回事。

職業生涯中或沒有很多位戰友能陪伴自己走過了老中青三個階段,但艾瑪和沙維奧拿卻能彼此相伴對方走過了這三個階段,除了是巧合,其餘的也許就是緣份。無人知他倆在河床的日子會如何,但至少可以肯定終有一天他們會再一次分離。然而無論結果如何其實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知道是誰曾陪在自己身邊走過了一些關口,大概這樣已經足夠了。

 

原刊於作者facebook專頁;作者另一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