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吳翹充不一樣的童年 體操館是我的遊樂場

2015/5/12 — 14:14

回想童年的日子總是無憂無慮,我們都或曾擁有過堆積如山的玩具,家裡、學校、公園是我們的遊樂場,但對23歲的香港體操代表吳翹充來說,4歲開始接觸體操,體操館是他兒時流連時間最長的地方,吊環、單槓、鞍馬、彈網、體操墊就是陪伴著他成長的「玩具」,體操館才是他的「遊樂場」。

吳翹充最近在香港體操界名聲很大,因為在今年3月,他獲得國際體操聯合會評審確認,由他創出的兩個新吊環動作會以吳翹充來命名,分別為「吳翹充-經背水平直臂拉上成銳角十字懸垂」(NG KIU CHUNG)及「吳翹充2-前翻直臂壓上成水平支撐」(NG KIU CHUNG 2),成為香港第二位以自己名字命名的體操運動員。首位為2012年黃曉盈創出平衡木動作「黃曉盈上法」。

廣告

能夠名留世界體操史的背後,吳翹充過了與別人不一樣的童年,4歲時由媽媽幫他報名到家附近的大埔體育會體操隊上興趣班,7歲開始每週五天的練習,小時候因為時間都花在練體操上,與同班同學沒太多共同話題:「細個會想睇《數碼暴龍》,但放學都要去練體操無得睇,同學又會講《閃電傳真機》,但我其實一集都無睇過。」

廣告

對於沒有一般人的童年,吳翹充其實沒有太介意。在體操館這個「遊樂場」裡,可以在體操墊上飛來飛去,在雙槓上翻來翻去,吳翹充形容自己的童年是「帶點奇怪而特別的」。體操的各種扭臂、扭肩動作都似是在挑戰著人體極限,從小開始接受專業體操訓練的吳翹充,身體骨格早已「變形」:「細個做很多撐鞍馬、雙槓的動作,骨頭會變形,試過做骨齡測試,儀器每次顯示也是error。」

吳翹充又說小時候自己個子很小,因為練體操才沒有被人欺負:「由幼稚園到中學我都好細粒,排隊總是最前幾個,但因為練體操有少少肌肉,同學都不會『蝦』我。直到我讀副學士,身體踏入發育階段才開始變大隻,同學還有時會叫我谷肌肉看看。」40吋胸肌是吳翹充苦練體操的回報。

2008年,吳翹充在一次自由體操訓練時右膝十字韌帶受傷,令他要轉攻上半身訓練,吳翹充選擇了吊環,說吊環是體操中力量的象徵,也造就了香港「吊環王子」的誕生。這位「吊環王子」目前正在休養期,因為去年仁川亞運後,吳翹充因為軟骨勞損要做手術,醫生在他左肩開了三個小洞用微創方法把軟骨組織縫在一起。吳翹充現時康復進度良好,這位香港浸會大學康樂及管理學系的四年級生將會在7月出戰他最後一屆、在韓國光州舉行的世界大學生運動會,並希望能在10月蘇格蘭格拉斯哥世界體操錦標賽爭取好表現,力爭奧運會入場券,從他的「遊樂場」踏上世界舞台。

吳翹充威水史:(只列部分)
2014年全港競技體操公開賽 金牌
2013年中國全國體操冠軍賽 銅牌
2013年葡萄牙競技體操世界杯 第八名
2013年香港競技體操公開及新秀比賽暨國際邀請賽 金牌
2012年中國亞洲錦標賽 銅牌
2010年澳洲泛太平洋體操錦標賽 銀牌
2010年多哈競技體操世界杯 銅牌

 

文:徐嘉怡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攝影:體路攝製隊

 

Photo By Brian Ching:

今集體路《#MondayFeature》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吳翹充操刀。

今次拍攝地點是在香港體操隊的訓練場地—順利體育館,由於體操館內空間不大,放置各類型體操器械甚多,加上吳翹充主項的吊環屬於在高空的器械,Brian在今次拍攝上要解決兩大難題,一是如何處理雜亂背景;二是拍攝在高空做體操動作的主角,因此Brian說今次是搬來最多拍攝器材的一次。

Brian要使用高臂和橫臂將燈箱升到比吊環更高位置,高度比兩個人還要高;而當時體操館內亦正是體操隊練習時間,數十名隊員各自在旁邊不遠處練習跳馬、自由體操等不同項目,為了避開這些不必要的背景,Brian要使用上1/1600s快門,去除現場光拍攝;另外一張拍攝吳翹充拍掌擊起手上鎂粉的相片,Brian更要用上中片幅相機才有的鏡間快門來拍攝,這樣才能把快門調高至1/4000s與閃燈高速同步,拍攝鎂粉在空中凝固的瞬間。

 

拍攝花絮: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