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奧運英雄】連寶香:以前捱過,今天特別珍惜

2016/8/1 — 14:20

有人說她傻,說香港當運動員沒有出色,但連寶香固執地堅持8年,最終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有人說她傻,說香港當運動員沒有出色,但連寶香固執地堅持8年,最終她的努力沒有白費。

金牛座,是十二星座中最擇善固執的星座,只要認清目標,她就會頭也不回地默默向前,旁人要阻也阻不了。香港花劍代表連寶香,把天生的固執轉化成堅持,為了追逐自己的劍擊夢,她捱過8年沒有資助、寂寂無名的日子,今天,她更頂著手部傷痛,再次拼進奧運舞台;金牛的毅力,就是如此可怕。

現今常說要「贏在起跑線」,但小時候的連寶香卻正好相反;讀小學時是重逾130磅的胖女孩、到15歲才受朋友慫恿接觸花劍;當年,就連她自己也沒想到今天能兩戰奧運。「我由細到大都很懶,細個只會躲坐在家中看電視,不過我很喜歡要考頭腦的運動,就像劍擊,鬥智鬥力很適合我。」

如果首圈出局的話,國內比賽可能是幾百蚊一劍,但如果去歐洲打世錦賽,一千蚊一劍都試過。

廣告

提起香港花劍,張小倫、崔浩然、張家朗等男花選手的名字個個耳熟能詳,但說到香港女子花劍代表,卻連網上的資料也寥寥可數。「女子花劍多人玩,但多年來在香港都不受重視,2003年時試過被剔出精英項目,沒有資助下流失率很高,現在還有恆常練習的港隊女花成員,就只剩四位。」連寶香一臉感嘆,她說自己做事從來都是三分鐘熱度,不過為了劍擊夢,她堅守了16年。

廣告

「不是精英項目,沒有資助,只好邊教劍邊練習,那時根本沒有真正放過假,精神上很辛苦,現在想起也佩服自己。 」2003至2010這8年間,連寶香坦言是人生中最難捱。 當年每次比賽她總是自掏腰包,無論機票或食宿都是自己一手包辦:「有時無聊會計下出外比賽一劍值幾多錢。如果首圈出局的話,國內比賽可能是幾百蚊一劍,但如果去歐洲打世錦賽,一千蚊一劍都試過。」

以前捱過,現在有任何機會都特別珍惜。

有人說她傻,說香港當運動員沒有出色,但連寶香固執地堅持8年,最終她的努力沒有白費;2010廣州亞運,她夥拍張顥瓊、劉曉為及鄭曉為勇奪女團銅牌,成功把女子花劍重返精英項目。

「以前捱過,現在有任何機會都特別珍惜。」幾經辛苦把花劍帶回體院,連寶香明白成功從來不是必然,因此就算近年飽受傷患,她都不敢輕易放棄每個出賽機會:「轉全職後訓練量增加很多,令手肘肌肉勞損,基本上每劍出手都會痛。雖然醫生說不休息難以完全康復,但正值黃金期的我又怎可能因此停下來?唯有靠針灸、物理治療舒援,痛都要頂硬上。」頂著傷痛,連寶香捱過一關又一關,4年前還是首登奧運的初哥,轉眼間,今年已是她的奧運告別戰。

31歲的老將,或許已不如年輕新星般被寄予厚望,但對於今屆奧運,連寶香卻有新的看法:「以前朋友說我很厲害,我每次都會很懷疑他們所說,因為去到倫奧運我一直覺得是好彩,我從來對外圍賽都沒有信心,只是當年剛好靠排名直接取得資格。但到今年,在無錫的奧運外圍賽親手贏得資格,那刻我才真正肯定了自己的能力,原來我還有生存空間。」認清自己能力,她說,今屆要超越自我,以闖入次圈為目標。

「我在場上是防守型,但當忍受到某點時,就會突然出劍,殺對手一個措手不及。」忍耐,是金牛座的強項,但情緒經過長久累積,沒有宣洩就會突然爆發。堅持、奮鬥16年,今夏,將是連寶香爆發的最佳時候。

文:蘇子傑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原刊於體路

拍攝後記

今集《#奧運英雄》請來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的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Brian Ching)為香港劍擊代表連寶香操刀。

Brian今次拍攝手法刻意沿用上一次拍攝張家朗的風格,但採用了頻閃的拍攝方法突顯劍擊的動作:「頻閃與多重曝光的拍攝近似,但多重曝光只能拍攝九格照片,但頻閃就可以拍更多格下,展示出連寶香由準備至出劍一刻的整套動作。」

Brian指多重曝光是拍攝劍擊的常用方法,同時他亦希望於相片中展現連寶香較硬朗的個性。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