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為莫拉達的倒戈入球,我想起了一個人

2015/5/14 — 13:01

當莫拉達在57分鐘攻入那個重要的作客入球時,我想起了一個人.....

時光倒流11年,那年的皇馬已是歐洲之最,嚴如泱泱大國,祟尚名氣、追求勝利成為皇馬近10年的宗旨,「一年一星」政策由此推行。本來穩佔正選,與魯爾打造一代黃金西班牙前鋒組合的摩連迪斯成為了「一年一星」政策下的犧牲品,地位被朗拿度取代,自己則被外借至法甲摩納哥,但卻意外地在異國風情裡找到了昔日的入球感覺,9個歐聯入球令自己成為了當屆神射手,而其中2個入球更是攻破了昔日隊友卡斯拿斯的十指關。

那時候,沒有明文規定外借倒戈不能上陣;而那時候,也沒有世俗規定倒戈不能慶祝,所以倒戈入波兼慶祝不是一件甚麼十惡不赦的事。球員可以盡情釋放內心的壓力,尤其對於被球會下放的球員,倒戈入波是一吐烏氣的最好方法,只是對家卻從無想過自己「雙料冠軍」的美夢會被棄將親手毀滅。

「命運逼我要與我的朋友對賽,將他們擊敗確造成傷害,但我一定不能想得太多,因為我是一名職業球員,我正為摩納哥打拚。」

也許球員心裡並沒有任何怨恨,而慶祝也不是要落舊主的臉,只是心裡那一刻想對天咆哮一聲,盡放心中情,不過沉澱過後,回想起自己將前主擠出局,嚴重似是親手將親人殺掉,畢竟身披白衣戰衣的那段時間,是他職業生涯裡最輝煌的時刻。所以他曾在訪問提及,即使退役過後,心裡仍是對皇馬念念不忘。

時光撥回2015年,莫拉達同樣以倒戈身份在兩回合也攻入了昔日東家的大門,讓皇馬付出無法挽回的代價,彷彿重演「摩連迪斯式」的慘痛教訓,唯一不同的是,莫拉達早已與皇馬正式分手了,不像摩連迪斯那樣藕斷絲連,而最後更落得被放棄下場。早一點分開,不用再難捨難離。來到今天,為免類似的事件重演,歐洲大部分球會的借用條款都列明借將不准倒戈;而倒戈慶祝早已在約定俗成下成為了不可觸碰的禁忌,不過對於莫拉達,即使心裡再多鬱怨,也沒有想過在舊主面前慶祝。

「我射入重要入球,但有苦澀的感覺。我想感謝皇馬的球迷,因為他們一直善待我。我寧願攻破其他球隊的大門,但這就是人生。要抑壓著不慶祝是十分困難,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感覺,但不論重覆多少次,我亦會有同樣反應。」

你叫我最快樂,你也叫我最心痛。

也許莫拉達在皇馬1隊的那4年間並沒有留下很多的功績,但身為皇馬青訓產品,卻不容易面對親手踢母會出局的沉重事實。回想起早陣子將曼聯踢出局的韋碧克,同樣也叫人心情沉重,因為有些事,實實在在地發生過,就會叫人一輩子也難忘。但他們也不會為此而沉重一輩子,因為足球員就是不斷要向前,不斷進步,過去的事終究已過去,現在的美好教人不應再為昨天放棄現在,過去的事,就讓他過去吧。不過要是懷念,球迷也不會無情阻止,因為他們知道你的懷念只是一陣子,你的將來經已是他們的一輩子。

 

原刊於足球說故事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