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時代論壇週報頭條專題〈拒絕虛假盼望.由賽馬加場到教會反賭〉

2016/5/5 — 19:55

馬場跑道與觀眾席(圖片來源:馬會)

馬場跑道與觀眾席(圖片來源:馬會)

《時代論壇週報》是筆者頗為欣賞的刊物。雖然筆者未至於每個星期也會從教會中拿一份閱讀,但多次閱讀(網上版)均能引起個人反思。適逢筆者的短文〈參與賭博的基督徒〉於2016年5月1日在該週報刊登,筆者拿了一份留作紀念,故剛好讀到那期的頭條專題〈拒絕虛假盼望.由賽馬加場到教會反賭〉,看到幾個頗有名望的基督教團體的受訪者表達反對香港賽馬會增加幾個賽馬日,並強調賽馬會鼓勵賭博,而賭博必然是罪。筆者從小便對賽馬的議題甚感興趣,迄今仍保持不變,故在百忙中抽空回應一下,亦希望在回應的過程中讓旁觀者更深入地思考這個議題。

其實,認同舉辦賽馬活動會鼓吹賭博的最大理據,也不會直接指賽馬的本質便是賭博。反之,這種理據會認為,雖然賽馬和賽車的本質同樣是競賽,但在現實上,負責舉辦賽馬的香港賽馬會同時是香港唯一合法舉辦博彩事宜的機構,這令賽馬難以與賭博完全劃分開來,其情況就好像共產黨在原則上並不能代表中國,但在現實上,現今的中國難以不受共產黨的影響。

筆者曾在〈探討三項對香港賽馬運動的指控一文〉中回應過類似的觀點,當中的具體回應在此不贅。不過,當時筆者仍刻意抽起幾個論點暫時不談,當中部分原因是認為即使抽起那幾個論點也不對那篇文章的結構造成形響,另一部分原因是筆者希望再沉澱一下思緒,待在更適當的時機才再表達當時抽起的論點。在抽起的論點中,有些已在〈參與賭博的基督徒〉一文中提及,難得與此同時,時代論壇週報的頭條專題拋磚引玉,筆者認為這是適當的時機再作出回應。筆者主要有以下四點回應和關注:

廣告

首先,若然我們假設賽馬和賭博是不道德的話,我們須延伸思考一個問題:騎師、練馬師、馬伕以至所有香港賽馬會的員工的工作是否同樣地不道德呢?畢竟,他們的工作會直接或間接地延續甚至鞏固香港賽馬會的地位。但與此同時,世界各地有不少騎師和練馬師(自稱)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香港亦有同樣的情況)。到底他們是否符合成為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的資格呢?(香港賽馬會嚴格規定騎師和練馬師不能賭馬)似乎不僅是週報的頭條專題沒有探討過這個問題,現今香港眾多的教會也沒有深入談論過。這個問題雖甚少有基督徒關注,卻非常值得談論,因這甚至會牽涉到教會如何牧養的問題:教會會教導信徒怎樣看待他們呢?另外,倘若教會出現騎師、練馬師或馬伕等信徒,教會該如何牧養他們呢?

若然有人認為他們的工作是不道德的話,他們不妨再延伸思考一下:《無綫新聞》的報導愈趨偏頗,那麼留守在《無綫新聞》的記者是否在做一些不道德的工作?《明報》總編輯鍾天祥曾半夜獨斷地更改《明報》的頭條新聞和決定炒安裕,甚有破壞新聞自由之嫌,那麼留守在《明報》的員工是否便同等於從事不道德的工作?英超和NBA等頂級運動聯賽既有鼓吹精英主義之嫌,其制度亦有黑暗的一面,那麼在那些頂級運動聯賽的球員或職員是否便不能成為基督徒或天主教徒?

廣告

另外,讓筆者重提一個老掉牙的問題:基督徒買股票算不算是參與賭博呢?週報的頭條專題並沒有梳理過這個問題。

此外,週報的頭條專題對馬匹的動物權益隻字不提,這導致了整篇文章過度以人類為中心,完全忽略了增加賽馬日對競賽馬匹的影響。正如筆者早前發表過兩篇文章,分別指出:

「香港賽馬會還要考慮在抖暑期增加幾晚夜馬賽事,一旦成事的話,筆者會罷看這部分的賽事。畢竟,以香港的天氣來看,只有10月尾至5月中左右是適合舉辦賽馬賽事的。」(註一)「賽馬真正的問題,在於賽季過長,而能力較弱的馬,不但平均出賽次數傾向較多,而且頗常要在高溫下作賽,牠們受傷的機率又怎會低呢?」(註二)

若然閣下對香港賽馬會編排賽程稍有認識的話,便會明白到,在原定的抖暑期增加幾個夜馬賽馬日,最大受害的不會是最頂級的佳駟,而是在每個班次能力傾向較弱的馬匹。

還有,週報的頭條專題沒有從騎師的利益去探討增加賽馬日的弊處。其實,騎師需減少喝水甚至在賽事日戒水以造輕磅出賽,但在炎熱的天氣和身體缺水的情況下作劇烈的運動,對他們的健康有不少短期和長期的負面影響。故在抖暑期間並不適宜增加賽馬日。這本不是什麼難懂的事,但遺憾的是,在週報的頭條專題中,並沒有受訪者能指出這個問題並作出關注。

在賽馬的議題上,不少香港的教會和基督教團體多年來仍千篇一律地只談論其衍生的賭博問題,忽略其餘值得關注的賽馬問題。或許,這只是它們既不能秉持追求真善美的傳統美德,亦未能跟上時代步伐的其中一個縮影。

 

註釋:

註一:〈四場頭馬蔣嘉琦 — 論騎師天份、雨戰和韋達〉,(《立場新聞》,2016年4月11日)

註二:〈家庭關係的複雜性〉,(《立場新聞》,2016年4月26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