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有毅行者知道

2016/11/13 — 9: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風起,是看看自己實力所在的時候。炎炎夏日,在麥徑上走來走去努力練習,不是說笑, 34 度的雞公山,抽筋邊緣中的針草帽,歷盡艱辛。多少次,要花更大力氣說服自己走下去,總要完成操練。因為我深信,直到那一天,當一道秋風飄至,吹散濕熱悶氣,便是我翻身之時。現在高溫壓頂的百般滋味,不會白費的,或許到了那一天,我會飛。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色,在香港是極之珍貴,長長的麥徑,沒有漫山紅葉,沒有黃葉枯草,只有在稍為緩和的悶熱中,偶爾吹來陣陣涼風,是誰提醒我又是十一月份了。秋天的色調,唯獨在馬鞍山頂,無論你用了多少時間攀登到這裡,是擦新了紀錄或是拖泥帶水地走到這裡,都有一柳清風拂面,教你精神為之一振。你隨風向左轉身,看見一片芒草搖曳,褐色中帶點淡淡舊照片的黃。只有在這裡,走在兩旁芒草的路上,我深刻地擁抱秋色的一𣊬間。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天的佈置,是每一個check point的位置都預先放上的竹棚,再掛上了一串串的燈泡,充滿節日氣氛。中秋過後進入操練的高峰期,每次經過都會心微笑,世間上除了我,還有許多人正在投入這年度約會。燈光雖未亮起,每次走過的時候,背景隨即換上了晚燈,配上發電機的聲音,燈影下我們相聚一刻,停下腳步説説笑笑。節日的氣氛在外面日漸淡薄,這裡的感覺卻每年如常,一杯咖啡,一句問候,人在人情在。世界變得太快,想找一處熟悉的地方好像越來越難,在這一小片的香港地,仍然有你有我。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冬之間,山上天色幻化無常,出賽前似乎要學會看天氣圖,得知南北高低氣壓的走勢預測。《Everest》片中迎面而來的一場風暴,震撼至極有如親歷其中。某一年,從北方趕至的一道冷峰,衝著毅行者而來,而我們就在大帽山遇上它,寒風凜冽,雙手緊抱胸前,不停警告自己只能極力向前,停步會出意外。日間冷鋒未至,還是汗流浹背,夜深即變成冰冷世界。秋冬時分,沒有準備好便登山,大帽山也可以很危險。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來也秋去,終點線過後,又再進入另一個空間。終點前的一切有著不變的定義,一百公里距離的每分每秒,時間和距離的關係,從來沒有那麼真實。時間的質感,是用力把身體由一處地方提升到另一個高度;距離的感覺,是怎樣越來越用力去承受自己的重量。正因過程如此真實,感覺到存在,然而越過終點線,雖不用再走下去,現實世界的不現實,超乎尋常,又會再次令人失重。跑過了終點,是一身輕散,卻又感到若有所失,這種不能承受的輕,只有毅行者知道。
只有毅行者知道,秋季大旅行,不只屬於學生們,而出發前難以入睡的興奮,也不只屬於學生們的。究竟,走完一場毅行者要捱過多少夜晚,只有毅行者知道。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