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執生的性格

2017/11/25 — 6:59

國際長途山賽不止是一場比賽,而是連續兩三天的嘉年華會,包括娛樂、消費、交流知識等活動,比賽只是節目之一。其中例牌節目是賽前邀請高手參與座談會,分享心得,並與場下觀眾互動。這些座談會的主持人,發問的最後一條問題,必定是要求高手透露自己的勝算,而答案永遠是一個:「無人知道,任何事都可能發生」。

高手不是謙虛,這是事實,100公里,甚至100英里的山賽,過程充滿變數,經驗愈豐富的高手,知道比賽愈充滿不確定。兩年前毅行者出現頭隊走錯路的奇聞,不是一隊,而是兩隊一同走錯路,不是在荒山野嶺,而是在起步不久的水壩。說出來匪夷所思,但真的發生了。走錯路不止輸掉時間,為了收復失地,之後賽程容易導致犯錯,最後其中一隊便有成員受傷,被迫剪帶。賽前高手想像各種可能性,儘量做好心理準備,但怎想也想不到開賽後不久走錯路。

長途山賽跑者最不能預計,是比賽當日哪一個自己出現。這麼長的賽程,即使是高手,遇到困難屬必然,有些時候跑者沉着應付,憑着意志捱過去;但有些時候一沉不起,墮入黑暗深谷。跑者沒法知道究竟堅強版本,抑或軟弱版本的自己出現。

廣告

所有人都知道長途山賽跑者最重要的武器,是心理質素。體能和狀態有數得計,但心理是一個謎,上一次堅強,不代表今次繼續堅強。面對不確定,眾多心理質素之中,最關鍵是適應能力。賽前有充足部署,遇上突變,跑者須見招拆招。當今最紅的山賽跑手Kilian Journet ,最近參加160K山賽,跑了不足20K跌倒,肩膀脫臼,即時靠自己把肩膀移回原位,捱到check point 包紥,餘下賽程用一隻手,照樣勝出。沒預計,沒準備,但須適應。

山賽跑者被迫謙虛,因為太多不能預見的因素,預測賽果是浪費時間。某程度上,長途山賽有數得計,賽前操練沒法模擬,操練不夠就是不夠,但練夠也不代表能夠取得佳績,因為跑者掌握不到心理狀態。以為弱的時候,強至自己不信;相反,以為沒事的時候,突然崩潰,之前無聲無息。

廣告

肯變和懂得變是長途山賽跑者的特徵,這項運動太難,付出和收穫不一定成正比,不時製造挫敗感。只有少撮人甘願攞苦來辛,而且接受揮之不去的變數,才有動力說服自己屢敗屢試。近期操得甚足,老婆問我下一個比賽的信心,我的答案照舊是唔知。唯一知道是,比賽過程中總有事發生,不是這樣,便是那樣,不能一一預計,到時執生。

由古至今,香港是獨特的地方,香港人需要超卓適應能力,「執生」是香港人頗有心得的技巧,香港人在長途山賽中表現優異,我認為兩者之間存在關係。

 

https://m.facebook.com/HK.Trailwalker/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