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灣區賽馬發展尚待解決的問題

2019/3/7 — 13:33

馬會上月 23 日於從化馬場進行試閘,為 3 月 23 日舉行的示範賽做準備。(香港賽馬會圖片)

馬會上月 23 日於從化馬場進行試閘,為 3 月 23 日舉行的示範賽做準備。(香港賽馬會圖片)

今年 3 月 23 日,香港賽馬會將在從化馬匹訓練中心舉辦 5 場賽馬示範賽。馬會把這項活動定性為推動大灣區賽馬發展的重要里程碑,她勢必在能力範圍之內確保這項活動萬無一失地完成。不過,說大灣區賽馬發展已具備充分的條件,實在為時尚早。筆者約個半月前在《香港革新論》的專欄指出,中國大陸與香港法規不同對監察賽事公正性所造成的困難,只是大灣區賽馬發展的其中一項隱憂。本文將進一步探討其餘的隱憂。

其實,大灣區賽馬發展的一大難題,是如何使相關的馬匹檢疫制度得到世界其餘主要賽馬地區的認可。多年來,香港賽駒與海外賽駒接觸頻繁(例如馬會每年舉辦多項國際賽,練馬師和馬主又會安排旗下的賽駒出外遠征,加上不時有馬主把旗下的退役賽駒運往外地頤養天年),世界其餘主要賽馬地區均十分重視馬會的檢疫制度是否值得信賴。目前而言,香港與中國大陸對馬匹隔離檢疫的安排尚有明顯的差異,世界主要的賽馬地區大多只認可香港的安排(部分賽馬強國規定,賽駒一旦運往中國境內,便不能再次直接入境,而需先行運往別處隔離一段日子,確保沒感染疫症後方可回國。這對安排馬匹訓練日程和回國參賽造成很大的不便)。

馬會為了令從化馬匹訓練中心的「無規定馬屬動物疫病區」得到世界承認而花費大量人力物力,當中包括與廣州政府簽訂 4 份備忘錄以禁止其他馬類動物進入從化馬匹訓練中心的 5 公里範圍內,但直到如今,這個檢疫安排尚未得到澳洲的認可(雖然一直盛傳澳洲農業及水資源署將與馬會達成解禁共識)。如果馬會在未解決檢疫問題的世界認可性便在大灣區範圍多設立幾個相互交流的賽馬據點,那只會讓更多賽馬地區質疑馬會檢疫香港賽駒安排的可靠性。

廣告

其次,現時世界多個賽馬強國均設有賽馬博彩以吸引更多平民的關注,但中國大陸並沒有放寬限制博彩業的跡象,這在很大程度上窒礙了大灣區的賽馬發展前景。要知道,對絕大部分人來說,欣賞賽馬運動的技術性門檻過高,如非容許投注活動的存在,關注賽馬的人勢必寥寥可數。事實上,香港歷史上便曾出現過類似的情況。1892 年,時任香港總督羅便臣爵士禁止賽馬投注,導致入場觀賞賽事的人數大幅下跌,直至禁令獲解除後,跑馬地馬場才恢復昔日熙來攘往的景象(註)。此外,發展賽馬業向來花費龐大,若缺乏博彩收入的支撐,賽馬運動發展勢必無以為繼(中國大陸並不像部分中東國家般具備歷史和政治誘因不惜工本推動不涉博彩的賽馬運動)。

再者,現時香港每年均賽駒因健康欠佳而被安排(強制)退役,但馬主把牠們運往/轉售往外地繼續服役的例子也偶有所見。倘若大灣區出現數個賽馬試驗場地後,那些因健康理由而需退役的香港賽駒會否被在大灣區其餘的馬場繼續服役競跑呢?這同樣十分值得關注。

廣告

平情而論,落實使用從化馬匹訓練中心對香港賽馬發展確有一定的好處。畢竟,沙田馬場的空間相對狹小,既不是雄馬的理想居所(雄馬的脾性普遍較剛烈,安排牠們居住在狹小的空間容易導致牠們性情大發弄傷自己),亦不是訓練長途賽駒的理想場地。落實使用從化馬匹訓練中心正正有望解決這兩項香港賽馬的積弊。世上亦無免費的午餐,馬會願意在短期內虧本的情況下舉辦賽馬示範賽,明顯是賭博中國大陸有龐大發展賽馬業的空間。

然而,香港賽馬一直缺乏自家育馬產業鏈配合的老問題(這亦是香港賽馬水準不及日本的主因)並不能透過推動大灣區賽馬發展而得到解決:大灣區的氣候和水土亦不宜育馬。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紀 90 年代,天津一帶曾試圖發展育馬業,但由於缺乏規劃配套和完善的政策配合,所以導致大量資源遭到浪費。簡言之,中國大陸過往多次嘗試發展賽馬業和育馬業均以虎頭蛇尾告終。因此,即使日後馬會希望借助中國大陸豐富的天然資源拓展這兩項關係密切的產業,筆者亦只會對此抱審慎觀望的態度。

 

註:Moss, Peter(2000):《馬照跑 : 香港賽馬會千禧年回顧 — 香港賽馬史》,香港:香港賽馬會,頁 2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