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壁內孤身奮鬥十載 兩銀李浩賢笑看成敗遺憾

2018/9/3 — 13:43

體路圖片

體路圖片

【雅加達亞運直擊・專訪】銀牌,一面還不夠,李浩賢(Max)在今屆雅加達亞運上收集了兩面。或許旁人都在替這位30歲的香港壁球「老大哥」感不值,只是無論在個人賽還是團體賽決賽落敗前後,Max臉上都掛著笑容,成與敗、得與失、遺憾與否,他都不再像昔日咬牙切齒的「一哥」,而是能夠笑看一切,只求在四壁內打出一場好波。

「四星期前我腰部受傷,從不能走路及練習,到可以打波,再到能夠出戰亞運,我想不到甚麼不值得開心。」個人賽四強在落後兩局下連贏三局反勝,Max幾乎由頭笑到最後,賽後記者問他為何可以這麼寬容去打球,他說能夠來到這裡本身已值得開心。決賽最終不敵隊友歐鎮銘屈居銀牌,到團體決賽亦輸給馬來西亞得今屆第二面銀牌,Max由始終至終都是笑笑口。

廣告

一個又一個的突破,好開心自己是一份子,見證每個時刻。

廣告

只是,笑容背後,這位已為兩位女兒人父的香港「一哥」,頒獎禮後與香港壁球總會的工作人員擁抱後,卻流下了男兒淚。「我無想過自己會喊,但眼淚不是因為遺憾,而是感觸。他們(壁總職員)看著我長大,一直都好相信我,不論我打得好或壞,都會跟我講『牌仔,你得架』,好開心終於看見香港壁球的發展及進步。」牌仔是Max的花名,源自於賽馬術語,是見習騎師的意思,據悉是在Max剛出道時因為接連輸波已被取了這樣的花名。是的,今天的香港「一哥」,昔日也經歷過不短時間的奮鬥,今天想起難免感觸:「從前世界覺得香港壁球運動員是魚腩,真的是魚腩。以前在香港公開賽每次都用外卡參賽,之後慢慢晉級第一輪,再之後靠世界排名獲得參賽資格,現在連葉梓豐與歐鎮銘都能晉級,香港隊在亞洲有穩定的成績,一個又一個的突破,好開心自己是一份子,見證每個時刻。」然而,今天的榮譽,卻是昔日「捱」回來的成果。

籌備今次比賽的香港壁總職員Emily完賽後感動落淚,李浩賢及教練趙詠賢同樣眼泛淚光

籌備今次比賽的香港壁總職員Emily完賽後感動落淚,李浩賢及教練趙詠賢同樣眼泛淚光

孤身闖英國「捱」出頭

Max的壁球路捱過不少,最難捱的是看不見進步。時間退回十年前,初踏上全職壁球路,自覺沒有天份的Max選擇將勤補拙:「我覺得自己無天份,蔡Sir(蔡玉坤,前壁球港隊總教練,現任體院副院長)說我是一頭牛,只懂衝,但我相信投放更多時間、比別人跑多一步就能夠追上別人。」因此他選擇在既有的訓練餐單上做得更多,奈何剛升上成年組別便經歷受傷,「因為壁球可以自己跟自己打,但越打卻越覺得自己沒有進步,經歷了好多孤單的時間。」

後來在機緣巧合下獲得到英國訓練的機會,有2至3年的時間每年一個人離鄉別井約5個月,又是另一種辛酸。「在英國有本土聯賽,令我可以不用擔心在職業賽蝕分地打波,聯賽上會遇上世界第一,又會碰到『老鬼』,每天晚上就是寫檢討筆記。有時要坐2小時車程去打一場比賽,然後在別人家中過夜,但過程中學了許多。」他說,從前是「死打爛打」,回來後就是學懂了「所謂的英國式打法」,但學習過程不易過,「當時英文都不太懂,不停在比賽第一輪落敗,周日就只能一個人在華人街走,因為時差,也不能跟女朋友溝通太多,好多時間都是自己一個人。」

每場比賽就像打擂台,不是生就是死。

在英國可算是學有所成,Max隨後更努力鍛鍊體能:「我覺得體能是自己的唯一優勢,因此就在這個導向求進步及突破。」突破是一個過程,曾經有位新西蘭教練詢問世界排名300多的Max:「覺得自己花幾年才能提升至前30名?」於是他定下3年目標,最終3年只去到前60名,花了5、6年才做到前30名。「那時不斷問自己幾時能贏?怎樣才能贏?好辛苦、好大壓力,每場比賽就像打擂台,不是生就是死。」

一次高峰 歷盡傷患

贏過冠軍,也輸過不少,Max在2016年主場舉行的香港公開賽作出了重大突破,成為首位突破首圈的本地男將,最終更闖過3關晉級四強,在香港公園體育館四面玻璃場中打出好戲。「我覺得香港公開賽是我唯一的高峰,真的去到好高。之前贏過好多比賽、贏過前10名球手中的8、9個我都不覺得是高峰,但香港公開賽就真的覺得那天是屬於我的。」只是高峰之後不是另一高峰,而是傷患,香港公開賽之後的澳門公開賽,Max在四強贏波後出現抽筋及脫水情況需送院治理,被迫放棄決賽,「那次我真的驚自己再行不到路,全身都不能控制地抽筋,還痛到不能講說過,從來無想過打波是這麼痛的一件事。」那次開始,Max多次在長時間比賽後出現抽筋情況。

Max在2016年香港壁球公開賽作出重大突破

Max在2016年香港壁球公開賽作出重大突破

抽筋情況偶爾出現,Max能忍痛作賽,身體在疼痛的同時,內心也在受煎熬。「從期待到進步,到打出信心,再到高峰,之後就是受傷,不斷輸球。以前覺得練得多就會進步,但之後卻反覆受傷,又沒有進步,我找不到打壁球的樂趣,也不知怎樣面對。」就在去年,Max曾經想過不再打波,豈料卻又讓他贏得亞洲錦標賽的冠軍,他笑說:「真的是一個奇蹟,當你想贏時贏不到,無想過要冠軍時又做得到,那時才知道,原來自己也做得到。」

港隊現任總教練羅啟思(右)

港隊現任總教練羅啟思(右)

成為亞洲冠軍是一肯定,而帶領Max走出迷茫的,除了堅持之外,就是去年8月上任的港隊總教練羅啟思(Chris Robertson)。「他跟我講,30歲照樣可以靠打波去贏得比賽,又跟我講不用像從前那樣練得太多,可以說是把從前的想法都推翻了。」然而Chris提出自己的壁球理念時,Max已經相信,「沒想到現在會有人教我打波,是真的打波,從前我覺得是要靠意志去打波,打擂台就是靠意志嘛,現在打比賽的感覺就像下棋。」

練習方法變 心態也改變

新任總教練教導Max打波,他透露自己的太太就助他在心態上想通了。「今年年頭時候有一個比賽打得好差,然後兩個比賽奪得冠軍,那時候太太跟我講,『不要緊,放鬆一點去打』,那一刻就像打開了一個開關,自己心態開始有一個轉變。」那就是,Max在賽場上能夠做到享受,以及笑著去打波的原因,勝負與排名不再是首要,「我已經沒有特別在意排名,但我還是有個目標,要贏過前十球手中全部人。」

太太的一番打氣話,如打開了Max思想的開關

太太的一番打氣話,如打開了Max思想的開關

在比賽的角度,輸了一場決賽是遺憾,但從練習受傷無得打沒,到最後做好可以做的事情,取得銀牌,其實好精彩……

心態改變,傷患卻仍困擾,Max在亞運前一個月備戰時傷及腰部,曾經與教練討論過是否能夠出戰個人賽,最終吃著止痛藥打亞運會,他說,是每場當作是亞運的最後一場比賽去打,做得多少做多少,結果就摘下了兩面銀牌,人人都問Max是否遺憾,他好像也說不準,最後感覺是,既是遺憾又非遺憾。「在比賽的角度,輸了一場決賽是遺憾,但從練習受傷無得打沒,到最後做好可以做的事情,取得銀牌,其實好精彩,無憾在自己打了場好比賽。」這位爸爸說,人生有點遺憾,將來就有多一點故事可以與女兒分享。

遺憾與不遺憾,亞運都已過去,Max明言今次不會是自己最後一屆亞運會,但就希望更多人能夠冒起「Carry」香港壁球,不希望自己下屆還能打個人賽。稍後將重返校園,修讀香港浸會大學的體育及康樂管理,Max指下個目標會放在生活上,期待踏入一個新的階段,能在壁球場中用另一方法尋求進步,亦為將來鋪路:「壁球帶給我好多,我希望將來可以回饋香港壁球。」聽過Max的故事,看過Max笑著享受打球,或許也能感受得到,原來成功不是只靠獎牌的顏色來定義。

相關報導:
港壁男團大熱倒灶 決賽反勝為敗奪銀
港壁內訌 歐鎮銘挫李浩賢奪金成男單第一人
港壁包辦金銀!李浩賢大逆轉闖決賽 明與歐鎮銘「內訌」爭霸

 

圖、文:何子淵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