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欖熱血隊長陳朗詩 抱球衝過界限向理想達陣

2015/3/16 — 15:09

球場依舊很大,但七人欖球一隊就只得七人站在場上,迎著對方如狼似虎的攻勢。陳朗詩(Royce)站在場中心,一站就過了七個年頭的香港隊隊長生涯。她沒有介意年齡給她的標籤,36歲的她還是如24歲那年一樣,拾起橄欖球就向前衝。隊友說她是一位戰士,她形容自己只是一個很愛欖球的普通人,任由欖球改寫她人生的反叛人。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廣告

認識陳朗詩,是在每次比賽後那道採訪區走廊,每次Royce總板著臉一面認真的作答。隊友說她場上場外兩種人,場上的認真會令隊友凝聚起來,跟著她的節拍一直奮力至完場雞聲響起。

「我不喜歡留下後悔的感覺,常希望將自己喜歡的事情變成職業,只是欖球這興趣,遲了一點發現。」Royce 24歲才開始接觸欖球,在欖球前的上半生,一直在酒吧、香煙之間浮沉。「有段時間每天游手好閒,在中五畢業後,經常食煙、飲酒、玩飛標,自己出生在小康之家,根本什麼都不用去擔心,第一份工作都是因家中財政出現問題,有日發現無錢可用,就去了酒吧當調酒員。」

廣告

「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Royce年青時曾一度游手好閒,但接觸欖球後改變了其人生。

Royce年青時曾一度游手好閒,但接觸欖球後改變了其人生。

晚九朝五的生活與今天朝九晚五的全職運動員生活起了落差,老套講句,就是因為欖球的出現改變她的人生。「以前做任何事都想全力去做好,甚至當時玩飛標都曾拿過全港第2名。」陳朗詩的名字曾在飛標運動上寫在排名榜,今天這三個字,自2009年東亞運動會起,在香港女子欖球隊隊長一欄填了足足七年。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有年我昔日的老闆覺得我們年輕人不應只留在酒吧浪費生命,就著我們去學一樣冷門運動,當減減肥。」當年20多歲,重150多磅,第一天接觸欖球,跑球場不夠200米,Royce就氣力不繼:「好記得那時我扮縛鞋帶,但當然被人識穿,當時真的很不忿氣,點解別人做得到,自己就每樣都跟唔上,所以的起心肝想操弗。」在機緣巧合下,Royce由調酒員轉任文職,由煙酒生活重返朝九晚五,由每天只見家人一面,直到家人無條件支持這位港隊隊長。

24歲始接觸欖球,一年後便入選香港15人欖球隊,31歲那年擔任起港隊隊長,縱然陳朗詩起步遲,但若非天份,豈能在欖球場上一步登天?「我覺得自己如早點打欖球我會更加勁,亦因為一來自己又遲起步,本身自己之前又食煙又飲酒,所以我覺得自己係要比其他人再努力一點。」當欖球員初期,Royce仍有吸煙習慣,但一次傷患下,「我承諾自己好得返,我一定戒煙!」

在隊友間提起Royce,「努力、好努力」是對她最慣常的形容詞,即使走到36歲,在港隊中年紀最長的一位球員,她還是每次練習都要求自己提早到場,決心成了她今日成就的主因:「我希望自己有能力做到的我都想做多點,練波可以的話都提早到場,做得唔好的地方就再做多一點,可能自己未必可以好似別人咁好,但起碼自己有嘗試過。年齡對可能是別人對我的標籤,但我知道自己還是很享受在場上進步及打球就足夠。」

「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是Royce的座右銘,在港隊12年間,見著隊內華將湧現,家人由反對欖球令她周身損傷,直至主動在網上學習欖球規例與親戚分享,再看見學生以港隊代表為偶像,由冷門運動搖身一變成精英項目,欖球十多年間的發展,是每位港將奮力「Tackle」回來的成果。去年Royce率領港隊首次以香港體育學院精英項目身分出戰仁川亞運會,但如2010年廣州亞運一役一樣,與獎牌擦身而過,僅奪第四名。當年廣州亞運季軍戰上,港隊因球證判罰痛失射追加球反勝的機會,最終加時不敵泰國,獎牌在手中溜走。

Photo Credit: Takumiphotography

Photo Credit: Takumiphotography

兩屆亞運都令Royce欖球生涯留憾,「我的夢想是可以有天拿到亞運獎牌,仁川亞運最後一天賽事前一晚,我們與隊友圍起來分享當年亞運感受,我才發現自己未放底,今次再次無法奪得獎牌,我覺得對不起4年前的隊友,因為她們已大部份無法再戰亞運,也對不起新的隊友,要她們感受到這份痛。」「鐵血隊長」也有軟弱一面,提起亞運這遺憾,淚水湧在眼眶,但她如舊自我振作:「無論如何希望年輕隊友記著這遺憾,4年後把這面亞運獎牌帶回香港。」

Photo Credit: Takumiphotography

Photo Credit: Takumiphotography

奧斯卡頒獎禮上,憑《解碼遊戲》奪得最佳改編劇本的Graham Moore以「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作致謝詞,Royce亦曾一度覺得人生奇怪:「以前身邊的朋友都有工作,係得我一人無事做,當時好反叛,覺得人人都知道自己想點,偏偏自己游手好閒,我想過自殺,唔知點解自己生存於世上。」不過欖球令她重拾責任感,更覺得七欖場上的14分鐘有如人生:「欖球場上的14分鐘睇來好短暫,但我與隊友在14分鐘上都要好拚勁,當我覺得這14分鐘我已盡了全力,結果即使係我唔鐘意,或者會有好多差池,我都會好享受過程。」Royce的欖球旅程從2013年當全職欖球員才重新開始,年齡若是運動員奮鬥的阻礙,在Royce身上,36歲彷彿才是她珍惜每次比賽的原動力,繼續抱球跑向首次出現在奧運歷史上的2016年里約奧運會,在那香港欖球史上達陣!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Photo By Brian Production LTD.

 

文:徐飛
圖:Brian Production LTD. (部份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攝影:體路攝製隊
鳴謝:Takumi Photography

Photo By Brian Ching:

Brianching今集《#MondayFeature》請來著名運動攝影師程詩詠 Brian Ching為陳朗詩操刀,Brian 為香港資深新聞攝影師,擁有近二十年新聞攝影經驗,曾任職本港多間中、英文傳媒機構,曾負責拍攝香港回歸(1997)、台灣總統大選(2000、2004)、南亞海嘯(2004)、四川地震(2008)等重大新聞,目光敏銳,擅長用影像捕捉人與事。

現時Brian主力發展商業攝影,同時亦為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新聞攝影入門的兼任講師 。另外, Brian 亦曾擔任多個兒童攝影工作坊的導師, 包括小小攝影記者工作坊、童影相、童夢相等,教授貧窮兒童透過相片反映他們正在面對的貧窮問題。

Brian計劃開始為《體路》及香港運動員定期拍攝一輯主題照,源於他認為香港運動員一直不受重視:「於這行工作多年,香港運動員一直不受重視,香港一直沒有一輯認真為運動員拍攝的相片,但我看見外國於很多雜誌於高成本支持下,有很多高質素的體育照,所以想於2016年里約奧運會前,為香港運動員拍一輯有質素的相片,引起外界對香港運動員關注。」

陳朗詩為Brian今次拍攝製作的首位港將,Brian相片以「硬淨」手法突顯Royce的「戰士」形象:「拍攝前上網搜尋過她的背景,知道她外型較男性化,所以動作都以較硬朗手法去表達。」但拍攝及訪問當天於京士柏運動場刮起大風,令今次拍攝過程遇上難題。當天三支燈架由三人專門扶撐擋風以免受損,「今次拍攝的器材都較專業,但因大風大雨未能去到一些Detail位,亦令拍攝時間縮短了。」陳朗詩拍攝達陣一照更「真軍」上陣,與隊友鄭芷婷達足十餘次,Brian形容今次拍攝是「幾難的挑戰」,除擔心令運動員冷病外,亦怕鏡頭及器材受損。

拍攝花絮:

原刊於體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