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喂,今晚不如一齊食飯?

2015/5/11 — 20:19

「喂,都最後一場比賽,不如踢完一齊食個飯?」

一行十多人,可惜舉手的沒有很多個。

「唔啦,唔得閒。」
「唔食喇,屋企留咗飯。」
「約咗女友啊,下次啦好嗎?」
「聽日仲要番早,唔去啦。」
「好忙啊最近,要快啲番去趕工。」
「下次先啦,完sem之後大把時間食啊!」

實際上,連一個舉手的人都沒有。最後,你只能在他們準備轉身前留下一句:「咁啊......咁....再搵日食過喇」還沒說得下再見,他們已經轉身離開球場。

人生有無奈的事其中一樣,就是你很在意一些人,但他們卻不在意你。而你更清楚知道,很多時所謂的「下一次」,其實只不過是一個hea答,因為由始至終根本沒有下一次。

懷疑下次再見已70歲.......

某夜某晚,打開群組,拉上拉下,留意到那個曾經極為緊張的足球群組,按下去才發現對上一次的對話,原來已經是當晚比賽的事。這個幾兩個月來,原來大家已經好久沒有聯絡,為什麼竟然可以那樣平淡?驀地,你記起某些事件好像還未完結,然後再腦海中尋找出一些記憶碎片,重組後才發現,原來尚欠一頓慶功宴。

記憶重新被喚起,二話不說便在對話框打下幾句:

「喂,下星期二晚,食飯,慶功宴!!!!留名!!!!!」

儘管心裡清楚知道「下次下次」背後的真正意思,但撇開理性,心裡還是滿心期待這頓延期已久的慶功宴有一天能夠順利開蓆。

可是等了一小時.....
兩小時.....
三小時.....
五小時.....
七小時.....

群組還是沒有傳來一個信息。這時心想:「係唔係send唔到呢?」,但明明旁邊已經顯示出已讀信息之人的名字。那刻,有點怒意,但還是不怕麻煩,補發多一次。

「喂,下星期二晚,食飯,慶功宴!!!!留名!!!!!」

不消一會兒,一個信息彈出。

「下星期二唔得啊,番工。」

不久,又另一個信息彈出。

「不在香港,下次。」

「唔得閒啊。」

一個留言,喚起一直沉睡的其他人,群組頓時又再「熱鬧」起來,但這次的熱鬧卻不帶任何歡樂之意。而事實上,有些人,仍然繼續裝作沉睡,不聞不問。

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你不明白明明每天都要吃飯,但要約齊人吃飯竟會如此困難。早約的話,大家都說未能確定日子;遲約的話,又說就不到時間;到最後不了了知。別人眼中,不齊人也可以一起吃飯,總是很難齊人;但在你眼中,不齊人吃飯根本沒意思,說好慶功宴,就要每一個都要來,一個都不能少,就像擁有程蝶衣的高尚情操,一輩子就是一輩子,一分一秒也不能少。

也許你覺得,少了自己,對飯局根本沒有什麼影響,反正就是二打六的一名後備;但在某些人眼中,一隊波少了一個,就是不完美....

最後,你只能無奈地,又一次對話框上打上一句:

「咁.....下次喇......」

下次下次,下次大概死矣。

曾經有一份摯真的友情在我面前,我沒好好珍惜,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間最痛苦之事,莫過於此。如果,上天可以給我多一次機會,我會同他們講幾隻字:「今晚一齊食飯啊。」而非要我在這幾隻字前面加上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喂,下星期二晚,食飯,慶功宴!!!!留名!!!!!」

「好啊!」
「即到!」
「gogogogogo!!!」
「留名!」
「一身蟻!」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