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皇盃賽事日兩項大賽的賽後分析

2016/4/25 — 17:14

多匹國際頂級馬昨日在沙田馬場角逐本年度愛彼女皇盃(國際一級賽2000米)。香港代表「明月千里」(10 號馬)在騎師布文胯下,勝出賽事。(圖片來源:馬會)

多匹國際頂級馬昨日在沙田馬場角逐本年度愛彼女皇盃(國際一級賽2000米)。香港代表「明月千里」(10 號馬)在騎師布文胯下,勝出賽事。(圖片來源:馬會)

在2016年4月24日(星期日),沙田馬場在雨天的情況下舉辦愛彼女皇盃(2000米,國際一級賽)和皇太后紀念盃(2400米,香港三級賽)兩項級際賽事,筆者繼成功預測「首飾太陽」未能勝出寶馬香港打吡大賽2016後又不幸言中馬王「威爾頓」未能勝出2016年的愛彼女皇盃。不過,筆者不敢居功自傲,反之希望對早前的馬王之爭的評論作出一些修正,並與各馬迷分享一些有關這兩項級際賽事的觀察心得。

「明月千里」方興未艾?

筆者早前曾指,今季香港馬王應不出「幸福指數」和「威爾頓」之爭,但隨着寶馬香港打吡大賽2016冠軍「明月千里」(父系:Tavistock、母系:Bagalollies、外祖父:Zabeel)以極輕鬆的姿態勝出2016年的愛彼女皇盃後,今屆的香港馬王多了一匹具賽績說服力的候選馬匹。在「明月千里」於一季中同時勝出香港打吡和女皇盃前,香港只曾有「爪皇凌雨」(2005年) 、「雄心威龍」(2011年)和「威爾頓」(2014年)曾做出此創舉,牠們在勝出這兩項賽事的同一季均能夠登上馬王的寶座。賽後,「明月千里」的練馬師約翰摩亞計劃安排該駒進軍香港馬季內最後一場國級一級賽渣打冠軍暨遮打盃。屆時的焦點,將會是「明月千里」能否繼「爪皇凌雨」後,成為另一匹能於同一季內勝出香港打吡、女皇盃和冠軍暨遮打盃的佳駟。無論如何,「明月千里」在這個階段的競賽成就已超越了同一時期的「爆冷」、「加州萬里」、「軍事出撃」和「將男」。

廣告

然而,筆者對「明月千里」仍然有些保留。畢竟,「明月千里」參戰的三場四歲系列賽和女皇盃賽事均是在雨天下作賽,連同牠於紐西蘭服役時勝出愛沙妮冠軍錦標(3歲)的場地為大爛地(牠在2015年的南澳打吡跑獲亞軍也是在跑軟地的情況下取得),這證明了牠在變化場地作賽特佳。但一旦跑回正常場地,「明月千里」會否具備相同程度的爆發力,仍存疑問。

雨戰為紐西蘭馬的天下?

廣告

除了「明月千里」勝出女皇盃外,另一匹紐西蘭出口的馬匹「雄心巨龍」(父系:Zed、母系:Simply Sally、外祖父:Sackford)於同日以第三熱門身份(9.3倍)勝出皇太后紀念盃。「雄心巨龍」的同父馬「駿將」亦是擅於雨戰的紐西蘭出口的馬匹。另外,讀者不要忘記,蔣嘉琦一日四捷中,有兩場頭馬是透過策騎Alamosa的子嗣取得的,牠們也是在紐西蘭出生的馬匹。一連串的巧合,不禁令人聯想到,紐西蘭出口的馬匹特擅雨戰。

其實,在賽/評馬界,以地域判斷馬匹的特點並不罕見。例如,澳洲盛產短途快馬,愛爾蘭和英國盛產大長途馬,美國則有較多擅跑泥地的佳駟等。這主要是視乎當地多舉辦什麼類型的賽事,以及當地的氣候如何,能在當地獲取佳績的馬匹自然是能適應當地賽事的途程和賽道。以紐西蘭為例,因當地天氣所限,當地有不少賽事是在大爛地或軟地中舉行,所以在當地獲取佳績而轉為種馬的馬匹多有擅跑變化地的根據。牠們的子嗣亦順理成章地有跑變化地的血統優勢。不過,請各馬迷謹記,馬匹真實的賽績有時較血統具參考價值。「明月千里」和「雄心巨龍」均是有海外變化地佳績的紀錄。前者的賽績在上兩段已談及了,在此不再詳談。後者曾在雅旺第3歲及以上處女馬賽(1600米右轉場地)和特里巴3歲定磅賽奪冠,兩場賽事的場地分別為黏地和軟地。反之,與「雄心巨龍」同場的大熱門「凱旋生輝」在外地只有跑好地的經驗,跑變化地的能力未明,結果在皇太后盃只能以尾三過終點。由此可見,同時參考馬匹的海外賽績紀錄,遠較純血統分析具參考價值。或許應該這樣說,當馬迷留意到紐西蘭馬在雨天的情況下出戰時,可留意多些,但若牠缺乏海外變化地佳績的支持,或/和同場有另外一些其他國家出口但有海外變化地佳績的出戰馬時,馬迷便須重新評估賽事形勢,不宜一本「天書睇到老」。

長途新星「威利加道」宜繼續觀望但不宜過份高估

另外,與「雄心巨龍」相比,長途新星「威利加道」(父系:Galileo、母系:Love Me True、外祖父:Kingmambo)才是皇太后紀念盃賽事的焦點。這匹馬以前的譯名為「畫藝宗師」,牠挾當今全球最佳父系馬「天文學家」的子嗣之名,並在在愛爾蘭由著名練馬師岳伯仁(Aidan O’Brien)訓練時,於愛爾蘭打吡(3歲)跑入季軍,其蹄下敗將「高地之舞」其後亦能勝出美國秘書長錦標和香港瓶兩項國際一級賽。如此類推的話,「威利加道」理應前途一片光明。

事實上,在告東尼的訓練下,該駒於香港的處女戰香港經典一哩賽(香港一級賽)以非常強勁的後勁跑獲一席第六,由於當時牠的狀態明顯不足,所以牠的表現已獲得不少馬評人和馬迷誇獎。牠在香港的第二場賽事——香港經典盃(1800米,香港一級賽)——改由莫雷拉執韁,結果在牠狀態初起的階段已能以極具威脅的走勢下跑入第五名,惹來不少人對該駒的憧憬。賽後,「威利加道」被評分員按例加了十分,同場跑入季軍的「東方快車」只被加了五分,但此舉被了香港資深馬評人卡洛斯批評為不合常理(見下圖)。在2016香港打吡一役,「威利加道」在最後直路階段遲遲未能望空,最後姍姍來遲跑入季軍。賽後,有不少馬評人對此感到可惜,並寄望「威利加道」在稍後階段再增程角逐時能見真章。

在出戰香港打吡後的兩個星期,「威利加道」被安排在一場二班2200米的賽事中角逐,牠被捧成兩倍的大熱門,但在賽事途中全程未能望空,最後只能以半晨操的姿態以第六名過終點。不過,牠在賽事途中全程未能望空亦可為牠節省體力,以更好的狀態角逐皇太后紀念盃。在這場九匹馬角逐的賽事中,「威利加道」被安排在9檔出賽,賽前不少馬評人預計「威利加道」既不用擔心被困,亦可重返2400米的路程角逐,勝望理應大增。筆者跟朋友交流時,只曾挑剔這匹馬此前在香港尚未獲勝,而且在下雨的情況下未必有利後追,但絕不敢完全看淡此駒的爭勝機會。然而,在這場賽事,雖然莫雷拉扭盡六壬,但「威利加道」只能勉強追入一席第三,敗於「雄心巨龍」三又四分一個馬位。雖則說「雄心巨龍」跑變化地特佳,但牠始於遠不是香港最頂級的長途馬,而「威利加道」竟未能在皇太后紀念盃賽事中對牠構成威脅,所以不免令人大失所望。

如要為「威利加道」表現失望尋找解釋,其可能性主要有三個:1)「威利加道」在岳伯仁手上已被用盡才賣往香港,所以不宜寄望該駒再有大幅度的進步,牠能維持原有水準已很不錯;2) 告東尼視皇太后紀念盃為「威利加道」的熱身戰,其真正的目標為下個月尾的冠軍暨遮打盃,故仍不把牠的狀態推至巔峰。畢竟,過往三年的冠軍暨遮打盃均是由告東尼奪得,由他要爭取四連霸,他旗下的「威利加道」將是最當打力壯的參戰馬。3) 「威利加道」雖能應付變化場地,但並非特擅在這些場地出賽。畢竟,「威利加道」對上一次在變化場地贏馬,已是2014年10月25日於愛爾蘭李奧帕馬場跑2歲處女馬賽事(黏地至軟地)時取得的,但這場賽事遠不及級際賽事的水準,所以其參考價值沒有想像中那麼大。

但無論是第二個還是第三個可能性,也不足以抹去牠敗給「雄心巨龍」的劣績。誠然,在上一屆冠軍暨遮打盃的頭四名中,只有「喜蓮歡星」和「將男」尚有不俗的戰鬥力,其餘兩匹「喜蓮巨星」和「多名利」已多次證實無以為繼,故外界期望應屆香港打吡前三名「明月千里」、「凱旋生輝」和「威利加道」能接棒與「喜蓮歡星」和「將男」一起在冠軍暨遮打盃中與外隊馬(如有的話)一決高下。然而,應屆香港打吡前三名各有各的不穩定因素,尤其若「威利加道」能夠出戰冠軍暨遮打盃的話,牠將是以尚未在香港獲勝的身份與其他佳駟對抗,故筆者認為宜對牠繼續觀望但不宜過份高估(屆時跑變化地的話亦不宜投注「凱旋生輝」)。

註:原帖的部分對話內容沒有在此轉載

註:原帖的部分對話內容沒有在此轉載

 

「威爾頓」、「軍事出撃」和「將男」敗不足辱

同樣是吃敗仗,「威爾頓」、「軍事出撃」和「將男」卻是敗不足辱的。即使不談今場的女皇盃賽事,這三匹馬早已一再證明跑2000米的頂級實力。在牠們的全盛期時,香港的中距離賽事一度出現三強鼎立的局面,如今這三匹馬已踏入中至老年,仍在2016年的女皇盃中負隅頑抗,分別跑入亞軍(「軍事出撃」)、季軍(「將男」)和第五名(「威爾頓」)。值得一提的是,跑入第四名的是日本中長途頂級佳駟「朗日清天」。這四匹馬的勝負距離非常短,牠們均只是敗於跑變化地特佳的「明月千里」。目前仍未有證據證明「明月千里」在正常場地下作賽能同時擊敗這四匹2000米好手。遺憾的是,「威爾頓」、「軍事出撃」、「將男」和「明月千里」未能同一時間在最佳狀況下較量,下季四匹馬在2000米的途程較量時,「明月千里」將佔有年齡上的優勢。

如要爭馬王寶座 「幸福指數」在主席短途獎非勝不可

其實,本來「威爾頓」於女皇盃三甲不入,對「幸福指數」爭奪香港馬王的寶座有不少的間接幫助,但與此同時,「明月千里」憑着天時和地利崛起,令「幸福指數」爭奪香港馬王的寶座的形勢亦不太樂觀。

事實上,短途馬爭奪香港馬王的寶座較為吃虧,近十多年來只有「喜勁寶」、「精英大師」和「蓮華生輝」三匹短途馬能奪得香港馬王的寶座。除了「精英大師」外,其餘兩匹短途馬能奪得香港馬王的寶座,某程度也是基於同季內沒有戰績彪炳的一哩馬或長途馬。但「喜勁寶」奪得馬王寶座的那一季能奪取四個盃,其中三個為洋紫荊短途錦標、百週年紀念短途盃和主席短途獎;「蓮華生輝」奪得馬王寶座的那一季,分別贏了一項國際一級賽和兩項香港一級賽。

反觀「幸福指數」今季的表現,牠見前只贏了一項國際一級賽,並在一項國際二級賽跑入亞軍,其餘在杜拜遠征的國際一級賽、一場香港一級賽和一場香港二級賽均只跑獲季軍,戰績尚未夠說服力爭奪香港馬王的寶座。唯今之計,只有勝出另一項國際一級賽主席短途獎,並寄望「明月千里」在冠軍暨遮打盃三甲不入,馬王之爭才仍可勢均力敵。不過,「幸福指數」本身亦要面對不少隱憂。首先,牠從杜拜遠征回來後,體力恢復了多少,仍存疑竇,幸好的是,今季的主席短途獎較上季的遲一個星期舉辦,這較有利「幸福指數」回復狀態。但牠亦要面對另一個問題,便是牠能否在季尾最後一戰反先曾撃敗牠的「友瑩格」和「緩衝之計」,如牠再次被「友瑩格」擊敗,後者甚至能取代牠與「明月千里」爭奪香港馬王的寶座。請不要忘記與「幸福指數」互有勝負的「大運財」、同場國際評分最高的澳洲代表「尚多湖」(121分)和香港短途新貴「幸運如意」及「澳斯卡」。

倘若「幸福指數」能在群雄中突圍而出的話,香港馬王之爭仍存懸念,否則的話,「明月千里」奪香港馬王的寶座的呼聲便高唱入雲。不過這亦再一次反映出,香港代表馬匹於今季國級一級賽的整體表現未如理想。

發表意見