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羅拿華斯的足球信仰

2015/10/5 — 17:28

基羅拿華斯 ( 圖片來源:皇家馬德里 facebook )

基羅拿華斯 ( 圖片來源:皇家馬德里 facebook )

卡達朗球場氣氛緊張卻靜默,場內空氣彷彿瞬間凝結,使人喘不過氣。門將基羅拿華斯同樣屏住氣息,鎖緊眉頭,全神貫注地凝視著前方。儘管面前站著的幾乎是場上所有球員和數萬名球迷,但他唯一焦點,只有站在十二碼位置的基沙文,沒有一刻移離視線。同樣基沙文也屏息以待,只要將皮球打進網裡,便可將比分追平。當球證鳴笛,基沙文踏穩步伐,衝前射門,電光火石間,他已趕及在皮球送入白界線前,飛身側撲擋出基沙文的十二碼。

如教堂鐘聲響起,白鴿飛奔的畫面,此刻在卡達朗球場上演。成功救出十二碼的基羅拿華斯激動地單手高舉,手指向天,口中唸唸有詞。這樣的畫面並不陌生,聯賽第二輪對貝迪斯的比賽中,他也撲出魯賓卡斯度的十二碼,力保不失,同樣救球後,他也單手指天,唸唸有詞地祈禱;而去年世界盃,基羅拿華斯在十二碼大戰開始前,雙膝跪地,張開雙臂,雙手指天,每場比賽開始前,他也會做出同樣的動作。因為作為一個基督徒的他相信,上帝一直保佑自己。

宗教話題敏感,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然而卻不能否定有宗教信仰的人。大多數的足球員也有宗教信仰,卡卡是最為人熟悉的基督徒例子;托尼兄弟、賓斯馬、奧斯爾等人信奉伊斯蘭教,是為穆斯林信徒;朗尼、高路斯也是天主教教徒。球員在賽前或入波後祈禱不足為奇,而對於基羅拿華斯,他對宗教信仰的虔誠大於一切,甚至比家人和足球排得更前,更將自己在球場上的表現,歸於上帝賜予。

廣告

「上帝會告訴我該去向哪裡,如果忽視上帝的存在,我就是個混人。我向上帝祈禱,讓他幫助我,我告訴他,我會好好在比賽中表現,為了他的榮耀,我請求他把一個天使放在每一個隊友身邊,並且也在我的身後,讓一切都順利。上帝給了我信心和安寧。」

所以,每當看見基羅拿華斯能拯救球隊後都見他默默向上天祈禱,以感謝神賜予他力量,引領著他。可能對於無神論者,或者對宗教反感的球迷而言,這是過份誇張也濫情,但他永遠不會記掛上心,因為他不需要別人的認同。

廣告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信仰。就像上帝可能會有不同的名稱,但其實他們的本質都是相同的。每個人都可以在心中有一個你想要的,至於我,我就是相信上帝,不談論其他的任何宗教。即使有些人質疑侮辱我這種舉動,我也會這樣做。」

仍記得當天基羅拿華斯在世界盃後加盟皇馬,他第一時間要感謝的,不是皇馬、也不是佩雷斯,而是神。

「感謝上帝讓夢想成真,這是我整個足球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天,感謝皇馬!感謝哥斯達黎加球迷!感謝皇馬球迷!」

而「迪基亞轉會風波」中成為籌碼之一的基羅拿華斯,得知自己能如願留在皇馬後,異常激動,一度落淚,因為他從沒有想過離開。「馬德里是我的家,我從來不想離開皇馬。」他是這樣形容。對於基羅拿華斯,看著旁人來取代自己一點都不好受,明明已經努力表現過自己,卻未能打動主席、也說服不了高層,而其實皇馬陣中的隊友和球迷,每一個都希望基羅拿華斯能留下來繼續把關。他雖然沒有皇馬需要的高尚名氣,卻擁有皇馬一直以來缺乏的可靠實用,這是球迷確實知道的事實。

幸而,最終交易取消,在候機室等待的他,哭成淚人。

「假如神要我離開皇馬,祂便已經做了決定,但祂不想我離開,那我就繼續在這裡。」

足球在不少人心中是一種信仰,但對基羅拿華斯,他的信仰是神,足球只不過是他的工作,但神會引領他在足球場上找到適當的位置,令他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經歷波折,終得到留在皇馬的機會,儘管曾經心灰,但未有動搖基羅拿華斯的信心。他默默耕耘,透過每一場比賽,每一次撲救表現出最好的自己,向別人證明即使自己不像迪基亞般大名氣,卻可像迪基亞般出色地守護著皇馬大門,也有資格繼承前人傳奇的一號球衣。

苦苦堅持,必有意思。皇馬開季五連勝兼不失一球,基羅拿華斯聯賽四場保持清白之身,只計聯賽,他只需多守住71分,便可以追越前球會名將米基爾安祖在1975-76球季保持的431分鐘紀錄。但可惜,時間走不到那點。在畢爾包那場比賽,基羅拿華斯在67分失手,只需再守多5分鐘,他便可以追越前人,寫進皇馬歷史冊裡。

破紀錄一刻似近還遠,但他在各項比賽中創下的517分鐘不失球紀錄,已超越了卡斯拿斯在各項賽事中的475分鐘不失球的紀錄。不過,破不破紀錄也好,對於基羅拿華斯,也許不過是順道。

每場比賽,他都緊守大門,即使場均面對對手10次射門,他仍咬緊牙關把守,力挽狂瀾,9場比賽只失2球,比去季同期少失7球,基羅拿華斯應記一功。如今看來,迪基亞在來季是否來投,已非最重要,因為最好的門將,其實已在陣中。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